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敬宾:踩踏事件调查报告暴露上海官场之无耻

当今中国官场之堕落究竟到了何种地步?身为一个中国人,每每看到中共官员那些以权谋私的所作所为,他们在涉及社稷民生时的种种鄙恶行径,都不由得生出对他们无法遏制的蔑视与厌恶。身为官员,何以无耻至此?偌大一个行政管理系统,怎么会全盘腐败到如此不堪之境地?!

2015跨年夜,上海外滩发生严重的踩踏事故,至少导致36人死亡。这是一个多么严重的社会事件,一个多么严重的官员渎职问题!然而直到故事发生的21天之后,上海才拿出了一个根本无法向民众交待的“调查报告”,上演老套的“丢卒保帅”之计,在自己应负重大责任的事故面前,撕破了脸面推卸责任,死皮赖脸抓紧权力不放。

笔者想问韩正、杨雄及上海市有关社会管理、有关公共安全的部门领导:至少36个鲜活的生命,在你所掌管的上海无辜惨死,身为上海的官员,你本该痛心疾首、愧悔难当,你本该在全国民众面前公开向死者与其家属忏悔,你本该因自己之对公众的失职而立即引咎自辞,你怎么能不仅不这样做,反而在一片骂声中依然厚颜不惭赖坐在上海市领导的座位之上?

如果这还不算无耻,那天下恐怕便再无无耻之人、无耻之事!

笔者纳闷,身为中国最大的国际化城市的政府官员,他们不是都很有素质,很有学养,很有见识吗?他们应该知道,这事如果发生在古代中国,只要算个合格的皇帝,必发“罪己昭”昭告天下,停止娱乐,净心祷告,求上天愿将灾祸一人承担,而不要伤及他的子民。身为一个直辖市的一把手、市长、局长,在古代也是一个地方的父母官,古代讲“爱民如子”,现在不求你爱民如子,却怎么能连做人的责任感、人性中的慈善之心都可以荡然无存?在“建设学习型政府”的口号被官员们炒作成时髦的当下,相信上海的官员们也很有可能都会在哪一次的党校培训或干部学习班上听过“李离伏剑”的典故。李离,春秋时晋文公手下最高司法长官,他因下属误报案情致错枉好人,使无辜者丧命,得知真相后自请依“失刑则刑,失死则死”之规受死。司马迁说李离是“为法而然”的殉法者,笔者更觉得李氏真是“以身殉职”之大丈夫!

所谓“大丈夫”,首当一个“信”字。能恪守责任,在大是大非面前不苟且偷安,在义与利的权衡中敢于舍利取义,可以为担当道义抛却性命也在所不惜。再看一看韩正、杨雄一流的中国政府官员,他们的所为何止是不配“大丈夫”之称,作一个假设,如果把这些官员放在1994年新疆克拉玛依大火现场,他们又怎能不是那些脚下抹油、抢在孩子们前面惶惶然逃离现场的官员中的一名?这些人不仅不配称作“大丈夫”,也不够格做一名官员,他们只是一伙搜刮成性、坐享其成的国之硕鼠,诸葛亮骂汉末朝堂之上尽是“狼心狗行之辈”,这话用来形容包括韩正、杨雄在内的绝大多数中国的官员也再恰当不过。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韩正、杨雄之流已然遍布中共官场,这也是中共政权逐渐败坏之必然结果。1989年,“六.四”运动遭到血腥镇压,接着就是一场带有“文革”遗风的全民意识形态大整肃。这是中国经过80年代思想自由度略有宽缓的一段时间之后,又一次向“文革”与“文革”前的中共整人政治的大倒退。这次的政治运动又一次压服了中国人对思想自由的渴望,使中国人对这个政党抱有的最后一点指望——它的内部可以自生出优化的力量的指望——化为泡影;而同时,中共党内的奸佞之徒也借镇压“六.四”的政治运动打倒政敌,迅速晋级升迁。中共历次的政治运动,总是一样的劣胜优败的逆淘汰形式,究其原因,就是共产意识形态本身具有的“假、恶、斗”的本质使然。因为其理论的假、恶、斗性质,就使得越符合此性质的越能占得此群体中的上峰。

江泽民就是借助“六.四”屠杀而上位,从而开始了对中国十多年的主政,而中国官场腐败的疾速加速并公开化,也就从这个时候开始了。单从各地对重大责任事故的处理来看,作假隐瞒伤亡人数,强词夺理推卸政府责任,封锁真相外传渠道,场面上假惺惺哀痛悼念重视关切,背地里对受害人软硬兼施,或压制或收买以达全面封口之目的……一起又一起重大责任事故就这样被这些无耻的中共官员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地消泯于无形之中了。近十年来,有能事者每逢年终都对这些不了了之的重大事件进行盘点,年年都有这样的滥尾事件,都有这样的官家蒙混过关的糊涂账。这些事件包括企业生产安全、出行安全、食品安全、环境污染、滥用执法、灾害预防与调控等等与国计民生直接相关的方方面面。几乎每一次,政府都能把自己的责任推脱得干干净净;每一次,无权无势的小民都败在了官家的淫威之下,哭告无门,孤苦无助。而这种局面的出现,与主政的江泽民有着无法摆脱的干系!因为他本是一个集贪婪、无耻、奸狡、恶毒、昏聩、无能恶性于一身的败类,因此最终导致了整个中国官场的全盘朽败!

如今上海市的韩正书记、杨雄市长及相关各部门领导在外滩踩踏事故上的种种表现与表演,纵然无耻至极,相比十余年来历次处理重大责任事故的中共官员,他们却也算未出其右。但是,所有人,包括这些中共官员在内的所有人都很清楚:死去者不会白白死去,欠的债不会因为赖账就凭空消失,冤魂会追索仇家报仇,不满情绪在中国社会各个角落聚集凝结。积重难返,在承受了巨大的压抑之后火山只能喷发!为了逃避这样的灭顶之灾,为了逃避那数不尽的冤魂债主来报仇讨债的厄运,这些中共的官员们就选择不择手段的更加无耻的死死保住自己的官位。他们以为,保官就可保命,却不知弃恶从善是唯一可能改运的办法。这些这官员为保住官位继续挺险行恶,简直是比饮鸩止渴还愚蠢的选择。这样的蠢物中就包括著江泽民,一个昔日得势猖狂的家伙,现在终于暴露出其不过是一枚鼠目寸光、气量狭小、愚蠢可笑的小丑而已罢了!

因为被名利蒙蔽了良知,行凶作恶时不信神的存在,不信这宇宙中有善恶有报的真理,到头来却死抱住人间这点可怜的权力,就像在泱泱大水中抓着最后一棵救命之稻草。这正是现在一大批中共高层官员外强中干的可怜处境。脚下的路是自己走的,事已至此,夫复何言!

中国的局势在迅速的转变之中,官员们有多少都镇日惶惶然如丧家之犬?人世的发展变化,也是天道使然,是天道善恶有报之理的显现。对一些曾经不可一势、作恶无数的中共官员们来说,恶报已经来临;对一些还存有良知或还有些理性的官员来说,也是在发出警告:如果知道爱惜自己的生命,就要有勇气弃绝先前的通往腐败的道路,弃绝“假、恶、斗”的中共官场哲学,要有勇气赎罪,要依靠还有的未泯之良知,向善跨出一步。

最后,再劝官员们一句:当有人在劝你“保命”、“保命”时,你不要再自作聪明的嘲讽,不要再自以为是的漠视了。因为,如果你选择放弃了善与正义,放弃了这些作为一个人最基本的秉赋,到时候,就不要怨这个人世放弃了你。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