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一位老农和他的一亩地

如果你想了解和研究中国的基层现实,建议你一定要看看公法评论网刊登的访谈录《一个截访干部的忏悔录》。这位截访干部名叫李崖,曾任河南某县信访办主任、综治办副主任。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披露了大量不为人知的截访内幕,其中讲述的一位老农和他的一亩地的遭遇给我留下了难忘的印象。

这位老农原来靠自家的一亩地谋生。他在这亩地上用塑胶大棚种了小番茄,不断摸索创造,产出了长相非常奇特的品种,价钱当然卖得也很高。但突然企业把他的地占了,只赔了他很少一笔钱。他那大棚平时一年收入都要一、两万,好的时候两、三万。地被占了以后,一亩地一年只赔付他八百块钱,两年一千六,还扣了一百七十五块说是税钱。这一百七十五块钱,老人家认为不应该扣。说一亩地政府卖了三十万,这一百七十五块钱你怎么都要给我。但政府那边跟他呕气,就是不给他。老人家就一直上访告状,乡里面到县里面,市里面再到省里面,然后就到了北京。北京不是去了一次,是去了七、八次。每一次截他的费用都在一万左右,到最后拘留他的时候已经花了将近二十万块钱。

有一次,负责截访的李崖觉得这位老人家挺亏的,他告诉他了,要拘留你,你赶紧跑吧。结果老人跑了以后没有钱回家了,就在北京捡破烂捡了一、两个月。最后碰见个老乡给了他几十块钱,他这才回得家去。但一回去就被拘留了,再后来当地政府就把他劳教了。

李崖跟采访他的记者说:“我每次踏入这个乡镇就想起那位老人家。我觉得对不起他。劳教是上头下的死命令,但也有机会放他。当时是我带队去抓他的,本想把他放了,但与我同行的有几个是公安民警,还有派出所的所长,人太多了。如果我把他私自放走,有人走漏这风声的话,搞不好回去就要处理我。”

于是老人被劳教了两年。刚进去的时候,公安局领导特地跟劳教所交代了,给老人关禁闭。结果老人家被关在高一米宽一米的小铁笼里,坐不下去,也站不起来,只能蹲著,关了一个礼拜。这几乎把他搞疯了。禁闭结束后,狱方又强迫他继续在里面从事非常繁重的体力劳动。

这故事看的我义愤难平!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自家的地本来种的好好的,突然就被强占了。强占就强占了,那你就赔个过得去的价钱吧。结果一亩地政府卖了三十万,一年却只赔付老人八百块钱,两年一千六,还扣了一百七十五块说是税钱。老人家认为这一百七十五块钱不应该扣,但政府偏不给他。为了要回这一百七十五块钱,老人只好上访,从乡里到县里,从县里到市里,从市里到省里,最后一直告到北京,最终不但没告出任何结果,人还被关进大牢,受尽折磨。

有感于此,李崖在文中吐槽说:“这样的情况,估计还要持续上一段很长的时间。究竟会要我们等多久?我自己是看不到什么希望的。没有相对应的监督与制约,又不允许发出不同的声音,怎么可能会改变?其实老百姓还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多数人长期被压榨、被欺凌,穷的越来越穷,富的越来越富。”

但你看中国的官方媒体上,几乎天天都在唱高调,什么“为民造福”啊,什么“中国奇迹”啊,什么“依法治国”啊……听上去倒是很美,可它们跟我上面说到的那这位老农以及千千万万类似于他的中国底层百姓有一毛钱关系吗?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