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贰龙:武力清场无助解决管治危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11月18日电】学民思潮发言人刘贰龙11月18日凌晨发表文章“武力清场无助解决管治危机”,讨论现在的局势。

刘贰龙:武力清场无助解决管治危机

雨伞运动波澜壮阔地持续逾两个月,连日来当权派开动舆论机器,铺天盖地宣传反占领及还路于民的政治讯息。有建制派运输业团体及中资商业机构,透过司法程序向法院申请金钟及旺角的道路禁制令,并赋予执法权力给执达吏及原诉人清除路障,甚至在遇阻拦时可要求警方介入拘捕违反禁制令的占领者,被社会舆论质疑以清除路障之名行清场之实,顿时令武力镇压的传言再次满天飞。

以梁振英为首的鹰派特区管治班子,自从928派遣防暴队以催泪弹胡椒喷雾警棍,武力镇压手无寸铁的和平示威者,自此成为社会舆论的众矢之的。接着警方又纵容黑社会于占领区滋事伤人,还有暴力七警滥用私刑将曾健超抬至暗角拳打脚踢,甚至胡乱拘捕见义勇为制服向黎智英施袭者的广场纠察,社会大众接二连三见证警察的执法不公事件,野蛮血腥的铁腕维稳手段,将港府的管治威信冲击得荡然无存。因此当权派才须借亲建制团体之名以司法程序申请禁制令,实际是尝试将清场的政治责任推卸给法院判决,企图以司法权威震慑社会大众乖乖闭嘴,避免直接动用警方既有的执法权力,再次激化社会舆论强烈谴责。虽然特区政府与建制派为未来的武力清场借助了法院提供的法理依据,但若警政机关对占领区清场过程里,使用过分武力或大杀伤力武器引致人命伤亡,鹰派当权者亦是难辞其咎,必然要负担武力镇压的最大政治责任。

雨伞运动只是政府管治危机的表征

由此至终特区政府对雨伞运动的危机处理都是本末倒置,当权者要面对的政治危机并非在三个占领区的示威群众及防御路障,这些只是政府管治失效与认受危机的表征,即使以警察武力清场成功与否亦于事无补,未来的特区政府须真正面对是如何管治下去。

若然警方及执达吏武力清场失败,在执法过程里使用过度武力令和平示威者头破血流,或再次有警员滥用公权力对占领者动用私刑,以及胡乱拘捕怀着民主诉求站立街头的港人,社会舆论的矛头必然剑指特区政府,那时亦有可能激化市民愤慨之情,再次聚首于街头抗争,结果清场行动导致更多的占领者及防御路障。显然易见对特区政府而言,武力清场对解决眼前的管治危机,在安全系数上并非万无一失之策,随时产生不可预测的反效果,若然是理性的政治博奕者必会三思而后行。

若然警方及执达吏武力清场成功,可预见是特区政府亦不能高枕无担忧,即使令示威群众暂时就政改争议产生寒蝉效应,让政制持续倾斜于资本势力及亲中阵营,普罗市民被剥夺平等的政治参与权利,以及基于既得利益者为了保护自身政经利益,社会民生政策的改善亦可能成效不彰。长远必然导致令社会民怨再度累积,终有一天社会情绪终会到达临界点,那时很可能会爆发更大规模的不合作运动,特区政府届时所面对的管治危机,或许相对现在有过之而无不及,甚至会陷入万劫不复的恶性循环。

还有一个带有小圈子选举产生的政治原罪,以及曾经武力对待公民的特区政府,在未来若不作出全面的政制改革,以真普选来重新建构政府的管治合法性及管治威信,笔者亦难以想像未来港府如何能有效管治,更遑论是达至回归以来梦寐以求的强政励治呢?当然若特区政府的位高权重者,认为未来管治并非靠正常途径有商有量,而是让香港迈向一国一制全面大陆化的年代,依赖专制政权常用的高压恐惧暴力等铁腕维稳手段,来管治高举普世价值及新生代公民觉醒的文明社会,如此反智之举亦能作出的话,那么一切就另作别论。但是每一个有良知的香港人,都不希望看见武力清场里的流血事件,但如何解决当前的管治危机及雨伞运动,结局就在当权者的一念之差,而历史终必会为事件有公正的裁决。

当权者与抗命时代脱节的政治研判

当权者与占领者彷佛生活在平行时空,对雨伞运动爆发原因有截然不同的政治研判。当权者与某些评论指出雨伞运动是因“楼价高企年轻人无法置业”、“缺乏阶级向上流动的机会”“社会极之严重的穷富悬殊”,坦言经济因素可以是造成社会民怨沸腾,官民之间的撕裂及矛盾,但是归根究底当权者不能纯粹将港人新生代标签为“经济动物”,因为香港这个已发展出高度文明社会里,港人所追求的不单是衣食往行的物质满足,而是在价值层面希望能有尊严和基本人权地生活,因此特区政府要对症下药根治问题就只有给予港人真普选,否则药石乱投如某些人意图将通识科的“法治及社会政治参与”偷换为“一国概念与基本法”或“中国经济起飞”,让鼓励多角度独立思考的通识教育异化为单方面歌功颂德的国民教育,或纯粹处理经济民生议题的话,随时会激化社会更强烈反弹或治标不治本,最终特区政府亦难以避免管治困难。

由此至终港人在雨伞运动主张“命运自主”与“重夺政府”并非要进行“颜色革命”,各位占领者亦无意藉这场运动推翻中央政权,亦不是要在港宣扬分离主义奉行港独。港人多年所追求的只是真正普及而平等的民主选举制度,让即使是信奉共产主义或资本主义,或者政见立场南辕北辙的人士,都能够有一套公正透明的选举制度下互相竞争,让特区政府的施政质素符合市民期望,还有最重要的是实践平等精神,让人民在香港真正当家作主,而非任由权贵特权阶级操弄未来。港人的民主理想就是如此简单,接下来是当权者要作出选择的时刻,究竟清除自身对民主的心魔,将港人的理想和现实接轨,还是要与香港人脱节越走越远,管治前途的生死祸福已陈明于前,关键亦在当权者的一念之差。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