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中共“大情报”绝密工程 监控13亿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11月16日讯】(新唐人记者王海天报导)众所周知,中共监控系统无所不在,如影随形,对国内民众实施严密监控。近期有海外中文媒体曝光了在中共公安部下的“大情报”系统的内幕,可监控全国13亿人,引起各界关注。

“金盾工程”规模庞大

据海外中文媒体《博讯月刊》7月号刊文报导,1998年公安部启动“金盾工程”。该工程又称“全国公安工作信息化工程”,是中共秘密建立的一个庞大的网路监控项目。该工程1998年决定建设,1999年开始立项,2003年开工,2006年通过一期工程“验收”,待验收完毕,又转入规模更大的“大情报”工程。整个工程一边投入、一边建设、一边使用。

金盾工程的目标,在于建立全国公安快速查询综合信息系统(CCIC)和城市公安综合信息系统。CCIC主要包括:在逃人员信息系统,失踪及不明身份人员(尸体)信息系统,通缉通报信息系统,被盗抢、丢失机动车(船)信息系统等。后来,金盾工程的目标扩大为社会所有公共信息,包括社保、交通、通信、户籍等所有社会公共信息。

报导称,这个建立在所有主干警种之上的平台,将人口、监听、外事信息融入,还包括消费、低保、房产、财产信息,只要是国家公民和落地人员,其一切信息在这里都是透明的、立体的﹔此外,该系统介面和公安部情报信息系统接在一起。公安部对七类重点人员进行分类搜索不超过2分钟,把所有信息碰撞一遍不会超过40秒,甚至可以对所谓重点人口GPS定位。

署名“汪园斐”的海外博客文章指出,“金盾工程”名义上以“打击犯罪”、“增强信息共享”等为目标,实际上用于干扰、监控、审查和封锁中国大陆境内所有公民的电话、互联网和其他信息传输活动,一方面阻止任何对中共政权不利的信息,另一方面,监控公民的行踪和信息使用行为,更重要的是为抓捕那些中共认为会危及其政权的公民(如访民、拆迁户、独立作家、异议人士、维权人士、少数民族、公益人士等)提供便利。

文章还表示,“金盾工程”为了模糊焦点、混淆视听,将一些不痛不痒的业务也加入其中,例如电子政务、税收管理、打击色情、户籍管理等等,以制造“金盾工程并非是为了监控人民”这一假象,以欺骗不了解事实来龙去脉的“外国友人”和普通百姓。

“金盾工程”已经“弃盾用矛”
  
据报导,“金盾工程”最初只是防御性质,但随着中共维稳压力日益巨大,有关部门已经“弃盾用矛”,转守为攻,将金盾工程变为“大情报”工程。据悉,这个“大情报”系统已经设置到地市一级的公安部门,将近10年,仍不为外界所知。

“金盾工程”最广为人知的功能,是封锁境外的网站。但其更重要的功能,是监控大陆网友的网路发言。近几年来因为在网上发表不满中共政府的言论而遭到逮捕的网上异议人士可说是数不胜数。特别是对于重大突发事件的舆论控制,中共政府习惯封锁所有的消息,并且驱逐国外记者。

由于金盾的封锁,所有中共各级媒体均采用新华社与CCTV的通稿,不准私下进行任何报导,于是全世界的人都无法获得突发事件的任何最新讯息,事件的诠释权就落到中共官方的手里。但是当网上有人发表与中共官方不同的言论与报导时,均马上被中共政府的网路评论员与一些“爱国愤青”驳斥为谣言。

如果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大陆境内,轻则行政拘留与罚款,重则交与国安与网警判刑下狱。若在国外,则中共政府则会发动舆论战,驳斥境外的报导为捕风捉影的恶意中伤,因为当时国外的记者早就被赶出事件发生的现场。

大量政府豢养的网评员与一些“愤青”特别喜爱利用这一点攻击所有他们认为不利于中共形象的境外新闻与评论。原因就在于他们总是声称没有人能眼见为凭。但这些人却从不指责中共封锁消息,愚弄人民、操纵各级媒体的恶劣行径。这种倒果为因的逻辑,足以证明“金盾工程”对于控制民众的思想,实在有巨大的功用。

有人在海外网路曾曝光了“金盾工程”的一些数据: 1、“金盾工程”目前封锁了世界上三分之二的网站。 2、仅1999年至2002年,初期工程就花费了人民币六十四亿元。 3、“金盾工程”投入的费用相当于全年中国基础小学教育的预算总额。 4、2007年,金盾工程装备的计算机大概30多万台。 5、专职从事网路监控的公安人员高达30万人。

江绵恒与金盾工程

1999年7月,中共全面展开了对法轮功的残酷镇压,同时也依靠全社会的媒体资源对法轮功进行全方位抹黑与诽谤。为了阻止法轮功真相的传播,臭名昭著的“网路长城防火墙”(GFW)应运而生。由方滨兴主持研发的GFW安装在南北两大互联网运营商(中国电信,中国联通)的国家级网关(北京、上海和广州)的国际介面和主干网路省级网关介面处。它的主体是入侵防御系统。具备检测、防堵、攻击等多种功能:1.关键字过滤:2. IP封锁:3.域名劫持:4.过滤HTTPS加密传输。

这个GFW最初的策划者,不是别人,正是江泽民的大儿子江绵恒

《中国即将崩溃》一书作者章家敦在2002年已指出,江绵恒正在推动一个独立于全球互联网WWW之外的中国网路系统,意即建立防堵筛选境外信息的庞大的防火墙。该年国庆前夕,江绵恒到中科院计算机网路信息中心,听取了这个信息中心的汇报。江绵恒表示了对该中心的赏识,并对今后发展提出了建议。据悉其中特别提到监控技术。此后,江绵恒与公安、特情部门更是耗费巨资开发出“金盾工程”,对大陆的互联网进行非法钳制。

换言之,“金盾工程”实际是GFW的扩展和增强版,一个对中国公民进行全方位监控的综合体系。它除具备GFW的主要功能外,与监控有关的还有网路嗅探、电子取证、发送木马病毒、远程同步监控、远程身份扫描(无线射频识别)、自动面部识别、电话窃听等等功能。

时至今日,整个金盾工程已经覆盖了技术(电信与网路服务提供商)、行政、公安、国安、宣传等多个部门,成为一个庞大而复杂的网路封锁与舆情、公民身份监视系统。

在这个秘密工程中,参与人员涉及的贪腐也是一个巨大的黑洞。从中共防火墙研发者方滨兴在薄熙来倒台后被爆出接受薄巨额资金和性贿赂的丑闻,即可管中窥豹。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