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尘:中共把对法轮功的迫害延伸到其他民众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十五年,也是民怨沸腾的十五年,多少世人被中共迫害得走投无路,社会上各种事件频发。对此,中共无计可施,就只好将这类解决不了的事件,一概称为法轮功学员“闹事”。其实闹事的恰恰是中共自己,但是有了这个帽子一戴,对普通民众就可以大打出手了,因为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政策是:“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

我们看几个具体的案例:

二零零零年九月下旬,吉林省榆树市的教师因工资待遇问题集体进京上访。市委书记李伟害怕事情闹大,慌忙给长春市“六一零”打电话,把教师的合法上访谎称是法轮功要集体进京上访。结果长春市防暴警察来了几车人,帮助截访,好多教师遭到暴打。事件的后果导致榆树市全市教师罢课六天、铁路客车停运二天、公路客运全面封锁。

二零零四年夏天,哈尔滨市阿城区涤纶厂破产出卖,职工买断。由于单位领导给工人买断的钱太少,上千职工不满,纷纷汇聚于厂门口,要求涨钱。厂长赵锐民害怕闹出事来,就给哈尔滨警方打电话,造谣说涤纶厂门口法轮功“滋事”。哈尔滨派来了好几车防暴队员,这些防暴队员一下车,就对那些职工进行殴打。

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七日,湖北省石首市永隆大酒店厨师涂远高从三楼坠落死亡,但坠落现场未见任何血迹,而死者头部却七窍流血,头上还被钉了钉子,下体被捏碎。知情者说,涂远高因为了解该酒店官匪勾结贩毒的内幕,被人活活打死后,再从三楼抛下。但中共官方却宣称,涂远高为自杀,并欲抢尸、强制火化。对此,七万多愤怒的石首群众集体抗暴。后来中共调集万名武警强行驱散民众,抢走尸体,强行火化。期间,石首地方当局对民众发所谓的“公开信”,称这一事件是法轮功事件。连被派来镇压的武警接到的命令也是谎说“法轮功闹事”。

二零一二年四月,重庆市万盛区连续多天上千名市民游行示威,抗议政府强迫万盛区和綦江县合区,造成民众社会福利减少。当局派出逾千武警镇压。据当地百姓讲,这次事件至少有五十人受伤,一人死亡。当时任中共副总理、重庆市委书记的张德江,指使万盛经济开发区电视台和万盛经济开发区的报纸,在报导中谎称万盛群体事件是法轮功学员和吸毒人员等策划发起的,并教唆万盛民众进行举报,称举报一人给予二千元至五万元不等的奖励。

当然,也有一些栽赃没有被栽赃成功。例如,二零一一年八月,辽宁大连市市民就PX项目维权游行。这一事件被国内外广泛报导。在市民游行的同时,大连市公安局布置警察对游行的市民照相,然后上网、跟踪、抓捕、刑讯逼供,欲将此次大连市民自发的维护自己知情权和生存权的正义之举嫁祸给法轮功。可能因为这件事闹的太大,而且参与者众多,才使得当局最终放弃了借用法轮功的名义对民众搞迫害的图谋。

上述事件,在当地乃至全国的影响都很大。可是中共竟能将这样的借用法轮功名义对无辜民众迫害的事件,控制在当地及事件的镇压过程中,在媒体上不予丝毫的报导。中共为什么不大张旗鼓地就事件本身栽赃法轮功?一个是本身就是无中生有的栽赃,没有任何事实依据,也拿不出证据来;另外还怕本地民众在网络上予以揭露,因为你一通过媒体宣传,民众就会给予评判。如果不在媒体上报导,谁要是揭露了真相,当局就会以这个人在造谣而抓捕他;更重要的是,这样的群体性事件,中共意在速战速决,媒体一报导,你说是法轮功事件,可最终的处理却不见法轮功的影子,那怎么向民众交代?

这一类事件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无辜的民众遭到当局无端的压制才暴发的,民众完全是无辜的,而当局又无计可施。中共当局想尽快摆脱民怨沸腾的困境,所以就想出这样的毒计来,就是把民众当成法轮功进行迫害。中共这样做,也将它不顾及民众生死而进行所谓维稳的罪恶暴露无遗。只要能把事件镇压下去,民众有多怨,中共根本不在乎。

当然,中共要借用迫害法轮功的名义迫害普通民众,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已经达到了毫无底线的程度。也就是说,只要是法轮功,当局可以不问对错、不择手段、不计后果的随便迫害。就是因为有了这样一个没有底线的迫害,中共才能借用这个名义。因为只要把一个群体性事件和法轮功联系起来,参与的民众就会被中共不计后果的镇压下去。而且这样镇压下去对当政者来讲,还没有什么后果。你再有理,你也没有地方去说理;你去上访、去起诉,当局不但不给你立案,相反还会以你是法轮功学员的名义把你抓起来。中共的毒辣由此可见一斑。

从中共借用迫害法轮功的名义对普通民众搞镇压的事件中,人们看到了中共的邪恶、狡猾和无耻。这也从一个方面印证了法轮功学员所讲的,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其实就是对所有中国人的迫害,中共对法轮功迫害十五年,已经实实在在的将迫害扩展到了普通民众的身上了。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