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情的429 429的卢秋梅们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5年04月29日电】27年前的今天,四月二十九日,圣女林昭在邪恶的枪口下遇难。

苏州的灵岩山上,她的衣冠塚是仁人志士默然朝拜的地方,为一个优秀中华圣女,献上敬仰之情,寄托自己的民主人权向往。

为此,429成了敏感日,苏州灵岩山公墓,成了敏感地带。身负着临沂的得托,前去凭吊的圣女林昭卢秋梅一行四人,就被“敏感”了,关进警局。

这里前去的四人,卢秋梅与徐大丽,两个真正的弱女子,三十几岁的她们,是父母眼中娇娇女儿,丈夫身边温柔得让人倍感呵护感的娇妻,是朋友眼中矜持得有些拘谨的人;傅春吉与傅二林,都是典型的农家汉子,忠厚、老实、耿直、就写在他们的脸上、身上,这两个大老爷们儿,是遇到生人说句话都脸红的人。这一行四人,只是人应具有的正义感与维护正义的使命感因为被迫害受难而复苏,最多是一边做着奴隶一边抬起头来仰望了一下远处那蔚兰的天空。

16点50分,一直在山东守望着他们的我再次打他们的电话——关机!他们被非法控制已8个小时。

此前,我通过无数次的努力,打通苏州警方的两个电话,木椟派出所的0512—66261320面对询问吱唔搪塞几句挂了电话,再也拨过去,他马的分明是不通人性的畜生;苏州市公安局的0512—110,是先是冷血动物,接下来是混蛋,到最成了阴沟里鬼了。

我向办州110先是报案的,说明是一群自称是员警的东西把我的四个守法朋友绑架走了,那头便说不能确定的事警方不管我,我说明是在灵岩山下确是被一群穿着警服的歹徒绑架走,那头便说说要报案也得到他们公安局做笔录才行。我愤然中说,假如我了解到有人带着重磅炸蛋这就去炸你们公安局,你们也得先让我从山东去做了笔录再说么,那头便说“给问问,回电话向我说”,就如鬼见到阳光一样忙不迭地挂了电话。

这大白天里出如此鬼吹灯的事,为何?不就是因为“敏感”而“维稳”么!

从事理上说,你“敏”什么“感”什么?因为心存良知正义,林昭被邪恶的时代邪恶党徒枪杀,到后来都平反了,认可林昭无罪且展现出知识份子的良知正义,这不就定论了么?心怀对圣女敬仰的人前去凭吊,是对先人、长者的正常民事活动,有什么敏之感之的?

数万员警、武装到牙齿、前呼后叫,如临大敌地对付几个善良的平民百姓,不是太笑话了么?

怕什么呀?

只有魔鬼才怕阳光,只有邪恶才怕正义。

几百万军警,数万亿的费用,做什么了?专做与人民为敌的勾当呀。

太可悲了。
共产党之悲!
国家之悲!
民众之悲!
卢秋梅们好可悲呀。

前几天去的苏州的朋友们就被控之制之,逮之关之。今天429,怀着一腔高尚情怀前去苏州的卢秋梅们让当局怕得发抖,让当局如见到生人的狗惊恐中狂吠,胆寒中发疯了。

当局,给你们自己个稳定,给民众点平和好不好呀?

只要你不邪恶,社会就都是正义了,你就有用见到正义而胆寒,卢秋梅们也就平和了。

只要你不魔鬼,社会就都阳光了,你们就与大家同浴在阳光下,卢秋梅们也就自由了。

这样的社会,不用几百万军警与数万元费用,就足以稳定、足以祥和了。

搞不懂强权流氓们的逻辑与行为。哦,也无法搞懂,人与野兽永远不是一个境界,邪恶与正义永远不是一个层次。这正如恨冬天的酷一样,只是恨没意思,需要点燃起一堆熊熊的火,把寒魔驱除;这正如恨黑暗一样,光恨没用,需要呼唤太阳重给大地以光明。

今天,是悲情的429,但愿全国各地前去苏州的卢秋梅们平安。

李向阳

2015.4.29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