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角首波清场19小时 警抓捕近百人

【新唐人2014年11月26日讯】香港法院执达吏、警方于11月25日上午9时起,协助实施由潮联小巴提出的临时禁制令,本网与大纪元联合在现场进行了直播。清场行动从10时许开始实施,截至凌晨5时许获得暂时平静。过程中,警方使用了催泪剂水、胡椒喷雾、警棍以及警犬。截至凌晨2点,警方共抓捕86人,之后警方再不断实施抓捕,目前具体人数仍不清楚。

这是旺角占领区59天来的第一次因禁制令被清场,随后还将有第二波。

现场实录片段:

文字直播(请刷新以浏览最新消息):

11月26日

(05:34)山东街上,一辆密斗车(垃圾卡车)在警方的协助下,清理冲突在沿街遗留的杂物。

(05:20)山东街的警民对峙中,不是最前排的示威市民很多已经席地而睡,警察还在站着。

(05:00)在对峙的后方,有示威者用银色保暖毯和卡板组成坦克,作路障之用。

(04:30)现场依然警民对峙,很多网友将稍早拍摄的照片上传到脸书,显示在凌晨3点前后,一名高个子警察受伤,脸上有多处血迹,一名示威者被多名警察压倒在地,衣服、裤子都被扯脱,还有一名示威者被警察用膝盖压在地上,满嘴是血。

(04:00)现在,在雅兰中心后门与朗豪坊交界处,也就是旺角地铁E1出口,仍有约三十名示威者坐在警察的面前对峙著,但气氛不紧张。

(04:00)现场消息表示,为避免阻碍山东街布防,旺角小圣堂及其物资,早已经被移到了人行道上。

(03:40)有媒体拍到,一名警察在给另外一名警察清洗眼睛,疑似警方向示威者施放胡椒喷雾时,误伤了同事。

(03:40)山东街的冲突前线,在示威市民木质、胶质等各种DIY盾牌的抵挡下,警方收手,返回山东街弥敦道路口。双方继续对峙。

(03:30)在山东街与弥敦道交界的冲突现场,警察与示威者发生冲突,警方抓到五、六名示威者试图带走,有人高喊,警察把他带到了暗角。

(03:26)山东街的冲突前线,警察用警棍殴打示威者,现场喊叫声一片。

(03:22)山东街的冲突前线,警民继续对峙中,警方黄色移动架上,有警员持摄像机拍摄,也有警员准备有催泪剂水。

(03:18)随着大批警员补充上来,部分警员替换下班离开。新上来的警察均全副武装。

(03:09)山东街的冲突前线,警方获得大量增援,另外还有便衣探员,在前线警员的后方戒备。与之前不同的是,便衣探员同样配备盾牌和手套。

(03:04)山东街的冲突前线,警员与示威者发生推撞,场面一度混乱。警方现在把喷催泪剂水的黄色移动架推到对峙现场,导致示威者情绪激动。

(03:03)山东街的冲突前线,戴着头盔的警察一度向前推进一段距离,现在又退回山东街弥敦道的路口,与示威者继续对峙。

(03:00)山东街的冲突前线,警方暂时收起来胡椒喷雾,但仍举起来红色警告旗。

(02:58)山东街的冲突中,一名年轻的女示威者突然摘下眼罩,哭了起来,让人很心疼。

(02:55)警察再次在山东街冲击示威者,示威者随即佩备雨伞及头盔防守。旺角其它地区的留守者不断将物资送到山东街防线,市民撑伞防御警察冲击并大叫警察撤退。

(02:45)在山东街与弥敦道路口,不知何故,警方再次亮红色警告旗,之后施放胡椒喷雾。警察现已进入弥敦道。

(02:40)今夜山东街交替冲突、对峙,有警员对示威者呼吁,如果示威者不冲击,警方会撤走部分警力,希望示威者坐下,赞成者举手示意,声称明白大家辛苦,不愿意维持胶着状态。对此,示威者大喊“收皮啦”(粗话:走开的意思)。

(02:30)山东街警方开始后退,示威市民得以再次用索带及卡板筑起防线。示威者也随着气氛的放松,席地而睡,准备迎接26号的新一轮清场。

(02:00)警方公布,昨日在旺角的行动共拘捕86人,包括77男9女,涉非法集结、袭警、藏有攻击性武器、阻差办公等;公报称行动中有9名警员受伤,未交代受伤示威者人数。

(01:55)登打士街一带已经被警方全线封锁,市民离开弥敦道往油麻地方向,必须按照警方的指示,沿规定的路口方向离开。

(01:45)警方在山东街警民对峙最前方,再度用喇叭喊话,表示不会向前移动防线,同时要求示威者不得向前推进防线。现场有示威者大喊,之前是警方一直推动防线。

(01:26)警方继龙和道之后再次出动警犬,用来清除障碍物及驱赶占领人士。

(01:18)警方在山东街警民对峙最前方用喇叭喊话,表示不会向前移动防线。

(01:15)在地铁旺角站的E1出口,仍有少量警员与示威者对峙。

(01:10)山东街,对峙最前方,警方人手很足,示威者人数众多,对峙中,没有发生冲突。

(01:02)登打士街与新填地街交界处,一名男子因拍摄影片时用补光灯照向警方,遭军装警察阻止,并说灯光影响警方执法,之后将男子拘捕。稍早,一名东方日报的记者被警方指责近距离对警察使用闪光灯超过20次,被抄下个人资料。还有多家社媒记者因闪光灯问题与警方争吵。

(00:55)一名女性示威者,站在最前方,向警方申诉:政治问题不应该由警察解决,为什么警察要与示威者对立,警察应该要手下留情。这位女士大谈普通香港人的艰辛,引来示威者的认同。

(00:50)登打士街,一名警察与一名示威者发生口角,试图抓走这名示威者,被其他示威者牢牢抱住,抢了回来。

(00:40)伦敦酒楼对出前排起小规模冲突。

(00:40)香港记者协会发出紧急声明,强烈谴责警方以“涉嫌袭警”拘捕合法采访的记者。

(00:35)山东街警民冲突最前线,警方暂时停下殴打。有现场传来照片,显示一个塑料眼罩上沾上了鲜血。

(00:32)山东街警民冲突最前线,警方再度举红旗,使用胡椒喷雾,示威市民一片紧张,有人被捕,但数量不详。

(00:30)登打士街,一名社媒记者因使用闪光灯问题,与警察发生争执。警方指责他照来照去,他则指责警察心里有鬼,争吵引来其他示威者加入,但很快平息。

(00:25)山东街,警民冲突后方,示威市民紧急用胶垫、扎带做简易护具,防止被警察的警棍打伤。

(00:07)华尔街日报女记者Isabella Steger被打,左手臀有红肿,疑似被警棍擦到。

(00:05)山东街,警民发生冲突,警方施用警棍和胡椒喷雾。

(00:00)一名落单的示威者,在路边僻静处,摘下护具,却被警察发现,并被拘捕。

11月25日

(23:50)警察封锁了广东道由豉油街至山东街一段,只准市民从山东街向海边方向走。

(23:50)周大福门口,警民依然对峙。渡船街及登打士街交界,有快闪示威者设下路障,但随即被警方清除。

(23:45)在长沙街,示威者不知从何处找来了床垫、床架、废弃的家具等,在警方面前搭起路障。现场大约有50名警察。

(23:45)警察已经把部分示威者赶到油麻地。

(23:40)有两名不明身份男子与示威者打架,有人被打得头部流血,由救护车送医。

(23:40)位于九龙油麻地窝打老道54号(广华医院对面)、窝打老道50号的循道卫理联合教会安素堂、基督教信义会真理堂已开放供市民入内休息及急救。

(23:32)有大批警员由山东街往甘霖街进发。

(23:30)豉油街与甘霖街交界,警察呼吁示威者返回弥敦道,以免影响市民休息,示威者亦赞赏警察讲道理,请警察带头到弥敦道,继续集结。

(23:30)一名外国记者拍到一名警察佩戴蓝丝带。

(23:23)警方晚上发出声明,指明日将全力“协助”执达主任执行旺角弥敦道段的禁制令。声明称,警方今日“协助”执行的亚皆老街禁制令,以演变成市民大规模游击对抗警方的示威行动。

(23:18)人海中,在甘霖街,突然疑似反占中人士来闹事,有占中市民高喊“打人啦”,其他人赶上前,现场恢复正常。

(23:15)甘霖街及豉油街交界,有居民从高空掷物及淋水,有多名市民被撃中。淋下的水疑似为浓漂白粉水,很多被淋到的市民,衣服颜色被漂掉。

(23:16)有占领市民表示,警方刚才带走了一名示威者。

(23:05)长沙街爆发冲突,所有围观的市民被警察呼叫,要求他们进快离开。

(22:50)警方已经赶往海皮方向,于豉油街及塘尾道交界筑起防线,阻止其他人增援,并清理障碍物。

(22:45)山东街警方施放催泪剂水,示威者被迫后退。

(22:30)山东街警民紧张对峙。

(22:30)山东街刚才爆发激烈冲突,示威者往后退至关帝坛附近。冲突发生前,一名年轻男子手持扬声器呼吁市民今晚重占十字路,现场示威者情绪一度激昂。疑似有人趁乱向警方防线投掷雨伞及水樽(水瓶)。警方随后举起橙、红旗,不断向前推进并施放催泪气体,现场救护站送来很多受到硬物击伤及需要清洗眼睛的受伤示威市民。

(22:25)示威者在豉油街及广东道交界,开始忙着设置简单路障。

(22:20)对阵后方,示威者向前方递送雨伞。

(22:12)警民对峙一角。

(function(d, s, id) { var js, fjs = d.getElementsByTagName(s)[0]; if (d.getElementById(id)) return; js = d.createElement(s); js.id = id; js.src = “//connect.facebook.net/zh_CN/all.js#xfbml=1″; fjs.parentNode.insertBefore(js, fjs); }(document, ‘script’, ‘facebook-jssdk’));

(22:10)社会记录频道脸书,山东街爆发激烈警民冲突,警方使用胡椒喷剂。

(function(d, s, id) { var js, fjs = d.getElementsByTagName(s)[0]; if (d.getElementById(id)) return; js = d.createElement(s); js.id = id; js.src = “//connect.facebook.net/zh_CN/all.js#xfbml=1″; fjs.parentNode.insertBefore(js, fjs); }(document, ‘script’, ‘facebook-jssdk’));

(22:05)社会记录频道脸书,被示威者围堵在山东街一条后巷的几名警察仍被困于此,似乎他们乐得不伤害市民。

(22:00)示威者投诉警方没有出示旗号就使用武力,群众高呼“黑警”表示抗议。

(21:58)社会记录频道脸书,示威者在新填地街阻塞巴士行驶。

(function(d, s, id) { var js, fjs = d.getElementsByTagName(s)[0]; if (d.getElementById(id)) return; js = d.createElement(s); js.id = id; js.src = “//connect.facebook.net/zh_CN/all.js#xfbml=1″; fjs.parentNode.insertBefore(js, fjs); }(document, ‘script’, ‘facebook-jssdk’));

(21:50)山东街警察突举红旗并发射胡椒喷雾,有市民走避不及,被喷中。急救义工上前护理。

(21:45)警察在山东街强行拖走示威者。

(21:44)社会记录频道脸书,豉油街与上海街交街,警民对峙现场。

(function(d, s, id) { var js, fjs = d.getElementsByTagName(s)[0]; if (d.getElementById(id)) return; js = d.createElement(s); js.id = id; js.src = “//connect.facebook.net/zh_CN/all.js#xfbml=1″; fjs.parentNode.insertBefore(js, fjs); }(document, ‘script’, ‘facebook-jssdk’));

(21:40)旺角留守画家表示,一名光头黄衫男子趁他不注意,上前踢他,占领市民从港铁E1追到汇丰街口,但遭到警察排成的人墙阻止追捕。

(21:40)社会记录频道脸书,旺角登打士街,站了一整天的示威者,坐下与警员对峙。

(21:35)社会记录频道脸书,警民对峙中,有反占领人士与占领人士冲突。

(function(d, s, id) { var js, fjs = d.getElementsByTagName(s)[0]; if (d.getElementById(id)) return; js = d.createElement(s); js.id = id; js.src = “//connect.facebook.net/zh_CN/all.js#xfbml=1″; fjs.parentNode.insertBefore(js, fjs); }(document, ‘script’, ‘facebook-jssdk’));

(21:35)社会记录频道脸书,警民对峙中,有反占领人士趁乱来挑事。

(function(d, s, id) { var js, fjs = d.getElementsByTagName(s)[0]; if (d.getElementById(id)) return; js = d.createElement(s); js.id = id; js.src = “//connect.facebook.net/zh_CN/all.js#xfbml=1″; fjs.parentNode.insertBefore(js, fjs); }(document, ‘script’, ‘facebook-jssdk’));

(21:26)社会记录频道脸书,山东街与西洋菜街交界情况。

(function(d, s, id) { var js, fjs = d.getElementsByTagName(s)[0]; if (d.getElementById(id)) return; js = d.createElement(s); js.id = id; js.src = “//connect.facebook.net/zh_CN/all.js#xfbml=1″; fjs.parentNode.insertBefore(js, fjs); }(document, ‘script’, ‘facebook-jssdk’));

(21:25)示威者包围了在山东街后巷的8名警察。

(21:20)社会记录频道脸书,警方于山东街一条后巷设封锁线,被市民包围并对峙中。

(function(d, s, id) { var js, fjs = d.getElementsByTagName(s)[0]; if (d.getElementById(id)) return; js = d.createElement(s); js.id = id; js.src = “//connect.facebook.net/zh_CN/all.js#xfbml=1″; fjs.parentNode.insertBefore(js, fjs); }(document, ‘script’, ‘facebook-jssdk’));

(21:15)一名男子在警察封锁线前高举《我要真普选》直幡。

(21:10)警员突然冲击山东街示威者。

(21:10)警方在山东街的一条后巷设封锁线,防止市民由后巷前往豉油街,被大量市民包围,现已有旗手,有十数名警员由后方增援。

(21:06)驻守山东街暗巷的四名警察,被市民包围。

(21:05)一批警员交还警棍及盾牌,换班后坐上旅游大巴。

(21:00)山东街警察戴上头盔及装备,现场指准备再发射催泪水剂。

(20:55)登打士街与弥敦道交界,约有近百名警员,有示威者与警员对骂。警员以警棍敲打铁马,并指市民不要挑衅警方。

(20:55)上海街及山东街交界,警察准备警具,似乎要准备行动。

(20:55)警察在山东街广播指出市民是非法集会,热血时报的记者试图上前拍摄遭警察阻拦,但无线的记者被放行入内拍摄。

(20:50)上海街及山东街交界的警民对峙前线,有示威者高喊“开路”,要求警方撤退。

(20:50)社会记录频道脸书,砵兰街与登打士街,警方设起封线,现在有大约廿名警察,与五六十名市民在对峙。

(20:45)社会记录频道脸书,在警方于长沙街与砵兰街交界设的封锁前,一名年约60岁的长者向30余名警察喊话,他说他当年偷渡到香港是为了自由,今天警方却做“帮凶”要夺走他的自由。他呼吁警察不要打自己人,要打就把他打死。附近有近百名示威市民围观。

(20:45)在弥敦道山东街交界的圣法兰西小教堂后,警察从陌生男子(地中海中年人)身上搜出发消防斧头及锤子各一把。警察后来与涉事的男子交谈“了解”,并护送他离开。

市民认为此人是蓝丝带,因为若是黄丝带支持者,一早就被捕了。

(20:40)有记者被胡椒喷雾喷中,抹上爽身粉以减轻痛楚。与此同时,在山东街及上海街十字路口人山人海,巴士无法驶走,只能后退改线。

(20:37)社会记录频道脸书,在旺角豉油街口,警察筑起防线。

(20:35)在上海街及山东街交界的市民越来越多。与此同时,有市民运送卡板到砵兰街及登打士街交界,被警察警告并抢走。

(20:30)豉油街与砵兰街交界被警察封锁。

(20:30)社会记录频道脸书,山东街近上海街的警民对峙前线,市民拉起来“我要真普选”横额。

(20:20)社会记录频道脸书,豉油街与砵兰街隧道口,警方设起封锁线。有一名男性市民被警方搜身及随身物品,警方指他参与非法集结并冲突防线。现场集会人士包围及高呼放人,警方在记录男子身份证后离去。

(function(d, s, id) { var js, fjs = d.getElementsByTagName(s)[0]; if (d.getElementById(id)) return; js = d.createElement(s); js.id = id; js.src = “//connect.facebook.net/zh_CN/all.js#xfbml=1″; fjs.parentNode.insertBefore(js, fjs); }(document, ‘script’, ‘facebook-jssdk’));

(20:20)山东街及上海街十字路口聚集的市民在观望对峙前方的情况。

(20:15)有市民于警队防线前,展示“我要真普选”横额。

(20:05)几名少女手持多袋物件,被一队警察包围及查身份证,结果因周围市民不断高喊“放人”,之后警方释放了几名少女。

(20:05)警察突然清信和对出的弥敦道,叫人往油麻地方向移动。与此同时,登打士街和上海街十字路口,有市民重新聚集。

(20:05)朗豪坊现场有示威者重新占领了上海街及山东街的十字路口。

(20:00)社会记录频道脸书,突然有数十名警察进入弥敦道旺角新城对出并禁止市民进入。

(19:57)社会记录频道脸书,与冲突区只有玻璃墙相隔,距离不到50米的朗豪坊内部,一切如常,有圣诞的装饰及音乐,仿佛与外面的骚动毫不相干。

(19:50)社会记录频道脸书,一名学民思潮成员被催泪水击中,学民思潮表示,这种催泪水感觉伤害比胡椒喷雾少,并提醒到旺角支援的市民,紧记自己做好保护工作。

(function(d, s, id) { var js, fjs = d.getElementsByTagName(s)[0]; if (d.getElementById(id)) return; js = d.createElement(s); js.id = id; js.src = “//connect.facebook.net/zh_CN/all.js#xfbml=1″; fjs.parentNode.insertBefore(js, fjs); }(document, ‘script’, ‘facebook-jssdk’));

(19:45)朗豪坊现场有警察侮辱示威者,向示威者挑衅。

(19:45)一名被击中“催泪水剂”的示威者表示,他感觉“催泪水剂”与928中的催泪弹所发出的气体接近,尽管他戴了眼罩及N95口罩,影响已减至最低,但皮肤就仍然感到不适。

(19:45)朗豪坊现场,警方连后巷都不放过,派出四名重装的警员驻守。

(19:43)朗豪坊现场,警方继续使用“催激水剂”。

(function(d, s, id) { var js, fjs = d.getElementsByTagName(s)[0]; if (d.getElementById(id)) return; js = d.createElement(s); js.id = id; js.src = “//connect.facebook.net/zh_CN/all.js#xfbml=1″; fjs.parentNode.insertBefore(js, fjs); }(document, ‘script’, ‘facebook-jssdk’));

(19:40)朗豪坊现场,示威者于朗豪停车场出入口与警方对峙。

(19:35)警民对峙前方。

(function(d, s, id) { var js, fjs = d.getElementsByTagName(s)[0]; if (d.getElementById(id)) return; js = d.createElement(s); js.id = id; js.src = “//connect.facebook.net/zh_CN/all.js#xfbml=1″; fjs.parentNode.insertBefore(js, fjs); }(document, ‘script’, ‘facebook-jssdk’));

(19:30)警方疑似在为摧涙水剂加水。

(19:25)朗豪坊现场,有狂徒于高处向下泼洒大量的漂白水。

(19:25)朗豪坊现场,警员在粗暴地推撞一名女子。

(19:25)警方已驱赶及拘捕䍈兰街上的市民,目前另一群市民打开雨伞继续和警方对峙。

(19:20)朗豪坊现场,“催泪水剂”威力大,逼退市民。

(19:20)朗豪坊现场,警方于雨伞运动开始以来,首次向示威者发射“催泪水剂”

(19:20)弥敦道有大量市民响应在场人士呼吁,往山东街方向移动。警方将砵兰街朗豪坊段的防线推往山东道,故现场人士呼吁正在弥敦道集结而未能前往砵兰街的市民往山东街方向支援。

(19:20)在警方要求下,港铁职员将旺角E1出口锁上。

(19:17)警方再次冲击市民,疑似拘捕多人和发射胡椒喷雾。

(19:15)在山东街防线,警察手拿警棍严阵以待,但警方后防又有市民重后包抄。

(19:11)山东街钵兰街路口,人声鼎沸,警方与市民对峙。

(19:10)近港铁E1出口,警方设起封锁线,不让市民前往砵兰街方向。现场市民高呼开路,十数名警员尝试用E1出口上来地面,但因市民无意让路而要退回。之后,E1出口被锁上。

(19:05)在砰兰街,警方送来大批物资,疑似胡椒烟雾器。

(19:05)山东街钵兰街口警方筑起防线,但救护车要离开,市民立即让路,并拍手护送,但救护车离开离开后,警民发生小规模冲突。

(function(d, s, id) { var js, fjs = d.getElementsByTagName(s)[0]; if (d.getElementById(id)) return; js = d.createElement(s); js.id = id; js.src = “//connect.facebook.net/zh_CN/all.js#xfbml=1″; fjs.parentNode.insertBefore(js, fjs); }(document, ‘script’, ‘facebook-jssdk’));

(19:05)警方于山东街及砵兰街设下多重防线,原先在朗豪坊外聚集的群众已被重重包围。

(19:00)朗豪坊行人路近港铁站C出口附近,警方高举红色警告旗,警民冲突。

(19:00)警察组成盾牌阵,阻止群众从弥敦道前往朗豪坊增援。

(19:00)朗豪坊化妆品部的上海街出口玻璃门,因人太多被逼爆,有数人擦伤。

(18:55)现在反黑组警察抵达现场。

(function(d, s, id) { var js, fjs = d.getElementsByTagName(s)[0]; if (d.getElementById(id)) return; js = d.createElement(s); js.id = id; js.src = “//connect.facebook.net/zh_CN/all.js#xfbml=1″; fjs.parentNode.insertBefore(js, fjs); }(document, ‘script’, ‘facebook-jssdk’));

(18:45)钵兰街奶路臣街丁字路口,警方对市民喊话。

(18:40)现在有放学的学生来到旺角,坐在砵兰街的马路边,但很快被警察前后包抄。

(18:30)另一批警察封锁砵兰街及山东街交界,对朗豪坊前的群众形成包抄之势。

(18:25)据香港独立媒体脸书,警方再与市民发生推撞,警察手持盾牌及戴上头盔,防线推前至砵兰街与奶路臣街交界。警察公共关系科高级警司江敏强指,警方至今拘捕27男5女,分别涉及袭警及阻差办公,有3名警察受伤。

(18:20)朗豪坊外警方与群众爆发冲突,期间一度施放胡椒喷雾。

(18:03)警方将群众驱赶入砵兰街,sasa门前,警方筑起防线。

(17:55)据社会记录频道脸书,夹斗车驶到亚皆老街/弥敦道路障旁夹走地面杂物。18点01分驶走,工人继续清理现场。

(17:50)从朗豪坊上俯视,大概可看到现时砵兰街警力与群众人数的比例。

(17:40)警方继续在砵兰街广播,指在场市民可能已干犯非法集结,市民回应:“我要食小肥羊!”、“我要食翠华!”

(17:36)警方在约下午5时,突然宣布在亚皆老街及砵兰街交界的市民是非法集结,派出大量警察继续由砵兰街向油麻地方向推进,一边推进一边从人群中拉出市民拘捕,至少十多人被捕,有一人被送上救护车。目前警方将防线设在砵兰街及山东街朗豪坊正门外。

(17:33)旺角砵兰街现场,警方虽然一直把行人路上市民驱往油麻地方向,但由于群众人数太多,后退中的人重新占据马路,曾短暂通车的砵兰街再被堵塞。

(17:30)朗豪坊近报纸档与港铁E2出口附近,警民冲突。

(function(d, s, id) { var js, fjs = d.getElementsByTagName(s)[0]; if (d.getElementById(id)) return; js = d.createElement(s); js.id = id; js.src = “//connect.facebook.net/zh_CN/all.js#xfbml=1″; fjs.parentNode.insertBefore(js, fjs); }(document, ‘script’, ‘facebook-jssdk’));

(17:25)旺角砵兰街现场,警方一路推进,暂时把群众迫退至旺角铁路站E1出口前。

(17:15)据香港独立媒体网,警方宣布在砵兰街近亚皆老街朗豪坊外的人群可能是“非法集结”,警方目前不断向油麻地方向推进,并出示红旗警告,至少两人被捕。

(17:12)警方强行驱逐记者市民,混乱中有人跌倒,有市民被拉入警察中。

(function(d, s, id) { var js, fjs = d.getElementsByTagName(s)[0]; if (d.getElementById(id)) return; js = d.createElement(s); js.id = id; js.src = “//connect.facebook.net/zh_TW/all.js#xfbml=1″; fjs.parentNode.insertBefore(js, fjs); }(document, ‘script’, ‘facebook-jssdk’));

(17:11)警方强行驱赶行人路上市民。

(function(d, s, id) { var js, fjs = d.getElementsByTagName(s)[0]; if (d.getElementById(id)) return; js = d.createElement(s); js.id = id; js.src = “//connect.facebook.net/zh_TW/all.js#xfbml=1″; fjs.parentNode.insertBefore(js, fjs); }(document, ‘script’, ‘facebook-jssdk’));

(17:10)警方警告会拘捕继续集结的市民。

(function(d, s, id) { var js, fjs = d.getElementsByTagName(s)[0]; if (d.getElementById(id)) return; js = d.createElement(s); js.id = id; js.src = “//connect.facebook.net/zh_TW/all.js#xfbml=1″; fjs.parentNode.insertBefore(js, fjs); }(document, ‘script’, ‘facebook-jssdk’));

(16:15)曾扬言“执达吏嚟清场,我就坐喺马路上等拉”的人民力量成员快必,现时身处于旺角C2出口外行人路上。

(16:10)警方拘捕亚皆老街马路上的市民时,人民力量立法会议员陈伟业一直停留在朗豪坊对出行人路上。他于3时45分左右搭港铁离开现场。

(16:07)警方在亚皆老街清场,市民被迫退至砵兰街。有人于行人路高呼“还我马路”,又有市民表示要过马路欲冲破警方防线,警方拘捕3人,又举起多面红旗警告。


(15:57)亚皆老街恢复通车。


(15:35)目前至少14人被警方拘捕,其余市民则被迫退至两旁内街,目前亚皆老街已被清场,只余下警察防止市民重占。警察在内街呼吁市民尽快离开。

(15:55)人群在砵兰街朗豪坊前聚集,警方出示红旗后突然施放胡椒喷雾,多人中招。

(15:24)警方在亚皆老街采取拘捕行动,至少10人被捕,包括立法会议员梁国雄、学生觉醒召集人14岁的张浚豪。目前示威者被迫退至砵兰街,警方刚才一度出示黄旗警告。另一批人员则在亚皆老街采取行动,移除障碍物。

(15:10)警方在亚皆老街现场采取拘捕行动,立法会议员梁国雄等至少4人被捕,行动仍在进行中。

(15:01)大批民众聚集在亚皆老街至砵兰街路段,警方要求在场人士不要推撞,并警告再不离开会作出最低武力。旺角地铁站砵兰街两个出口已被警方封锁,不准进入占领区。

(14:40)执达吏要求警方拘捕阻挠禁制令执行的人士,现时执达吏已退场,大量警察跃跃欲试。

(14:33)执达主任已要求警方拘捕所有阻碍执行禁执令人士,警方开始推进。有占领人士自愿离开。

(14:24)执达主任已清理临时台,欲重新开通道路。梁丽帼向执达主任指出法庭判决指禁制令并不包括移除道路上的人,当时潮联律师亦同意。执达主任强调会跟随法庭决定,希望路上的人让开,让原告人的车辆通过。警方亦要求在场人士跟从执达吏指示向砵兰街方向离开。暂时现场人群太多,执达主任未能继续推进。

(13:35)留守旺角长达个多月的78岁伯伯,表示自己一直是单打独斗,对于执达吏清场“惊都未惊过”,会一直留在现场,如果不在就应该是“喺监仓入面”。

(13:15)执达主人给予占领人士半小时时间,自行搬走亚皆老街路障卡板。

(13:10)站在木板组成的临时台的学联常委梁丽帼,与潮联代表律师陈曼琪对话,梁指如执达主任希望清理上海街路障,可以直接前往上海街。假如执达主任要求清除临时台,他们会自行处理。陈曼琪只重申禁制令内容,没正面回应。目前立法会议员陈伟业、毛孟静、梁国雄等在临时台旁。

陈曼琪发言时,有市民指她是民建联成员。在场的Albert Chan Wai Yip 陈伟业(大旧)表示,市民多次向陈曼琪询问执达主任给予市民多少时间搬离物件也不获回应,陈伟业指陈曼琪极不专业,将会向律师会投诉,他亦指陈曼琪是民建联的中央委员。陈伟业要求给予一小时清理,执达主任表示只能给予半小时。梁丽帼同意半小时时限,但要求律师以英语复述。

(12:58)执达主任指临时讲台上的人不离开,正式于12时45分要求警方协助。警方指挥官已经步上指挥台。

(12:31)执达主任继续清理帐篷,并无理会在场人士要求澄清清理范围及细节。有反占领人士到占领区内挑衅,在场占领人士要求他离开,社民连立法会议员梁国雄站在中间,阻止双方再起冲突。

(12:10)在场执行清场的执达主任表示,无法顺利执行清除障碍物,要求警方协助。学联常委梁丽帼指如果警方不解释执达主任有否及何时要求过警方介入,否则警方将不能以协助执行禁制令为由清场。

(11:57)执达主任已清走亚皆老街的大帐篷,而早前有多名便衣警察涌入,并被指不断推撞在旁的记者和市民。

(11:36)在现场的立法会议员张超雄表示,政府不应以司法制度解决政治问题,警方亦不应该服务私人牟利团体执行禁制令。他又指潮联小巴团体称小巴司机收入大减,但却以民事诉讼向高等法院申请法庭禁制令是讽刺。他认为诉讼费用大于司机于占领行动所造成的损失。

范国威则指,是次行动第一小时都相对顺利,并无引起在场人士太大不满或者混乱,但现在清理帐篷才是“real test”,希望不会引起冲突或者混乱。

(11:33)执达主任将亚皆老街第一道路障清理后,警方组成人链防止市民进入亚皆老街弥敦道十字路口。警察均戴上有尖头,具攻击性的手套,有部分在旁驻守警察手套上的牌子还未剪下。

目前,夹车正在清理地上的障碍物,潮联小巴的代表律师陈曼琪亦再次宣读禁制令,并表示在亚皆老街近砵兰街交界范围内的障碍物会全数清走,而所有被遗弃的东西都会被视为垃圾。执达主任强调所有物件都不会列入清单,因为是占领人士的责任。

(11:20)有现场人士认为,警察配戴的手套足以致命,已向指挥官投诉,并要求在场记者录影为证。

(11:10)合法代理人在亚皆老街清除最后一个卡板位,期间有蓝丝带欢呼。

(10:55)亚皆老街路障已清除了三分之一,重型夹斗车亦已抵埗。一名示威者想于马路中心停留,但最终离开。

(10:35)港大学生会会长梁丽帼刚才对市民表示,她曾向原告人代表律师陈曼琪查询有关占领者站在哪个位置,但未获回复。

(10:50)执达主任正在执行禁制令,清理障碍物。占领人士继续高呼“我要真普选”。

(10:43)执达主任现在开始清除亚皆老街的障碍物,前来现场围观者渐多。戴白头盔的是合法代理人。

学联常委梁丽帼刚才要求原诉人代表律师陈曼琪出示禁制令执行的地图范围,及指示将会清理的路障。她又询问是否会将现场物品逐一标示,梁称陈并没回应。

(10:20)有占领者爬上路障,现时执达主任及潮联公共小型巴士有限公司的代表律师陈曼琪再次到场宣读禁制令。

稍早前,警察呼吁现场人士遵循禁制令离开,但大批占领者继续聚集在亚皆老街占领区中心,举起横幅,高呼我要真普选等口号。

(10:10)绰号“火鸡”的巧仪呼吁学生注意安全。

(function(d, s, id) { var js, fjs = d.getElementsByTagName(s)[0]; if (d.getElementById(id)) return; js = d.createElement(s); js.id = id; js.src = “//connect.facebook.net/zh_TW/all.js#xfbml=1″; fjs.parentNode.insertBefore(js, fjs); }(document, ‘script’, ‘facebook-jssdk’));

(10:06)一名旺角留守者扬言,要用整个办公时间取回私人物品。

(10:05)有街头画家在港铁站顶将亚皆老街实况描绘下来。

(09:50)面对警方和执达吏的高台,留守者叠起卡板企高,准备高举“我要真普选”的横额。

(09:43)工党立法会议员张超雄来到旺角现场。

(09:35)执达吏宣读禁制令完毕,表明会于9时55分开始执行。警方现正透过扬声器宣布会协助法庭禁制令的执行,并重申行动范围为亚皆老街,并不包括弥敦道,要求在场占领者收拾个人物品尽快离开。现场人士报以嘘声,并高呼“我要真普选,滥用法例可耻”。

(function(d, s, id) { var js, fjs = d.getElementsByTagName(s)[0]; if (d.getElementById(id)) return; js = d.createElement(s); js.id = id; js.src = “//connect.facebook.net/zh_TW/all.js#xfbml=1″; fjs.parentNode.insertBefore(js, fjs); }(document, ‘script’, ‘facebook-jssdk’));

(09:26)执达主任及潮联公共小型巴士有限公司的代表律师陈曼琪现正宣读禁制令,预计在半小时内正式清除亚皆老街一带的障碍物。在亚皆老街十字路口,约有6至70名警察布防戒备,有占领者带上护膝及护肘等装备。

(09:00)原告人代表律师抵达现场,并有执达主任手持点算纸,点算有关在占领区的物资。

(09:00)两名男子举著牌子在现场,其中一个牌子上写着:“不作牺牲,何来民主?”

(09:02)执达主任已经到达旺角占领区,即将清除亚皆老街附近一带的障碍物。警察在场呼吁占领人士及围观的市民离开,消息指有近3000千名警察协助执达主任执行法庭禁制令。

(07:50)热血时报记者在亚皆老街现场看到,帐篷内仍存放不少留守者物资。

(07:45)刚才有伯伯爬上亚皆老街路障,插上“打死唔退 退无死所”标语牌。

(07:20)不少记者在亚皆老街占领区内等候。

(07:05)警力聚集于亚皆老街十字路口。估计准备协助执行亚皆老街砵兰街禁制令。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