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路透: 中共间谍监视香港民主人士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12月17日讯】香港警方最近结束了为期超过十周的香港街头民主运动,使得香港人的民主诉求暂时受到了压制。英国《路透社》最近的一则消息更让外界感到,由于中共的渗透和打压,香港的民主恐怕不会一帆风顺。请看报导。

《路透社》12月14号刊登了《中共间谍如何监视香港民主人士》的特别报导。报导说,今年8月初,民主党立法会议员涂谨申,发现自己被两部银色平治汽车跟踪,他在11号报警。随后,警方告诉涂谨申,他们拘捕了两名男子,并且拘留了有关车辆。

涂谨申是支持香港“占中”的泛民人士之一。

香港警察公共关系科在10月份向《路透社》书面证实说,今年8月12号,在北角逮捕了两名54岁和56岁男子,他们被取保候查。但警方上周对《路透》表示,由于没有足够证据,暂时没有跟进调查。警方亦拒绝透露二人的身份。

《路透》引述知情人士指出,香港警方意外地破坏了中共国安人员针对香港泛民人士的监控行动,被捕两人是属于专门监视涂谨申的﹔其他监控团队,则负责追踪其他泛民要员和批评北京的人士,意在搜集黑材料。

《路透》引述现职保安公司的退休警官表示,大陆情报系统在香港聘用的对像是受过跟踪训练、支持北京政府的前警官。目前,约有20名退休警官和大陆情报人员一起工作。

报导还说,虽然中国大陆情报机关长期以来就被怀疑在香港从事隐秘活动,但这是首次得到证实。

香港大律师梁家杰:“这一些什么跟踪啊,我们感觉是已经由来已久啦,但是不表示我们接受这些事情再发生。他们在香港不是执法的机构,你凭什么来跟踪议员呢?”

香港大律师梁家杰表示,香港虽然是自由社会,随便跟踪也不是正常行为。

其实,随着香港的民主“占中”运动开始后,越来越多的人在网路和街头上受到了监视。

香港“占中三子”之一的陈健民说,就在9月底抗议爆发之前,几个中年男子就轮番监视他的行踪,这些男子守在他的公寓楼对面的巴士车站,停留了好几天,定点轮流上岗。

英国《卫报》14号也刊登报导说,在岑敖晖当选学生会领导人后,电子邮箱里收到一封信,警告他说,政府资助的攻击者正在试图打开他的账户和电脑。后来,他的手机有回声和串线的声音,甚至能听到普通话。显然,岑敖晖的手机被监听了。

香港占中运动中的学生领导人之一黄之锋向《路透社》表示,今年5月他去台湾渡假时,收到了知道他详细行踪的意外电话,说明他早就被盯上了。

曾是香港千万富翁的朱柯明,是起诉前中共党魁江泽民的第一人,他表示,香港争取民主的人士所遭受的跟踪和威胁,还不是最严重的。

“诉江第一人”朱柯明:“比如我来讲,因为告了江泽民和曾庆红和罗干,在北京告的状,他们把我非法关押了5年,而且还打死和我一起的一个年轻人。回到香港以后,他们也一直没有放过对我的跟踪和监视。我无论到任何国家,比如我经常去的印尼,或者是到哪里,他们都是跟踪。”

朱柯明指出,不仅他的电话到现在一直都被监听,几乎香港所有法轮功学员的电话和Skype,都是被监控的。中共特务有时甚至会勾结大厦管理员、买通吸毒人员和被释放的闲杂人员,在背后偷偷干坏事,而社会大众根本不知道。

朱柯明:“有一个同修,她单亲母亲。多少特务就是,比她进入她们家可能还频繁,一天进几次。给她们家油里下毒、洗发精里下毒,买的牛奶、豆浆里下毒,往床上喷毒,往空调口里摸毒的药膏,一开空调就吹出有毒的气体,到现在还是这么干。”

朱柯明认为,中共对香港破坏最大的是,他们从大陆雇佣流氓甚至是直接指派大陆警察到香港执法,这在今年的占中活动,和法轮功景点讲真相中都多次出现了。中共让香港已经没有自由可言了。

采访/陈汉 编辑/宋风 后制/陈建铭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