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充电站发起人谈:香港伞运乌托邦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11月18日讯】(新唐人记者任浩综合报导)在占领区,人们很放心地将自己的iPhone、三星、索尼、HTC等各种手机交给手机充电站的义工免费充电,这一奇特的景象或许是雨伞运动的创新,而幕后的奉献者中包括Sirius,一个戴黑框眼镜的男生。

香港独立媒体采访了在金钟的Sirius,瑟瑟的寒风,瘦弱的Sirius看起来弱不禁风的样子,但实际上,他在金钟已经坚守了50多天,而且发起了手机充电站。

谈起创意,Sirius说,他很想为占领区的人们做点儿什么,于是从网上定了两个40口的充电装置,找来几位中学同学,10月2日,搭建起来“差电坊”。

“一开始运作其实好困难。六七个义工,但已经有好多人来充电。人手登记有时可能会出错,加上占领初期经常有清场的流言,机动性极低的‘差电坊’很难快速撤离。”Sirius介绍,他们每次除了照顾设备,还需要保护好占领市民留在这里充电的手机。

后来,局势稳定了,义工也多了,手机登记也用上了电脑,但来充电的人们更多了,于是Sirius们又买来一部装置,这样同时可以给120部手机充电。

在“差电坊”做义工,让Sirius感慨良多:“在别人眼中那个冷漠非常、自私自利,防人之心极重的香港(人变了)”,在占领区“来充电的人也不会多问,放下手机,登记完电话号码便会安然的离开,过一阵子回来取回手机。有的更会停下脚步跟义工们谈天,讨论时事,分享情报。”

报导再次提出了很多媒体之前评论的一个词汇“乌托邦”,评价占领区如同一个“乌托邦”式的社会,“大家互相帮助不问回报、热心人捐助物资煮饭送给抗争者、大家在占领区内找寻可以帮忙的地方。”

Sirius说,他在占领过程中改变很大,“如果菜园村事件再发生,我一定会企出嚟。”

菜园村曾经是香港一个生机勃勃的村庄,但因修建广深港铁路规划途径这里,并设立急救站,政府对村庄强拆,导致很多村民4年过去了仍住在临时屋,征地补偿等得不到落实。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