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清心:建三江当局在挑战谁?

海内外瞩目的建三江案,8日上午秘密开庭。8位接受法轮功学员委托代理的辩护律师和家属被挡在法庭外。2位律师代表前往哈尔滨向省人大、高院、高检、农垦总局等多部门控告。2015年伊始,8位律师,不但不能依法执业为当事人维权,反而自己先被侵权,被迫上访。

2014年12月29日最高检对外公布《关于依法保障律师执业权利的规定》称:除特别重大贿赂犯罪案件外,律师在其他案件中依法有权会见当事人,不需要经许可。会见时,检察机关不得派员在场,不得通过任何方式监听律师会见的谈话内容。

最高检这一规定出台前,据中共新华网报,22日山东省高院合议庭法官在向河北聂树斌家属送达覆审决定时,对代理律师表示:对于律师请求查阅、复制案卷的申请,合议庭表示将保障律师的阅卷权利。

一周内山东高院传递出的信息和最高检发布的新规定相契合。依法保障律师执业权利的规定,不仅针对检查机关,而是对公检法三机关所有执法人员的法律约束。律师执业,其相关权利是法律赋予的,不得侵犯。律师执业权利能否得到保障,一向是衡量社会法制程度的重要指标。所以高检规定一出台,就被质疑,落实得了吗?能有多大权威性?遗憾的是,10天后,人们的猜疑被跨年度的建三江案证实了。8日建三江法院对石孟文等四位法轮功学员再次非法开庭。这次法院不但无视“规定”,反而变本加厉,更加处处刁难律师,竟然禁止当事人委托的辩护律师介入本案。开庭时8位律师都被挡在了法庭门外。

建三江当局去年3月制造了建三江事件,以打断律师“24根肋骨”臭名昭著,今年又生出8位律师被无故剥夺辩护资格阻挡在法庭外的丑闻。最高检新规定在建三江当局那里一点儿不管用,没有任何法律约束力。最高检新规定不如建三江法院开出的一份违法信函好使。

蔺其磊律师说,这个案件的审理是彻底的不讲法律了。王宇律师说,看来建三江当局是要一丝不挂的裸奔了。建三江去年出了那么多事,但当局不思悔改,今年不但没收敛,反倒愈加无法无天。建三江当局谁人在那里和最高检顶着干,“彻底的不讲法律”?

刚刚落马的黑龙江公安厅副厅长、令计划的妻弟谷源旭,去年3月以到建三江农垦公安局七星拘留所“检查指导工作”为名,直接插手“建三江事件”, 那时发生了唐吉田等四律师被打断24根肋骨的暴行。

落马的黑龙江农垦总局党委书记隋凤富是周永康的铁杆马仔,在建三江设立“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隋也是去年3月建三江事件的黑手。中共巡视组反馈黑龙江存在的问题时称,该省农垦系统“违纪违法”案件频发。但周永康在任时对隋凤富主政的黑龙江农垦区大加赞赏。

走了一个隋凤富,换上一个原佳木斯市委书记王兆力做省农垦总局书记。王深涉“建三江案”,去年底建三江案非法庭审,将法庭设在僻远、便于监控的基层简易前进法庭,兵设置路卡,调集15个农场的2,000多人布控……,都和王兆力有直接关系。看来省农垦总局换汤不换药。

建三江事件、建三江案接二连三起风波,不断曝出当局操控公检法违法犯罪的丑闻,轰动海内外。这或许是王兆力、隋凤富、谷源旭等当地江派势力在迫害法轮功问题上捆绑习近平阵营,想要达到的政治影响?建三江当局如此疯狂在挑战谁?是出台新规的最高检,还是最高检背后的习近平当局?其实是在挑战中国司法、法制,挑战民心民意和人的道德良知。

隋凤富、谷源旭已经落马,王兆力一家在2015年新年出了车祸,他和儿子骨折住进哈医大二院。他们这伙人是江派的余孽,盘踞在黑龙江、建三江的地方势力,是中共邪恶势力的代表。可悲的是,还跟他们跑的人不识时务,看不清中国时局正在发生著怎样的急剧变化。迫害法轮功的江泽民集团正在溃败之中,江派颓势大显,迫害者被抓。地方上很多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已有所觉察,开始醒悟,在为自己留后路,找退路。

建三江案件还没有结案,即使日后枉法判决,因违法审判也无效。其实,中共对法轮功迫害不停止,依法治国就是空谈。为了中国的人权和法治,一批批正义律师,他们凭著律师的良心,手握法律利剑,坚守道德勇气,为法轮功学员提供法律援助和无罪辩护,伸张公平正义。他们冒着生命危险,一次次来到建三江,与建三江当局这股想彻底毁灭中国法制的邪恶势力面对面较量,迎击挑战,“死磕”违法法官。有这样一批法律界的“中国脊梁”,中国的“依法治国”是一定有希望的。

文章来源:大纪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