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世界上最危险的十条公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5年2月25日讯】(新唐人记者梁东综合报导)外出旅游需要在陡峭的山崖上开车?相信平日住在城市里的司机会认为这对身心都是一种考验,当然,也会有爱车族认为这是挑战极限的好方式。然而,对很多住在偏远及不发达地区的民众来说,这些安全性很差的公路却往往是他们与外界联系的唯一通道。

presscave网站日前评选出世界上最危险的十条公路,要去那边旅游的您可一定要小心了!

10.罗马尼亚传斯法伽若散公路(Transfagarasan Road,Romania)

传斯法伽若散公路是罗马尼亚第二高的公路。1970年至1974年,前独裁者齐奥塞斯库建造了这条盘山公路。最初它是一条具有战略意义的军用道路,全长90公里,连接了特兰西瓦尼亚和瓦拉几亚以及锡比乌市皮特什蒂市,从北至南蜿蜒穿过罗马尼亚最高峰摩尔多韦亚努和第二高峰内戈尤之间的南喀尔巴阡山脉。

这条路上有许多急转弯,每一次转弯都能邂逅不同的风景,还可以看到数千年前形成的冰川湖。

9.印度邹积山路(Zoji Pass, India)

这条路在印度被认为是最重要的公路之一,因为它为人们提供了进入山区和偏远地区的途径。

如果你想通过这条路,那么你必须要准备好应对恶劣的气候条件,降雪,极具破坏性的强风,等等。不过,尽管这条路非常危险,它把喜马拉雅山西部和斯利那加连接起来。它也是喜马拉雅山脉中最危险的通道之一。

8.川藏公路,中国(China’s Sichuan-Tibet Highway)

川藏公路始于四川成都,经雅安、康定,在新都桥分为南北两线。北线经甘孜、德格,进入西藏昌都、邦达,全长2412公里,沿途最高点是海拔4916米的雀儿山。南线经雅安、理塘、巴塘,进入西藏芒康,后在邦达与北线会合,再经八宿、波密、林芝到拉萨,总长2149公里,途经海拔4700米的理塘。南北两线间有昌都到邦达的公路(169公里)相联。南线因路途短且海拔相对比较低,所以由川藏公路进藏多行南线。

著名的“怒江七十二拐”就是指川藏线上,邦达至八宿区间著名的险路,俗称七十二道拐,也称九十九道弯。这段路处于凉风垭山上,海拔1450米,长约12公里。天晴时,大型车辆经过七十二道拐需要一个多小时,冬天时则更加困难。而且沿途还要小心岩石崩塌和山体滑坡。

沿川藏公路进藏,途中从东到西依次翻过二郎山、雀儿山、色季拉山等14座海拔接近5000米的险峻高山,跨越大渡河、金沙江、怒江、澜沧江等汹涌湍急的江河,路途艰辛且多危险,但一路景色壮丽,有雪山、原始森林、草原、冰川、峡谷和大江大河。

7.中国—巴基斯坦喀喇昆仑高速公路(Karakoram Highway,China – Pakistan)

这条路被评价为“没有路肩、没有护栏、没有希望”。

这是一条连接中国西部与巴基斯坦的公路,穿过中巴边境的红其拉普口岸,英文简称为KKH。喀喇昆仑公路北起中国新疆城市喀什,穿越喀喇昆仑山脉、兴都库什山脉、帕米尔高原、喜马拉雅山脉西端,经过中巴边境口岸红其拉甫山口,南到巴基斯坦北部城市塔科特,全长1224公里。其中中国境内415公里,巴基斯坦境内809公里。

作为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国际公路,公路全线海拔最低点为600米,最高点为4693米。由于沿途地质情况极为复杂,雪崩、山体滑坡、落石、塌方、积雪、积冰等地质灾害经常发生,因此被认为是世界上最致命的道路之一。公路建成后,因地质情况极其复杂,需要常年养护。而且沿途路面和桥梁设施经常遭到自然灾害破坏,许多路段难以通车。

不过,喀喇昆仑公路所処的喀喇昆仑山脉是地球上最令人敬畏的山地景观之一,沿途高峰林立,是欣赏帕米尔高原雄伟壮阔的绝佳选择。

6.意大利斯泰尔维奥山路(Stelvio Pass, Italy)

这条拥有48个急转弯的公路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危险的高速公路。公路海拔2757米(9045英尺),路面狭窄,有些地方还非常陡峭。它是东阿尔卑斯山上最高的柏油路(整个阿尔卑斯山脉第二高)。

建于1820-1825年的这条公路,位于意大利北部,近瑞士边界,连接瓦尔泰利纳(Valtellina),梅伦(Meran)和斯塔山谷中部(mid Venosta valley)。公路上还有一个“三种语言峰”,因为罗曼什语,意大利语和德语三种语言相遇在这里。

作为世界上最具挑战性的道路之一,它的风景也是极其惊险和壮观。一旦你安全的通过斯泰尔维奥高山公路,你就可以在意大利最大的斯泰尔维奥国家公园停留,欣赏壮观的高山景色。

5.挪威托罗尔斯第根山路(Trollstigen Road, Norway)

挪威的托罗尔斯第根山路总长11公里,平均海拔约2800英尺(850米),最出名的要数路上的11个“U”形急转弯和梯度达到9%的陡坡。在一些地方,道路直接切入山地,有些则是建立在石壁之上。整条路都窄得几乎容不下两辆车并行,险象环生。

这条公路于1936年向公众开放,它始于拥有原始之美的罗姆斯道地区,途中有令人印象深刻的国王、王后、主教山。当然,路上最吸引人的要数高约320米(1050英尺)的斯蒂戈佛斯瀑布(Stigfossen Waterfall)。

尽管充满单行道的危险,很多人还是喜欢来这里,既可以享受驾车的刺激,又可以欣赏沿途美丽的风景,现在,它已经成为挪威热门的旅游景点。由于当地恶劣的气候,每年的冬季和早春时分,公路都会被关闭。而在旅游旺季,每天都大概有2500辆车行驶在路上。当地政府沿途设立了多个观景台,方便游客休息与欣赏美景。

4.台湾太鲁阁峡谷路(Taroko Gorge Road, Taiwan)

太鲁阁是原住民的语言,意思是“伟大的山脉”。壮阔的太鲁阁峡谷,有着鬼斧神工的悬崖峭壁,还有连绵曲折的山洞隧道,每年都吸引不少观光客,但是,这么美的景象,竟然也入选外国人眼中最危险的道路名单?

“一个没有路灯的隧道,跟随时会有意外可以画上等号。不过很多旅客还是很爱它,因为它通往太鲁阁国家公园,而且至少道路周围还有水泥护墙。”

原来,花莲太鲁阁国家公园的太鲁阁峡谷路段陡峭、狭窄,因此在转弯处有多个视线死角,对汽车驾驶来说相当危险。再加上旁边就是陡峭山壁,遇到台风天,更会有石头随大雨一起落下,砸坏防护伞,让人难以通行。

3.中国太行山郭亮隧道(Guoliang Tunnel Road, China)

有人说:“开这一条路,不容许犯错”。

郭亮村位于郭亮崖之上。过去人们上山下山,走的是百丈悬崖上仅可容一人通过的绝壁小路,被当地人称为“天梯”。许多年来,郭亮村村民一直要求当地政府为他们修建一条公路,以便和周围的村镇连接起来,却不断被官员们拒绝。

不得已之下,村民们决定自己建设一条公路。他们用绳子测高度、距离,用土法绘图,再自己长途跋涉找专家征求意见。在所有人的支持下,村民们集结了村中最强壮的13位汉子,从1972年至1977年,没有用任何机械,在绝壁中一锤一锤凿去了2.6万立方米石方,打秃钢钎12吨,打烂了8磅重的铁锤4000个,最终开凿出一条约4米宽、1200米长的隧道。艰难时,村里不论是70岁的老人,还是十几岁的孩童都轮流走上隧道工地,清理石渣。大石块用手搬,小石块用筐抬、用篮子挎。村民们不仅为这条通道付出血泪,更有人为之失去生命。

现在,游客们往往会感叹于道路外侧35个大小不同、形状各异的天窗。其实,他们最初的用途是为了清排施工中的石渣,而今则已成为郭亮隧道标志性的观景窗。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现在,郭亮隧道已成为当地大力开发的一个旅游景点。凭台而望,指尖可以触摸到峡谷的深邃,那一刻,是否有人能感受到前辈们在绝壁上开凿隧道之勇气?

2.菲律宾哈尔斯玛公路(Halsema Highway, Philippines)

这条高速公路建于三十年代,是由20世纪初从美国俄亥俄州迁居到菲律宾的土木工程师朱利叶斯•哈尔斯玛所建。哈尔斯玛当时是碧瑶市市长,及最重要的土木工程师,那时,碧瑶还只是个拥有几千居民的小城市。

哈尔斯玛希望通过建一条到山省首府邦图卡的道路来促进碧瑶市的经济发展,他为这条路取名为“邦图卡登山道”。长149.6公里的道路就像一条蜿蜒的长蛇缠绕在中科迪勒拉山脉,其间还要穿过一个覆盖着火山岩层的区域。整条路的海拔最高点位于阿托克直辖市(Atok)–7400英尺,是菲律宾海拔最高的公路。

这条路表面上看会让人觉得挺安全的,可是,由于大量岩层在1990年的7.8级地震中断裂,随后又被台风侵蚀而更加失去平衡。导致在这里驾车的司机们既要面对岩石崩塌的危险,还要注意被强烈侵蚀的道路上的裂口,更糟糕的是,一些路段经常被浓雾笼罩而无法看清路况,这些都足以致人于死地。

1.玻利维亚北永加斯路(North Yungas Road, Bolivia)

永加斯路(又译作云驾路、荣加斯公路、央葛斯公路,西班牙语:Camino a Los Yungas,英语:Yungas Road),位于南美玻利维亚首都拉巴斯(La Paz)东北方的永加斯境内安地斯山脉内的山区公路。连接拉巴斯和科罗伊科镇,全长80公里,一路蜿蜒在极陡峭的山腰和悬崖之间。其中,北永加斯路(也称Coroico Road)被认为是最危险的一段。

这条公路全程约60-70里(不同的来源采取不同的计算方法),而落差则高达3,270米。在离开拉巴斯抵达La Cumbre Pass后,该路高度可从3,600米(11,811英尺)上升至4,650米(15,260英尺)左右,而在抵达科罗伊科后,又会下降到1,200米(3,900英尺)。气候也转变迅速,从凉爽干燥的阿尔蒂普拉诺高原转变为湿热的雨林。

大部分北永加斯路都是不超过3.2公尺(10英尺)的单线道宽度,整条路面非常狭窄又崎岖不平,蜿蜒盘旋又缺乏缓冲车道,地面也不是平整的,而是到处覆盖了碎石,旁边则是深达600米(2,000英尺)的悬崖。。不仅沿路上没有任何的护栏保护司机,长满植物的谷底永远有水蒸气升上来,致使这里的雾几乎从未消散,能见度极为有限。在某些路段上,路面还非常泥泞,不时有松动的落石等。

这条路上几乎每几个星期就发生一次重大的交通事故。1995年时,美洲开发银行把它评为“世界上最危险的公路”。2006年时,有报道估计每年有200到300人在这里丧生,这条路因此被称为“死亡公路”。凡是沿途上有十字架的地方,就代表曾有车辆从那落下山谷。

想知道这条路为什么这么危险吗?这里原本无路可通,1932-1935年,玻利维亚和巴拉圭两国爆发了“查科战争”(又译大厦谷战争),这条路就是由巴拉圭犯人建造的,不知是否因此而怨气太重。

由于长久以来,它都是当地与外界连接的唯一通道,因此,无论天气如何,满载乘客的巴士和运输货物的重型卡车都不得不行驶在这条危险的公路上。按照当地习俗,上山的车走右边车道,希望以此减少交通事故。

而据玻利维亚公路管理局称,新的永加斯路已完成了20年施工期的现代化,包括把单线道拓宽为双线道,铺上柏油路等,并于Chusquipata和Yolosa之间兴建一条新路线,虽然距离较长,但可从北方绕过传统“死亡公路”——北永加斯路。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