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湃:中国经济今后三年持续低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中国即将超过美国而成为全球第一大经济体之预测,远不如几年前超过日本而成为第二大经济体时那样耸动全球。尽管如此,对中国是否会借经济改革之名发动新一轮的货币战争,如突然宣布货币贬值,专业分析人士仍有担心。

十月中旬,美国彭博视点网站的专栏作家威廉‧佩塞克在澳大利亚《悉尼晨报》发表文章,认为中国企业债务高企与影子银行资金规模巨大,会迫使决策当局采取人民币贬值政策。

观测数据表明社会无信心

按一般经济学规律,佩塞克预估的可能性系于货币背后的问题,即对外强出口、对内强投资的经济转型已经严重受挫,往服务型经济转变的希望也十分渺茫。中国经济状况的确如此。有经济学家利用自己研发的系统观察发现:(一)今年前三个季度,小微企业综合换手率达到百分之三十六,是十年来的最高峰,几乎也是邓小平改革政策以来的最高峰;(二)宏观经济变动的心理因素越来越强烈,境内企业家合法增持境外资产构成了结束外汇双顺差的重要因素,今年前三季度这块资产高达七百亿美元,也是自邓小平改革政策以来所未见。他评论:“这两大观测数据,一方面可以判断未来三年的经济走势,另一方面则具有社会心理学分析意义,反映了社会在经济层面对政治政策的信心度。”他还说:“就为企业主提供咨询的职业道德而言,我鼓励他们最大限度地增持境外资产,以避开未来三年的中国经济长低迷期。”与此较为专业的分析相匹配,中国官方公布的数据表明:今年上半年,各国有银行也增持了境外资产,主要表现在存放同业方面,总量高达一千一百亿美元。第三季度官方数据尚无,估计最快要到十二月中旬才得公布。

中国货币政策当局一直努力说服国际同行及专业分析人士相信“人民币没有贬值预期”,同时,结束资本与金融项目下的长期顺差,也是新常态经济的一个特征。这些说法没有专业瑕疵,不过,利用外部市场还是内部市场消化高企的社会债务总额仍然是货币政策当局的无解之题,尽管这要更多的财政政策支持及在中共财经决策核心层才能决断。靠多花外汇进口资源与产品,可以减轻外贸顺差与外储高企的压力,但是对国内就业市场的压抑乃至打击会很严重;靠国内市场扩展来提振就业(最大限度地减少上述的小微企业换手率),必然要维持较高的社会总债务额度。

地方债务涉项庞杂难统计

社会债务总额就算保持目前状态,到今年年底其与GDP的比率也将达到百分之三百,是二○○八年刺激经济时的两倍。尽管在宣传层面有新常态经济之说,但是北京的调控政策仍然远离市场化。最近,几乎与重申人民币不会贬值之同时,中央政府宣布将严控地方债务总额,以至上升到社会总债务限额要报全国人大批准的地步。

在调控政策执行体系方面,国务院明确规定政府债务“只能用于资本支出,不得用于经常性支出”。事实上,政府级次越低,债务用于经常性开支的比率就越高。目前,全国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县级政府机构,都会短期但惯常性地挪用社保基金收入,以渡过支付公务员工资之难关。到乡镇政府,百分之八十的债务是非规范的,就不用说有契约证明其用途了。中国县级及以下政府负债总额与结构作为谜团没人能解得开,但上指的民间经济学家做过一个样本估测,认为县级及以下非规范政府债总额到今年第三季度余额是八点五万亿。

一直为舆论所痛批的土地财政基本走到了尽头。样本估测,今年三个季度的地方土地财政总收入与去年同比下降了百分之四十五。在这种情况下,北京决策当局可以突然宣布人民币大幅度贬值,比如操纵“回八”即一美元换八元人民币,能吸引投机性外汇资金进入,总量大体与现有影子银行资金规模持平(约六万亿美元)。但两年之后,通货膨胀率至少达到百分之四十,三年后则高达百分之一百六十。通胀的乘数效应将十分明显,而现在的所谓通缩不过是假象而已。明年元旦、春节期间,将会爆发强劲的通胀,通胀率将达到百分之二十的高位。

金融扭曲或导致经济崩溃

不考虑人民币贬值的可能性,国内实际上已经深陷货币热战,此为金融扭曲的最直接表现。比如,影子银行的合法性基于新一轮改革的金融多元化,但这个多元化的自创性几乎为零,所有影子银行本质上都是国有银行的掮客。这样,其六万亿元的资金规模,实际上推助了社会融资成本的上扬。由于影子银行的经营机制是国有银行的复制,多数客服债务靠展期维持,也大大推高了社会总债务规模。可以预计,今后三年,即便货币政策当局及金融监管当局不整顿影子银行业,其整个体系的破产率也会达到百分之六十。

前一段时间,媒体热议假出口的现象,此为短期外汇资金以热钱形式进入中国的最重要途径。此类资金经国有银行结汇后又迅速转到影子银行,影子银行往往以通常所说的高利贷形式放出。影子银行在经营策略上也是优先保护此类热钱,让其短期套利后安全退出而把风险积留给国债权人。国外研究者确认通过假出口进入中国的热钱年投资收益率高达百分之十二。这个数据较为保守,实际上半年收益率没有低于百分之八的。

并非盲目预测,中国经济崩溃虽然已数次“狼来了”,但今后三年,“狼”的脚步声会越来越清晰。仍据上述的民间经济学家所云:一方面,假出口的热钱进来,对股市没兴趣,如去年上证指数跌了近百分之七;另一方面,人们关注楼市垮掉,但从未注意工厂用房租建比例惨淡维持百分之四十。他说:“这个指标比住宅楼入住率更有观测意义”。

文章来源:《争鸣》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