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润好:“人大”的可怜可悲可恶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尸位素餐,人大活得可怜

“运城这多年,变化很明显。东部崛新城,高楼耸云端。跨湖飞大桥,马路直又宽。绿树排成行,花红映人面……。”这不是发表在文艺报刊的诗歌,而是一个人大常委会的工作报告。真是中共多贪官,官场多怪事。二月六日,山西省运城市盐湖区召开“人代会”,人大常委会主任李治,第二次采用五言诗的格式作工作报告,全文每句都是五个字,押韵流畅,文采飞扬。在去年盐湖区的“两会”上,他首创“五言诗报告”,引发种种议论。

按照《宪法》规定,各级人大常委会是各地的最高权力机关,行使立法权、决定权和监督权,肩负着监督本级人民政府、人民法院和人民检察院工作的重大使命。人大主任报告过去一年的工作,应当严肃认真,以充分的数据和事实,反映实际情况,指出存在问题,提出整改意见。用浪漫色彩的诗歌作报告,简直是风马牛不相及。本文开头引用的一段,是李主任反映政府抓城市建设工作的情况,纯粹极其夸张赞美。再看李主任汇报落实代表议案的工作:“建议近百条,督促按时办。涉法涉诉事,不曾落一件。信访忙接待,转办线不乱。”李主任这一报告无非是告诉人们,人大的“大人”们什么都没干,只是挥霍着人民群众的血汗钱混日子。

中共传声筒,人大可悲

中共官员转任人大确实可悲。在“社会主义新中国”里,共产党专制独裁,垄断一切,各级人大是中共显摆民主法治的空头机构,形象地说就是中共豢养的传声筒。各级人大常委会的主任、副主任以及中层干部,都是各级党委、政府领导转任过来的,或者是下级党委、政府的官员提拔上来的。那些党委、政府领导们快退休了,就转到人大去轻松快活几年。或者是他们出了“问题”,但得到上级的庇护,就大事化小地转过人大继续享受荣华富贵。再有就是上面后台退休或倒台了,失去了支撑,被“流放”到人大当有名无实的闲职。这样的人大干部,他们过去就是贪官佞臣,为所欲为,甚至比现任党委、政府的领导更贪、更黑,指望他们去监督政府,无异是与虎谋皮、缘木求鱼。

现实中,各级人大都存在着不想监督、不敢监督、不能监督的“三不”现象。人大不想监督政府,你好我好大家好,甭管老百姓好不好;不敢监督政府,谁说真话谁倒霉,轻则撤销职务,重则以反贪名义干掉你;不能监督政府,哪个人大常委会敢跟政府过不去,就是反对党的绝对领导,这是政治立场问题,整个常委会都要改组“换血”。也许是看破红尘心灰意冷,山西的李治主任用诗歌作报告,明目张胆地玩世不恭、玩忽职守。

甘做中共帮凶,人大可恶

人大碌碌无为也就算了,可恶的是这个《宪法》规定的“最高权力机关”,为中共的残暴统治呐喊助威、助桀为虐,由国家的监督机构变成中共的一丘之貉。例如去年六月,中共在“一国两制”问题上开倒车,公然宣称“中央拥有对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全面管治权”,激起香港人民极大抗议。全国人大常委会密切配合中共行动,在八月底全票通过“对在香港当地选举产生的行政长官人选,中央人民政府具有任命和不任命的最终决定权”的所谓“决定”,赤裸裸地支持中共蚕食香港,破坏“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庄严制度,使香港爆发激烈的“占中”运动,令“东方之珠”失色。在内地,中共肆无忌惮地欺压弱势的新疆、西藏人民,动辄开枪杀戮。面对疆、藏人民的反抗,全国人大常委会在二○一一年十月通过了《关于加强反恐怖工作有关问题的决定》,帮助中共镇压人民。更可悲的是,受苦受难的新疆、西藏人,想离开大陆这片“苦海”都不行,被中共逼得走投无路。例如今年一月十八日晚,三名新疆维吾尔族人试图从广西凭祥市偷渡越南,其中两人被警方击毙;二月一日,八名维吾尔族人试图在新疆边境峡谷出逃,六人被武警击毙,两人遭打伤。事后中共指他们“非法越境逃往国外,参加‘圣战组织’训练”。

各级人大都是各级党委政府的帮凶,大陆处处官逼民反,社会动荡不安。被征地拆迁的农民暴力对抗,下岗工人上访围攻,无业之人抢劫谋生,受逼害者报复杀人。只要看看多少富贵之人(包括高官家属)移民国外,对中国社会的实况大家就一清二楚了。

--原载争鸣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