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目惊心中国最穷人群人畜同屋1年吃3次肉(组图)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5年06月23日讯】号称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大陆,至今还有7千多万极端贫困人口,他们的贫困状态难以想像,大陆有的偏远地区的村民人畜同住1年吃3次肉;有的看不起病直至眼睛失明;有的家连墙都没有;有的村民家只剩三面墙;有的村庄,上百适龄儿童上不了学;有的家里连一张桌子、凳子也没有……不禁要问,中国大陆的贫富差距为何如此之大。

中国最穷困的人口的生活现状

四川大凉山美姑县拉木阿觉乡马依村是大陆贫困样本地区,对当地人来讲,吃米饭和肉是一件奢侈的事。大米每10天逢集时才能吃到,肉一年最多吃3次,分别是彝族过年、汉族新年及彝族火把节。如此的贫困是很多人难以想像的。

拉木阿觉乡马依村村民尔日书进家的描写:屋子分成两半,左侧是牛圈,杂草上散落着牛粪,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刺鼻的味道。右侧是人住的地方,一块木板搭在4摞砖头上就是床铺。屋中央,地面摆了3块砖,上头架锅,底下烧柴,这就是炉灶。没有一张桌子,连个板凳都没见到。土墙被多年的炊烟熏得一片漆黑。锅里煮了些土豆,便是他一家5口的午餐,有的土豆已经发了芽。

贵州省荔波县的部分地区的贫困状况也令人担忧,“家徒四壁”来形容这里的贫穷丝毫不为过。荔波县瑶山乡巴平村兰金华的家里,连一面严格意义上的“墙壁”都没有。兰金华和母亲住的茅草房已有几十年了,是用树枝、竹片拼成的,缝隙里抹著些牛粪,寒风和光线从无数孔洞透进来。一盏昏暗的灯泡下,柴草、杂物、简单的农具堆放在一起。角落里篾片围成的两个小窝,就是母子俩的“卧室”。

贫富差距有多大

据德国之声报道,2014年4月29日,美国密歇根大学公布的一份研究报告称,中国收入差距已经超过了美国,成为世界贫富差距最大的国家之一。中国的基尼系数约为0.55,表明收入严重不均,而美国为0.45。

国际上通常用基尼系数来衡量居民收入差异程度,其数值在0-1之间。数值越高,收入分配的不均等程度越高。按照国际通常标准,基尼系数在0.3以下为最佳的平均状态,在0.3-0.4之间为正常状态,超过0.4为警戒状态,达到0.6则属于危险状态。

有数据显示,在过去的十年,中国的财产差距扩大速度远远要超过收入差距扩大的速度,人均财富的年均增长率达到22%,尤其是房产价值的年均增长率达到了25%。而农村的财富积累速度年均增长率只有11%,相当于中国全国水平的一半。

中国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目前中国农村尚有7,017万贫困人口,约占农村居民的7.2%。

造成贫富差距的原因

造成贫富差距很多因素在于体制。美国密歇根大学公布的一份研究报告说,收入差距的迅速扩大的部分原因是中共政府长期以来的发展政策偏向发展城市、沿海和发达地区;相对于农村、内陆和落后地区经济发展落后甚至停滞。

2014年,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PNAS)发表的报告摘要中称,中国大陆巨大的收入差距主要是地区差异和城乡差异造成的。

此外,还包括政府干预过度造成的垄断性行业与其他行业差距,如垄断性企业员工特别是高管收入过高;户籍制度不统一造成的收入保障差别,资本土地市场没有真正成型等。富二代、穷二代,这加剧了收入差距的扩大趋势,社会财富的分享更加不公平。

再有中共官僚群体依靠权力资源致富甚至一夜暴富的,权力寻租带来非法收入、灰色收入、腐败收入……都是体制因素造成的贫富差距过大;而被权力边缘化的群体,很难得到发展机会。

大陆贫富差距已具有一定的稳定性,并形成了阶层和代际转移,阶层固化成为一种很难改变的社会结构,个人努力创富成功的机会也就不均等。在诚实劳动和市场环境公平的前提下,比如教育程度高低给人们带来的收入差距,这是合理的,社会可以接受。但因起点、机会和过程的不公平所造成的收入差距,人们普遍难以接受。

社会危机或一触即发

中共体制造成了民生艰难的不满群体在不断增加,从城市到农村,受迫害被剥夺利益的工人、农民以及学生,这一庞大的群体,忍气吞声,怨声载道,使中国社会充满一触即发的社会矛盾。

中共的司法体系完全被政治权力控制,中国有成千上万在社会底层遭遇不公的访民们依法上访,却求助无门四处碰壁,也让走投无路的老百姓,有些人流落街头,有些人落入“黑监狱”,或被投入正规监狱。中共“维稳”下的中国社会,各种社会危机急剧趋向极端,整个局势危若累卵。

分析指,“民不患寡而患不均”。权力高度垄断必然导致高度腐败:贪污腐败导致社会财富分配严重不公,国家政权貌似坚不可摧,实则已被蛀虫从内部啃坏大梁与承重墙,只需一个偶发事件,便轰然倒塌。

北京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王江松曾对外媒表示,“中国这个基尼系数如果是在欧美国家,早就爆发社会革命了,但是中国人是特别能忍的民族,就等著社会矛盾积累得越来越多,实在受不了就揭竿起义。”

——转自《看中国》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