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江风:VPN为何会成为中共当局封网的新目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在中共持续对互联网进行封锁的情况下,翻墙软件日益普及,自由门、无界浏览等非常受中国网民的欢迎,在一些公司里面,这类软件在职员之间相互传递,一到有大的政治事件发生时,大家都争相翻墙浏览自由资讯。部分警察甚至也是借助这些翻墙工具去海外网站上了解各类敏感人士的动态,同时也对涉及高层的政治信息十分感兴趣。

众所周知,自由门、无界浏览等翻墙工具都具有法轮功团体背景,因此,对于胆小怕事的人而言,可能在使用时有所顾忌。其实,这种顾忌完全没有必要,因为迄今为止,还没有任何人因为使用这类翻墙软件被限制人身自由。倘若以此治罪,那中国的看守所和监狱早就挤爆了,据保守估计,使用这类翻墙软件的网民至少有数百万之多。

上述翻墙软件虽然在一般时候都非常好用,但是,一到敏感时期,就会遭到中共封锁,使得很多习惯了上海外网的人叫苦不迭,产生与世隔绝之感。在翻墙软件被封锁之后,很多人曾经使用在线代理翻墙,但不是很稳定。部分技术高明的网民开始使用国外公司提供的VPN服务,每年的费用大概在300到600元人民币之间。

VPN服务可以说方便了很多人,虽然需要付费,但是很多人用起来觉得比翻墙软件还好,因为不占用系统资源,只需要设置代理服务器和用户名、密码,每一次上的时候拨号即可。VPN原本主要使用群体是跨国公司,但最近几年,使用群体结构发生了根本性改变,主流不再是跨国公司的职员,而是众多渴望自由世界的网民。

网民更热衷于使用VPN翻墙这种动向估计早就被中共当局察觉,但是,要像屏蔽海外网站那样在技术上一时还做不到。直到最近,金盾工程进一步升级,才实现了全面屏蔽VPN在华服务的目标。

VPN不能用了,让不计其数的身处中国国内的人心急如焚,这其中既有平时用其浏览自由资讯者,又有跨国公司的职员。当局屏蔽VPN的主要目的明显是为了封堵自由资讯进入中国网民的视野,没想到误伤了跨国公司,这让不少跨国公司开始抗议这种行径。然而,工信部却对这种行径进行辩护,称“在中国发展互联网一定要按照中国的法律法规来进行”,官方喉舌《环球时报》也急忙地上前帮腔。

中国的VPN用户到底有多少?据市场研究机构“GlobalWebIndex”的调查研究估测,中国的VPN用户可能多达9千万以上。“单位网”创始人、来自南非的媒体人金玉米(Jeremy Goldkorn)认为:“显然这些翻墙软件已经成为中国互联网监管机构的眼中钉。”的确,即使是局外人,同样能够对中共当局屏蔽VPN的用意一目了然。

互联网刚刚进入中国时,那是名副其实的国际互联网,但到本世纪初,网络封锁开始了,大多数含有政治敏感信息的海外网站都被当局的防火墙所屏蔽。不过,在金盾工程尚未启动之前,相对而言,还是有很多人可以通过各种方式绕开防火墙。可是,等到金盾工程启动之后,只要是含有敏感信息的海外网站,开通几个小时就会遭到屏蔽。

在北京奥运会期间,在国际舆论的要求下,网络封锁暂时松动,诸如VOA、RFA、DW这样的国际性媒体网站可以直接登录。但是,只要是含有政治敏感信息的页面就还是会在打开时被迅速屏蔽。可见,金盾工程的封网能力有多强。自由门、无界浏览等翻墙软件,每一个版本在问世之后都难逃被封锁的命运,它们和中共封网的拉锯战一直在进行。可是,在遭遇封锁的次数多了之后,很多使用者就还是宁可使用付费的VPN翻墙了。

《环球时报》向来以思想保守、言辞出位而著称,该报在报导中称,VPN服务器被封锁是因为中国正在对其“网络防火墙”进行“升级”,强调中国有必要保护自己“在数字空间的主权”。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互联网还存在“主权”的问题,如果这种论调成立的话,那也只能说明中国的互联网影响力也太不堪一击了,否则,美国、英国等西方列强为何就不担心“主权”丧失?

根据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的统计,截止2014年底中国大陆地区网络用户人数已经增至6.48亿,比同年6月的数字提高了1600万。网民数量大增,这对于中共当局而言,绝对是一大挑战,在传统媒体日渐式微的情况下,当局一定会将控制舆论的主力放在互联网上。

使用VPN翻墙可以说是大势所趋,正因为使用者也在与日俱增,这就让当局感到是极大的威胁,不遏制这种势头,必然进一步导致意识形态的失控。说什么封锁VPN是维护“数字空间主权”以及要“遵守中国的法律”等等说辞全部都是自欺欺人的谎言,主要原因是中共当局害怕广大渴望自由的网民通过VPN翻墙获取国内外真实信息,特别是了解中国政治、社会、经济等方面的变化真相,因此不惜耗费巨资封锁VPN,以达到控制资讯自由流通和控制网络言论的卑劣目的。

1月26日,国际记者联合会(IFJ)发表的最新报告批评中国“使用强硬手段对各种传统媒体和新媒体进行控制”。国际记者联合会还报导称,去年有大约1万4千名记者因报导虚假新闻的指控而被吊销从业资格,而在中国遭遇这种打压的记者则占有相当大的比例。

中共控制互联网,其实分了几步走,第一步是屏蔽各类敏感的海外网站;第二步是封杀国内敢言网站;第三步是发动网管和五毛精密地控制网络舆论;第四步就是封锁翻墙软件和VPN。事到如今,中共对互联网的管制已经没有任何漏洞了,一切都在其掌控之中。

十八届四中全会上,中国高层曾高喊依法治国,从封堵网络和VPN的情况看,习近平集权下的中共统治集团,不可能真的想推动依法治国,因为保障新闻自由和公民的言论自由是依法治国的应有之义。当然,历史潮流谁都无法阻挡,在公民社会日益壮大的情况下,有一天,专制的囚笼和万恶的防火墙一定会被汹涌的民意冲垮。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