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事件

江泽民“认错”心机重 隐瞒被赵紫阳批评

北京时间:2015-06-1 12:00 上午

【新唐人2015年06月02日讯】(新唐人记者公孙觉综合报导)1989年六四事件发生之前,时任中共上海市委书记的江泽民因违背中共中央的新闻自由政策,曾被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严厉批评。但江泽民在对外“检讨”自己压制媒体时却谎称自己没被赵紫阳批评。有分析认为,江泽民很狡猾,其被迫“认错”藏有很深的心机。

6月1日,海外中文媒体重载2012年署名马千卒的六四纪念文章。

文中记述,1989年5月24日的《中国妇女报》报导,当年的5月17日,江泽民在一次座谈会上承认自己在处理《世界经济导报》问题表现急躁,“欢迎大家批评”。但江泽民却声明他“未为此受中央领导的批评”。作者指出,其实他受到了赵紫阳等中共中央领导的严厉批评。

1989年4月15日,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突然逝世,之后的4月21日上海著名的自由派报纸《世界经济导报》,未经中共上海市委“把关”,发表了为胡耀邦鸣不平的悼念性文章。

4月22日上午,胡耀邦的追悼会在人民大会堂召开。仪式由中共国家主席杨尚昆主持,中共大部分高级领导人都参加了。江泽民一面在上海反对悼念胡耀邦,一边送去花圈以示“悼念”。

4月26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后,江泽民紧急召开中共上海市委书记紧急会议持续到凌晨一时,宣布采取“果断措施”对《导报》进行整顿。

4月27日,江泽民派“上海市委整顿领导小组”进驻《导报》,遣散《导报》员工,还特别下禁令不许《导报》的编辑再做记者。

江泽民及其亲信对于导报的粗暴处理引发了一场席卷上海乃至全国新闻界的抗议。不但第二天上海街头发生了大规模游行,而且消息传到北京,也引起大规模示威。

江泽民害怕了。对于整肃《导报》引发的抗议声浪,江泽民承认,“后果比我们预料的要严重得多。”

4月27日晚,江泽民在惶恐中打电话给原中共中央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当时的中顾委委员李锐,在电话里还以“受不了啦”的口气向李锐表示当时的心情。

4月30日,中共总书记赵紫阳访朝归来,当晚江泽民与曾庆红飞赴北京,恳求赵紫阳拿意见。

赵紫阳表态说:“上海市委行事仓促地处理了《世界经济导报》的问题,把小事化大,才让自己步入了死胡同。”说完扭身便走了。

据当时在场的人士透露,江呆呆地望着赵离去的身影足足有10分钟没有说出一句话来。显然,赵紫阳对江泽民把小事化大、引发大规模示威的做法非常不满,言辞之厉让江泽民吓得六神无主。

至今网上还流传一张江泽民会见赵紫阳时的照片,有分析说,从照片上可以看出江泽民当时的心情和卑劣的品行。


江泽民聆听赵紫阳训话。(网络图片)

据说,后来江泽民的密友陈至立解劝江泽民说:“如果中央追究责任,就由我一人来承担好了,绝不牵扯你。”江泽民才安心一点。

但他还是到处找关系,希望知道中共党内大老们是什么态度。他得到的反馈是中共中央意见分歧,赵紫阳的话不代表中央精神。

5月13日,600名主要来自北京大学的学生开始在天安门广场进行绝食抗议。更多的学生市民来声援,各国记者渐渐把镜头和注意力对准这里,并纷纷指责中共上海市委书记江泽民破坏民主。

在上海,4000名学生聚集在中共市委门前声援北京绝食的学生们,并要求市委书记表态。江泽民对中央精神心里有了底,当然不肯露面。这引发了学生的极大愤慨。

为了避免事态再扩大,江不得不去看望住院学生,不过这仅仅是权宜之计,这并不影响几天之后江对北京实施戒严表示坚决支持。

5月19日凌晨,赵紫阳进入天安门广场含泪看望了绝食的学生,没有请示中共政治局的大老们,只是代表自己,做了自己想做的事。


赵紫阳到天安门广场看望学生。(网络图片)

晚上10点钟,时任中共国务院总理李鹏发表了讲话,重申了中共中央的立场采取“严厉措施结束骚乱”。两小时后,午夜时分,天安门广场的一个大喇叭宣布实施戒严。

5月20日凌晨2时,在李鹏讲话后不久,江泽民立即以明传电报的形式表态对中共中央精神坚决支持。这个及时表态的大动作走在所有省、市、自治区领导的前面。

毫无疑问,江泽民的表态让中共党内大老们找到了可靠的接班人。库恩在英文版《江泽民传》第162页提到(中文版中此内容被删除),“早在5月20日,中共元老就内定江泽民获提名成为新任中共总书记。”

5月21日,江泽民被邓小平秘密召往北京。江不知到底何事,忐忑不安地来到北京西山去见邓小平。不料会见中邓小平赞扬了江泽民对《世界经济导报》事件的处理,并说上海市接待戈尔巴乔夫的工作做得比北京好。江泽民这才松了口气,心中暗想:幸亏没听赵紫阳的话,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据《江泽民其人》一书中记载,《世界经济导报》事件是上海1989年学生民主运动的焦点。后来中共八老中主张镇压的那几个能够看中江泽民,都是因为他在整肃导报事件中的“表现”。


邓小平把中共军委主席职务交给江泽民。(网络图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