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上建筑:真相需要“一镜到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千呼万唤始出来,历经汹涌舆情十几天之后,庆安火车站枪击事件的“全程”视频终于被央视公布——然而观众一眼就发现,怕什么来什么,视频是经过剪辑的,譬如早先曝光的民警李乐斌持棍殴打徐纯合的片段,在播出视频中几乎没有体现,此番关键冲突距离他死亡已不足一两分钟,为何要删剪?节目差这点时长吗?

与此相对的是,“歹徒”徐纯合的每一个“施暴”场面都被完整播放了出来,譬如阻拦旅客、攻击民警、抢夺警棍、推老娘、摔女儿等等……先前官方曾提及的“恶劣情节”没有一处被放过,有些施暴镜头还被反复重放了数遍……为何唯独他被痛打的那一帧悄然不见?

被“忽略”的可能还不止这些。公众一直在等待“完整”视频,然而在播出视频中处处可见到剪辑痕迹,譬如民警李乐斌离开入口围栏返回警务室的那一刻,嗖的一下就从镜头中消失了,好像是飞回了警务室门口一般。然后,他又是如何提着长棍从警务室走出来的,也完全没有体现……这些细节不重要吗?在操换武器的时候,是气势汹汹还是迫不得已,对事件升级难道不重要吗?

而在警务室门前冲突的关键画面,更是一号机切二号机、二号机切一号机,切来切去,晃得大家眼花缭乱,这是在玩蒙太奇么?——现场有多个镜头都可以录下全程,为何不能按顺序分别“一镜到底”?

看来的确是聘了剪辑圣手了,俗话说一个巴掌拍不响,而硬要把双方冲突剪成单方发神经,也太不容易了,这十几天等得真值。

即便被剪成这个样子,仍然有些不符合基调的蛛丝马迹遗留在其中。譬如,民警李乐斌第一次拔枪,是在进站通道处,而并非在冲突升级、面临丢枪威胁之后——这更关键,他当时说了些什么,不得而知,当时是不是已经动了杀机?

再譬如,当央视反复重放徐纯合“扔孩子”的恶劣行径(这确实会令公众对其顿起厌恶),有没有注意到徐纯合把孩子推向前时,民警李乐斌并没有停手?有一两棍还差点打在了小孩头上?——扔孩子的固然是“人渣”,那么不忌惮小孩头颅的警棍又算什么?

在七零八落的所谓“完整视频”之外,该存疑的仍然存疑,譬如已经购买了车票的徐纯合,为什么会忽然起意拦阻旅客进站?——他到底有没有收到传言中的“截访”信息?凡事总得有点原因,他老婆是精神病,难道他也被传染了?——而央视对此前因后果也只字未提,让传言继续飞,如何能称得上“全程”和“完整”?

而不太合乎情理的地方仍然没有合理解释,譬如视频中清晰看到,民警李乐斌隔着栏杆就能把徐纯合双手反剪牢牢控制住,不像徒手战斗力很渣的样子,既然徐涉嫌扰乱秩序,都要拔枪了(别忘了这个细节),为何不直接把徐纯合拷上?——难道有第一次反剪双手的能力,几秒后徐纯合就满血爆表,民警无力再控制了?

央视称民警返回警务室取出长棍,是想用来“控制”徐纯合——这似乎并非是一件很适合在室内“控制人”的武器,“教训”一下人倒是很趁手(请脑补之前旅客拍摄的画面)——难道作为训练有素的警察,没有学过擒拿格斗么?在入口通道那里很轻松就能徒手控制徐纯合,现在却非得长棍出马不成?想控制一个手无寸铁的醉鬼,一副手铐或警绳就能解决的问题,大不了取个短警棍或电棍,噗一下就能解决问题,别说这些警务室都不配哦——拽这么个“大家伙”出来,到底是想“控制人”还是想“揍人”?

二人持棍打斗期间的视频,公众也看了,包括旅客曝光的那份,醉鬼徐纯合并没有气力上的优势,固然,不能丢失武器是警方的信条,为何竟能让长棍轻易脱手?——这是不是一个“局”和借口?——何种情况下允许开枪,作为警察他当然清楚规则,而且之前他已经拔过一次枪,似乎因为没找到开枪指征,又揣了回去……

在入口处,二人曾爆发激烈争吵和肢体冲突;在缠斗时,徐纯合近身扇了警察一耳光,李乐斌立即凶猛回击了数拳……在打斗中始终处于优势的民警,竟蹊跷令警棍脱手,给了徐纯合持棍反扑的机会,随后再次拔枪,是“再次”……在诸多疑点的全过程中,究竟几多执法,几多私恨?

最令人诟病的是,涉事单位是铁路公安,而出示调查结论的也是铁路公安,而且级别不高,哈尔滨铁路公安局——之前有律师曾要求铁路警方进行回避,看来并没有发生效用。那么,这份倾向性比较鲜明的蒙太奇视频,到底是央视代劳操刀的,还是铁路警方剪完才交给央视的,也不得而知,总之双方的信用都被绑在了一起。对这样的盖棺定论,公众是否能够满意?十二天就等来这个?

在法庭上,剪辑过的影像不能作为证据,当然,你可以说央视不是法庭,然而它胜似法庭,证据不规范就能够出具结论,不经过审判就可以宣布罪与非罪……这样的“媒体审判”已经发生过多次,公众对此也早有非议。

公正是属于每一个人的,真相也属于每一个人,公正就是两方面的声音都要倾听,不要放过对任何一方不利的细节,真相就是“一镜到底”,就怕剪辑你非要剪辑,区区几分钟的视频都不能播得毫无争议,到底谁在阻碍公正和真相?

你可以说徐纯合是人渣,但是不是每个人渣都该被枪毙?警察固然有权执行公务,可是执法过程中是否夹杂了滥杀和私愤?所有这些疑点是否可以被置之不理?这样的“调查”如何能称得上“全程”和“完整”?

纸上建筑出品

2015年5月15日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