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辉:外交部的新任命很蹊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在日前中共外交部部长第一助理、礼宾司司长张昆生被免职和被查的消息公布的同时,中共通告了新的任命,原新闻司司长、外交部发言人秦刚接任礼宾司司长,但没有升为部长助理,部长助理刘健超则兼任新闻司司长。在笔者看来,这个任命相当蹊跷,一是刘健超第二次出任新闻司司长,二是历来新闻司司长转任礼宾司司长的相当罕见,外交部大可将某个礼宾司副司长提拔为司长,为何偏偏要让秦刚接替?而且,虽说是平级调动,但从重要性以及受关注的程度来看,秦刚倒似乎有了被贬的味道。

不妨先来看看自1996年迄今担任新闻司司长(副司长)兼新闻发言人的外交部官员之后的去向。其前任马朝旭于2012年升任部长助理,原新闻司副司长姜瑜出任外交部驻香港特派员公署副特派员;刘健超被外放至菲律宾和印尼做大使,回国后升为部长助理;孔泉在卸任新闻司司长后,升为部长助理,之后任中共驻法国并兼驻摩纳哥公国大使,现任中央外办主任;而章启月先后被外派至比利时、印尼做大使,现为驻纽约总领事。

此外,1998年至2002年任新闻司司长的孙玉玺后分别担任驻阿富汗、印度、意大利、波兰大使;朱邦造则曾担任国驻突尼斯兼驻巴勒斯坦国、驻瑞士、西班牙大使;还有做过新闻司副司长的崔天凯之后做过常驻联合国代表团公使兼参赞、外交部政策研究室常务副主任、主任、亚洲司司长,外交部部长助理、驻日和驻美大使等;而1996年至1998年做了两年新闻司司长的沈国放后任常驻联合国副代表、大使、部长助理等。

从上述8人之后的去向看,显然都不错,或是外派为大使、特派员,或是直接升为部长助理,而像秦刚这样从新闻司转到礼宾司任司长的近20年根本没有。如此蹊跷的任命大概在传递著一个信号:秦刚似乎在某方面也出了问题,或许属于“高危人群”,转任礼宾司司长不过是个过渡,就像中共在罢免官员后常常说的“另有任用”传递的意味一样。

秦刚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呢?从其履历看,他1988年毕业于安全部系统下的国际关系学院,之后进入外交部工作,2002年至2005年任驻英国大使馆参赞,2005年至2010年在外交部任新闻司副司长、发言人,2010年9月至2011年任中共驻英国公使,2011年底至2015年1月任外交部新闻司司长,之后任礼宾司司长。

尽管并不清楚秦刚是否涉刚刚落马的张昆生案,是否与江泽民在外交部的大马仔李肇星有关联,但秦刚在出任驻英外交官以及任发言人时的所为、所言,都在昭示着他的“被贬”并不出人意料。

根据以往的报导,江泽民于1999年7月掀起镇压法轮功的狂涛后,中共的全部专政机器都高速运转,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诋毁法轮功、镇压法轮功,外交系统也不例外,而驻外使领馆的外交官员也无不承担了这个任务,即向各国政要民众诋毁法轮功,输出迫害。曾作为参赞和公使的秦刚的日常工作也包括这些。

除此而外,在担任外交部发言人近10年中,秦刚代表着中共政府撒下了不少弥天大谎,包括在法轮功问题上。

比如2006年有证人在国际上曝出沈阳苏家屯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后,秦刚在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如此回应道:“利用死刑犯器官进行移植的案例是极个别的,并且要征得本人同意,并要履行严格的手续……﹙苏家屯事件是﹚……谎言、是蓄意捏造,恶意诋毁中国的司法制度,欺骗舆论……国际媒体亲自到沈阳郊区的苏家屯看一看,是否有一个大量关押法轮功成员的集中营的存在。”其回应中共外交部没有放在官网中。

比如在2006年4月,秦刚在回应胡锦涛访美、法轮功学员进行抗议的行为时,用恶毒的字眼诋毁法轮功。

再比如还是在2006年10月,秦刚在回应英国广播公司关于大陆出售死刑犯器官的报导时极力否认,称当局禁止器官买卖,捐赠器官必须有捐赠者的书面同意。不过,让秦刚十分尴尬的是,11月,中共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就在世卫会议上,首度承认目前中国大多数移植器官来自于死刑犯。

还有2008年5月30日,秦刚在回应国际社会对中国的人权记录时,以“斗鸡式”的口吻说道:你提到“国际社会”,不知道你所提到的国际社会代表谁?那些对中国进行无端指责,睁着眼睛说瞎话,戴着有色眼镜,鸡蛋里挑骨头的人,他们占世界人口的百分之多少?他们能代表国际社会吗?他们有什么资格代表国际社会?

无疑,在挑起并主导镇压法轮功的江派人马频频落马、频频被“打”的大背景下,丧失了自己的良知、自觉或不自觉追随江派的小马仔秦刚的仕途戛然而止,也是天理使然。而未来秦刚若出事,同样不必大惊小怪。

文章来源:大纪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