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维光:无从躲避的黑暗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有客对我对文革的看法评述说,“我时常感觉仲先生难脱文革带给他个人的创伤,无论情绪,还是观点,也许由于我没有经历过文革,虽然我的祖父,外祖父他们经历过磨难,但总归难以切身体会文革带给人性的摧残,坐着说话不嫌腰疼,这是命,我也无法去勉强仲先生。”

本不想回应这样的问题,可这样的说法,一来二去就会被认为真实,且影响人们对我对问题探究的理解。套句这里德国人在讨论希特勒问题时常用的话,这些加了特殊边界条件的做法,把一些看法 relativieren,使它相对化,有条件和局限了,从而影响了人们的理解和把握。所以不得不答一两句。

我其实从来没有受到过迫害。读书一路顺风,从来不知道学习是怎么回事,可一直是最好学校里最好的学生;而且在学校,无论文艺还是体育都出尽风头。文革时虽然站在红卫兵的对立面,可红卫兵并没有直接整肃我,如其头目卜大华所说,他非常奇怪,对我很好,可我为何如此一直激烈地批评红卫兵。下乡是我自动放弃了分配在北京的工作走的,为此还被父亲赶出家门。八十年代初期有朋友要我给他父亲当秘书,作为大内主管打理某部的涉内高层事物及其家庭内政,研究生也是许良英先生要我去考,并且特为我设立的招考名额。所以我的经历告诉我,只要我按照社会的路去走,我的能力让我可以不费吹灰之力什么都能够得到。可这个社会,一句话,智力和内心不允许我如此。事实上许良英先生最后和我的决裂,原因也在于此。不是个人恩怨如何,而是智力和内心的道德律。

所以,我实在是和那些一心想上共产党的船却不得,一心攀附名人,沽名钓誉的人不同,我是自讨苦吃。这当然也包括出国后这些年的追求与经历。

有人觉得我走得远,不可理解,是因为我把什么东西都要如自然科学那样说的很清楚。这清楚,他们受不了。他们受不了,也耽误了我的时间。这也是我现在有时候后悔是否不应该走社会科学这条路,如果从事科学技术,可以少浪费很多生命而更多地专心于有用的事情。

我,这样一个生命,写下这样的回忆,并非是吹嘘自己,而是每当回顾这样的来路都极为痛心,因为我本当,也本能够做更多的事情。如果是吹嘘自己,实话说那才是最可悲的。我究竟还没有愚昧到那种程度。

所以写下这些话,是希望我的经历能够为年轻人带来一些教训,不要如我那样在黑暗中摸索,耽误浪费很多生命美好时光。或许这就是那位客人所说的,看到我的是“创伤”吧!可生在这样一个社会,有感觉的人,有正常智力的人如何会没有这种巨大的伤痛。

这是一个变态、扭曲,几千年来的人类史上所不曾有过的最黑暗的社会!因为它有了现代技术来封锁、操控社会的一切,它让每一个人都无法躲避。

--转自《新纪元周刊》自由评论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