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广东官员吓出冷汗 王荣将要痛哭

2月17日,我发表题为《深圳,王荣“勿忘我”》的文章,时间不过一个多月,情况就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长于吹拉弹唱的深圳市委书记王荣转任省政协主席,据广东媒体报道,广东省政法委书记马兴瑞接替王荣出任广东省委常委兼深圳市委书记。这表明王荣的政治生命已经结束,接下来能安全着陆就不错了,很可能他会像万庆良一样去坐牢,爱好书法的陈绍基在监狱等着他呢,那里也需要诗琴书画,他们关在一起比较合适,一个会拉,一个会写,给寂寞的囚徒解解闷吧。

官媒的报道说,马兴瑞今年56岁,2013年11月接替因贪腐罪名而下马的朱明国,任广东省委副书记兼政法委书记。马兴瑞原籍山东郓城,与习近平的夫人彭丽媛是同乡。他是一名力学博士,曾经多年从事航天研究,并先后担任哈尔滨工业大学副校长、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副院长及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总经理,素有“航天少帅”之名。在2012年举行的中共十八大上,马兴瑞成为中央委员,并在2013年3月转任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但8个月之后就到广东接任省委副书记兼政法委书记,而在一年多后接任深圳市委书记,近年来可以说是“官运亨通”。

可见,他恰逢“习家军”急需人马之时,“习大胆”虽然至今未动江泽民,但他的嫡系因贪腐却被抓了一大批,特别是广东官场更是地震不断,从万庆良到蒋尊玉,空出的“肥缺”不少,而原共青团派的胡春华,有意奉承习近平,也欢迎那些与江派无缘的官员从天而降,以便粉碎地方势力的杯葛,故此,“航天少帅”取代了王荣,令广东的贪官污吏们惊出一身冷汗,原本,他们以为抓住香港记者王健民的把柄,把他关进看守所,有关自己的腐败丑闻就没有人披露了,殊不知,“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只要坏事做了,既使记者不报道,贪官也一样要倒霉,该来的事,一定会来的。

从深圳诡异的地方局势看,原政法委书记蒋尊玉虽然是2014年10月13日被抓捕的,但此前的5月30日,由其下令抓捕王建民那天起,他就已经决定了自身悲惨的命运,也影响了他的上级王荣的前程:也许,过去别人还没太注意到他们,由这些官员千万百计地包装,虚构,编造王建民的罪名看,他们一定有不想让人们知道的贪腐丑闻,否则,不会那么歇斯底里,迫不急待。现在,直接参与迫害王建民的蒋尊玉进去了,深圳公安局长刘庆生也快了,因为他在任深圳广电集团总裁时,曾通过某些广告公司索要回扣,受贿多达数千万元;王荣也传言不断,举报信如雪片,不管下令“双规”蒋尊玉的上级,和揭露王刘的知情者,是出于反腐倡廉的公心,还是出于争权夺利的内斗,这些都无所谓,有一点是真实的:我很解恨。相信王建民在看守所里听说此事也是乐呵呵的。

海外媒体报道说,一直以来,有关王荣的家庭背景的传闻称,他是江泽民妻子王冶坪的内侄,而且,还称,王荣当年先后担任江苏省无锡市和苏州市委书记,也是与其家庭背景有关。不过,也有人否认这些传言,并指王荣实际上与江泽民及妻子没有任何亲属关系。但我认为,既使并非亲友,也是死党,2012年12月25日,在北京大剧院,放弃正常的本职工作不干,而跑去陪“江戏子”表演,令人肉麻地拉小提琴的人,就是他,一点也没错。他长著一副奶油小生的英俊面孔,笑起来还两个酒窝,眼睛色迷迷的,穿得一身名牌服装,一看就是贪财好色的腐败分子,这样的“小贪苍蝇”与江泽民这个“大老虎”是一丘之貉。中国的全面腐败从江泽民时代开始,到胡锦涛执政时达到高峰,而在习接班后遭受重挫,连军委副主席,和胡的大内管令计划,以及“政法王”周永康都贪腐。由此视之,王荣不足挂齿,不过,拔出萝卜带出“泥”,王荣成了“小泥鳅”。

来自深圳新闻界的消息说,在目前的中国官场上,某一位身居要职的官员如果转任政协主席,往往就是退居二线的象征,自此连常委都挤不进去,因此,王荣由深圳市委书记转任广东省政协主席,是明升暗降,甚至是换到菜板上,等待宰割,可能不仅仅是在官场上“失意”的问题。最近,有传言指出,王荣早在浙江官场,他就有官商勾结,索贿受贿的嫌疑和群众举报,只是王歧山看江泽民的面子暂时没动他,还有记者朋友称,王荣与2014年10月因贪腐问题被纪委调查的蒋尊玉关系密切,并称王荣的仕途也因其落马受到影响。

实际上,国家大剧院的“幕布”刚拉上,王荣优美的琴声还余音袅袅,广东官场就发生了大地震,另一场政治大剧就开演了。先是广州市委书记万庆良突然在去年6月因为严重违纪违法被免职,随后广东省纪检委曾连续公布多名官员被惩处的消息,其中包括广州市副市长、增城市委书记曹鉴燎涉嫌严重违纪问题被开除党籍和公职。到了2014年11月28日,时任广东省政协主席的朱明国又“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并在今年1月初被免去广东省政协主席的职务。这一系列事件足以证明,王建民所创办的杂志《脸谱》和《新维月刊》,领反腐倡廉风气之先,一路摧枯拉朽,所向无敌,振聋发聩,非但没有造谣,而且切中时弊,他不但没罪,而且有功。这样的记者义举,如何定性为“非法经营”?

3月26日,有关马兴瑞接替王荣的消息正式公布时,我看到一张有趣的照片,惯于表演的王荣,当着深圳参加会议的全体官员的面,大打悲情牌,他眼含热泪而致“离任感言”,不愧为是戏子,死到临头还在吹拉弹唱地表演,他心不由衷地表示支持和欢迎马兴瑞,同时,也不禁露出内心的尬尴,恐惧和哀愁。看来,高风险的官场不是人待的地方,得志时,小提琴在摇呀晃的,摇晃得不知天高地厚;一旦失势,琴弦就断了,“啪”的一声,啥也没有,只有光腚躺在案板上,等著新得志的官员,用小刀慢慢地割肉,而每片肉里都有贪腐的油脂。

在我看来,王荣别急,勒住泪囊,留点后劲吧,他以后痛哭的日子还长呢。先是王歧山的下级审他,再是检察院的人玩他,接着是法院的人和观众笑他,最后身败名裂,家破人亡,不义之财尽失。丢进大牢之后,他提琴的弦两根都断了,酒窝成了大坑,泪眼成了枯井,大剧院的幕布裹着他,让他在地狱里苟活到死,紧随他进去的还有深圳公安局长刘庆生,他就是由王和蒋下令徇私枉法的办案人,据说,王建民的卷宗送到检察院,两次被退了,有的检察官不忍心判他,也不愿承担责任,但王,刘还想加罪于他,现在,蒋尊玉先栽了,王荣也下台了,这不是文人诅咒的结果,这是他们做恶的报应。

2015年3月27日于多伦多大学。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文章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