甘肃省公安厅调动专案组构陷 前优秀一级警官陈仲轩被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11月16日讯】曾任职于甘肃会宁县公安局一级警官、法轮功学员陈仲轩被诬陷案十月二十三日移交至白银市检察院,近日陈仲轩已被中共当局非法批捕。

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四日夜里十点左右,陈仲轩和其他四位法轮功学员何玉瑚、韩秀芳、冯彩红、金银武开车路过会宁县中川乡时,突然有辆轿车横在公路正中挡住了去路,并急速从车上冲出四、五个手持钢管铁棒的人将他们包围,野蛮地堵住车门不许下车,僵持一个多小时左右,陈仲轩被中川派出所的蒲中学、会宁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李永刚等几个身着便衣的警察,在没有说明任何法律依据和没有出示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给他们四位法轮功学员戴上手铐,绑架到中川派出所,在中川派出所内陈仲轩走脱。

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九日下午约三点左右,白银市国保大队队长范宏涛等伙同会宁公安局,出动几十名警察将陈仲轩的临时住所团团围住,有目击者路过,看到院子的出口与四周全是警察和警车,警察抓人从不穿警服都是便装,并且每一层楼梯上都有人看守。

当时法轮功学员廖安安、陈仲轩、张文秀、李巧莲四人在屋内,门被暴力砸开后,男女警察扑过去就开始抓人,他们几人压住一人叫嚣著拳打脚踢,陈仲轩坚持要穿外套又遭到他们辱骂与毒打,并强行给他戴上手铐。

白银市国保大队、各辖区派出所、街道社区相关人员,同一时间出动大量人力、车辆开始抓人,有人得知消息在通知他人的途中也被绑架。

据悉,这次针对白银市法轮功学员大面积非法绑架抄家的恶行,是在甘肃省“610办公室”的操控指使下肆意逞凶。

甘肃会宁县法轮功学员陈仲轩,五十三岁,毕业于甘肃警察学校,曾任职于会宁县公安局一级警官。由于陈仲轩曾经任职警察,甘肃省公安厅调动专案组参与此事,也在全国范围内非法通缉陈仲轩,从此他有家难归,流离失所三年。

流离失所 有家不能归

陈仲轩,男,五十三岁,原会宁县公安局干警,有幸修炼了法轮功后,全身所有的病都奇迹般没有了,他工作认真,踏实能干,曾多次被评为先进工作者。

九九年六月,在甘肃省警察学校学习期间因修炼法轮功,省直机关领导多次找他谈话,后县公安局领导也多次找他谈话,逼迫他放弃修炼,陈仲轩拒绝了这些无理要求。九九年“七二零”他到省政府为法轮功上访,非法拘禁两天,又非法拘留十五天,后又被劫持到会宁县政法委和公安局在会师镇举办的洗脑班强行洗脑十五天,之后又被逼到政法委强迫洗脑。后便被调出公安局并停职。在此期间政法委、公安局经常找他威胁、辱骂他。

二零零零年五月陈仲轩到乡政府上班,其间县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温德慧、乡书记王勤国多次威胁、辱骂,派出所所长李永刚(现任会宁县公安局国安大队队长)经常骚扰、恐吓,并常年非法监听他的电话、监视他,几乎没有人身自由。

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四日陈仲轩和妻子韩秀芳向当地中川乡民众讲真相时,被中川派出所和会宁县公安局国保大队绑架。妻子被非法关押在白银看守所快一年了,陈仲轩被迫害流浪在外,有家不能归。

陈仲轩自述说:“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四日晚九点多钟,我和妻子韩秀芳乘坐私家车途经会宁县中川乡高庙村境地时,突然有辆轿车横行公路正中挡住了我们的去路,并急速从车上冲出四、五个手持钢管铁棒的不法人员将我们包围,野蛮地堵住我们的车门不许下车,僵持一个多小时左右,会宁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李永刚等几人身着便衣来到车前打开我们乘坐的车门,在没有说明任何法律依据和没有出示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强行给我妻子和车上乘坐的其他人戴上手铐绑架到中川派出所,非法拘禁到九月二十五日上午,之后又将我妻子等人劫持到会宁县公安局,当天强迫我妻子带路非法抄了我们的家。”

“会宁县公安局对我们家的非法侵害,不仅使我们身心受到摧残折磨,同时严重伤害了我家其他的成员。会宁县国安大队非法抄家翻箱倒柜,象土匪一样把家里弄的一片狼藉,如今我妻子被非法关押,我被逼有家不能回,我八十多岁的老母亲被惊吓得卧床不起,无人照看,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我原本好好的家如今这样,这都是会宁县国保大队对我们夫妇迫害造成的严重后果。”

妻子仍然被非法关押

妻子韩秀芳,现年五十岁,修炼法轮功以后,她时时按照“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修心向善,做事处处为别人考虑,在修炼中不知不觉各种病都奇迹般消失了,身体健康了,精神升华了,人也乐观开朗了,说话总是笑呵呵的,家庭从此也和睦了。邻居都说她是非常好的一个人,周围人也都称赞她是个大好人,凡是认识她的人都知道她是非常好的一个人。在母亲、婆婆的眼里,她是个孝顺的孩子;在丈夫儿女们的眼里,她是个贤妻良母;在朋友眼里,她是个乐于助人的好朋友;在晚辈的眼里,她是个慈爱的长辈。

古人云:百善孝为先。韩秀芳对八十六岁的婆婆极尽孝道,婆婆在城市住不习惯,和嫂子住在农村,常常一人在家。韩秀芳就经常抽时间回老家去看望老人,每次回家都给老人买很多吃的用的,又帮助干农活,临走时还得给老人家蒸一锅馒头,留足零花钱。

如今韩秀芳被非法关押,陈仲轩被逼有家不能回,老人被惊吓得卧床不起,整天盼儿以泪洗面,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全靠亲友的帮助才能勉强度日。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八日,会宁县法院对法轮功学员韩秀芳、何玉瑚、金银武、冯彩虹非法开庭,家属从北京请的正义律师从法律角度辩护,不但证明法轮功学员无罪,更从法律角度证明法轮功学员的所有行为都是受到法律保护的。面对正义律师,法官哑口无言。

辩护律师说:面对皇帝的新衣,并不需要高深的学问,只需要普通人的良知和勇气,如果面对邪恶保持沉默,就是邪恶的帮凶,无论什么理由,将明知无罪之人判决有罪,既是涉嫌犯罪,又愧对自己的良知。请各位法官尊重公民的宪法权利,承担起应有的历史责任,敢于直面现实和自己的良知,实践法制精神,判本案被告无罪予以释放。

辩护律师还说:检察官和法官是维护社会公平和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是公民的希望所在,当然,法律是要的,命令也是要的,而且都应该严格遵守。但法律和命令,归根结底是为了维护人类的良知和正义。

被反复抢劫的家

九九年迫害发生以前,陈家有十几人修炼法轮功,“七二零”以后遭到了会宁县公安局、四方乡政府疯狂抄家、抢书,就连果园的树股子都被警察和乡政府人员摘吃果子时折断了,杏子被打得满地都是,一片狼藉。

二零零四年夏,会宁县公安局国安队长王彦彩、曹广新等多人欺负陈家妈妈年纪大,砸门撬锁,翻箱倒柜,找不到有关法轮功的东西,便偷拿走老人的钱,甚是可恶。中共国安的行为跟土匪没有什么区别。

二零零一年九月,会宁县公安局国安队长王彦彩、曹广新驱车追赶到了一百公里外陈仲轩的妹妹陈淑娴的娘家,向七十多岁的老母亲追问陈淑娴的下落,老人不知道又发生了什么事。后来老人才知道陈淑娴被迫害而流离失所。当时陈淑娴年幼的儿子刚刚五岁,这一分别就是五年。

二零零七年十月份,公安局恶人伙同大沟派出所和本地村委会人员非法抄陈仲轩妈妈的家,抄走了大法书籍。每有什么风吹草动,警察就带一帮打手抄老人的家。

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五日,会宁县公安局国安大队长李永刚领着二十几个警察非法抄了陈仲轩在县城的家,抢走了大小共十个存款折(存款折后来在催要下归还),同时抢走了珍贵书籍、物品等。

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四日以后,公安局恶人伙同大沟派出所警察又到陈仲轩妈妈的家骚扰,对老人说是到你家转一圈,在家里东瞅瞅,西看看。一个八十多岁的老人,遭受了中共邪党长期的骚扰等迫害,身心受到巨大刺激。

大妹被迫害家庭破裂、狱中超强奴工致病

陈仲轩的妹妹陈淑娴,四十七岁,九九年“七二零”到省里上访被无理罚款。二零零一年因讲法轮功真相,被会宁县国安恶警曹广新、城关派出所周国壁等人绑架到城关派出所。为了逼迫陈淑娴说出真相资料的来源,国保大队队长王彦彩、恶警曹广新、城关派出所武小霞,采用罚站、不许睡觉、殴打等方式折磨陈淑娴两天两夜。恶警曹广新竟抓住陈淑娴的头连续撞墙数次并狠踢几脚,致使陈淑娴当场晕倒在地。陈淑娴后被公安局非法劳教一年半,但走脱流浪到银川。

二零零二年八月十八日晚,陈淑娴挂真相横幅时,被银川市公安局新城分局非法抓捕,关押在银川市看守所。看守所恶警每次提审后都把她折磨得无法走路,但恶警仍逼迫她干重体力活,干不完分配定额就不让吃饭。十一月十八日,陈淑娴被银川市新城局检察院非法逮捕。

陈淑娴在被非法关押期间,丈夫由于不堪恶人的逼迫,与她离婚。会宁县法院工作人员妥玉英(女)(罹患癌症,在痛苦中死去。临死前,一丝良知向亲朋忏悔,是自己迫害大法才遭此报应。)、苟学思(男)等人办此离婚案时,家产分文未判给陈淑娴,致使陈淑娴一无所有。

银川市公安局“六一零”法院与会宁县公安局“六一零”将陈淑娴非法判刑三年半,关押在银川市女子监狱。

在监狱,陈淑娴每天被迫超强度做缝纫,得了眼病,泪管堵塞、毛囊发炎、右脸部萎缩。恶警见她痛苦不堪就欺骗她:只要转化,就给她治疗、上报减刑、让她回家。后来陈淑娴看清了恶警伪善的一面,表示自己要坚持信仰,结果监狱变本加厉的折磨她。在她身体状况越来越差的情况下,强迫她继续干缝纫活。在她被非法关押的三年中,恶警一次都没让她见探望她的亲人。

在银川市女子监狱其间受到了狱警等恶人的酷刑折磨。详见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一日文章“甘肃省法轮功学员陈淑娴遭迫害经历”。

二零零六年二月十八日刑满该出狱了,她哥哥陈仲轩来给她送衣服、看她,准备接她回家。监狱没让她见哥哥,也不让往里送衣服。之后才知道监狱给她家所在地甘肃“六一零”打电话,说没有转化要求继续洗脑。会宁县“六一零”的康映祥和会宁县公安局国安队长贠平把她送到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继续关押洗脑迫害。

二零零六年秋,陈淑娴回家。只好和八十多岁的妈妈一起生活。此时的陈淑娴已骨瘦如柴。但恶人并没有因此而停止对她的迫害。零七年十月份,恶人非法抄陈淑娴妈妈的家,抄走了大法书籍。每有什么风吹草动,警察就带一帮打手抄老人的家。

小妹遭吊刑冤狱三年 又遭恶警骚扰

陈仲轩的小妹妹陈洁,四十二岁,于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前往银川市看守所给姐姐陈淑娴送衣物,在返回时被跟踪,于十六日中午被恶警抄家,抄走了三箱真相资料、光碟、彩印不干胶等资料,存折一张(约四万八千八百元),手机及所有证件。恶警把她带到大队后,用包着胶皮的电棒劈头盖脸的毒打她,并且大骂:“打死你们就象踩死一只蚂蚁,看一会儿交到另一个地方别人怎么整你。”

另外还把三个无辜的世人抓走,其中两人被折磨得血肉模糊。她们被市局公安一处“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张安忠带走。

晚上,政委张勇开始对陈洁非法审讯。开始张勇试图用伪善的一面瓦解她,未达目的。张勇又使用金钱诱惑她,承诺她说,如果说出资料来源,就给她房子,给她工作,并按劳取酬(即如果出卖大法弟子,按出卖人数给酬劳)。恶警还是没有达到目的,便开始酷刑折磨,把她吊在由四根铁管子支起来的吊刑用具上,用钢丝鞭子抽打。恶警余光龄给她用刑三天三夜,不允许她吃饭喝水,还说:“不说出资料来源,无休止的吊下去。”邪恶十人一班轮流折磨她,恶警邢春花还破口大骂,对她拳打脚踢。恶警张安忠说:“你姐姐金刚不动,我看你有多硬?”之后恶警又把她送往会宁县公安局。会宁县公安局又对陈洁非法拘留十五天,之后流浪在外。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八日,陈洁被兰州市国家安全局非法拘留,非法关押在甘肃省国家安全厅看守所。二零零五年四月七日被非法判刑三年,送甘肃省女子监狱迫害,其间受到了非人的折磨。家人看望时不许接见。

二零一一年九月陈仲轩被迫流离失所,会宁县政法委、610、国安为了非法抓捕陈仲轩,它们就跟踪陈洁,说只要找到了陈洁就能找到陈仲轩。陈洁当时在兰州打工。会宁恶警就和当地的国安特务有计划的跟踪,并在陈洁租房的楼上安了监控器,雇用保安偷摄与陈洁来往的人。

二零一二年四月九日上午,在兰州市安宁分局政保大队史怀忠的授意下,辖区十里店派出所一伙恶警非法闯进甘肃省委党校家属院“小支”小百货商店,非法抄走电脑等物品,将甘肃省会宁县法轮功学员陈洁劫持上警车后,至十里店派出所非法审问,无果后放回。随后会宁国安领上会宁县四方乡政府的干部和大南村委会的人赶到十里店,没有找到陈仲轩。恶人真是穷凶恶极,丧心病狂的要置人于死地,到处找陈洁,没有找到后便灰溜溜的带着那一帮人回去了。至此,陈洁也成了他们迫害的目标。

九旬老母失去依靠

陈仲轩的妈妈由于在城市住不习惯,便住在农村,他经常到老家去看老人。二零一一年九月,陈仲轩被迫流离失所,妻子被非法关押在白银看守所,二零一二年四月以后陈洁又被国安骚扰,有家不能回。现在,老人无依无靠,只有一个人在家凄惨度日。

江氏与中共政治流氓集团冒天下之大不韪,利用其操控的媒体,对法轮功进行妖魔化的仇恨宣传,并挟持整个国家的暴力机器和一切社会资源镇压法轮功,对法轮功学员推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等灭绝政策,使用上百种酷刑摧残法轮功学员,给广大社会民众和无数家庭造成了巨大的痛苦和灾难,目前,据不完全统计,已被证实有3804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未包括被中共活摘器官灭迹的人数),全国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有上万人,被非法劳教的人数超过十万人,至少数千人被强迫送入精神病院受到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的摧残,大批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各地“洗脑班”遭受精神折磨,更多人受到所谓“执法人员”的毒打、体罚和经济敲诈,受到株连的人不计其数。这还不算,邪党竟犯下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罪恶: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被中共活体摘取器官,然后高额贩卖牟取暴利焚尸灭迹,中共其罪之大,在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古今未有!

责任编辑:石缘


明慧图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