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逸明:谁供出了最高院副院长奚晓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7月12日下午,中纪委网站突然发布消息称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奚晓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奚晓明落马令舆论哗然,因为他是“十八大”之后的最高院“首虎”。不难发现,即使是当下最流行的拼音输入法当中也未录入奚晓明的姓名,可见,他平日有多低调。

一个行事异常低调的副院长,为何能进入中纪委的法眼?局外人不得而知,只能通过已经被媒体披露过的信息来进行推断。奚晓明的落马,没有出现任何前奏。再说了,公众怎么也想不到,中国的最高级审判机构至今还存在一边道貌岸然地执法,一边又偷偷摸摸地犯法的“伪君子”。不过,《财经》杂志次日的一篇报道却让人恍然大悟。

该报道称,奚晓明与山西商人张新明过从甚密。张新明起家于煤炭,在山西商界曾几次沉浮均化险为夷。由张新明引发的一系列诉讼曾广受关注,主要是围绕大宁金海煤矿产权的归属争议一事,有关此事的纠纷曾上诉至最高法院。其中,最高法院(2011)民二终字第76号判决即与此项纠纷有关。当时的奚晓明就已经贵为副院长和审判委员会委员了。

奚晓明既然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便可以断定,他的违法行为与收受贿赂有关。张新明曾在金海煤矿产权案上与奚晓明有交往,而判决结果则明显对张新明有利,让对方不服却又在最高法办成铁案后无力回天。很可能,张新明曾贿赂奚晓明,再就是,张新明在山西境内参与了诸多违法活动,他需要高官为其撑腰,因此,在上述案件判决过后,很可能还会时常打点奚晓明,让奚晓明充当其保护伞。

不过,人算不如天算,纵然张新明手眼通天,在习近平“老虎苍蝇一起打”的反腐誓言下,在王岐山主持中纪委工作后,张新明也只有束手就擒、锒铛入狱的份。去8月4日,张新明被有关人员带走调查,此后引发山西官场地震,让山西官场成为反腐风暴眼,并波及河北官场。据传,原山西省委常委陈川平、聂春玉,都是是张新明为自保而招供出来的。

王岐山担任书记的中纪委,集中了一大批反腐战线的精兵强将,有了张新明这条“重要线索”,便不会轻易放过任何顺藤摸瓜的机会。按照常理,奚晓明这样身在最高法的腐败官员并不容易被发现,更不容易被调查,迄今为止,最高法只落马了两名副院长,前一名是黄松有,落马时间是在五年前。

逐利是商人的本质,作为山西首富,张新明在被有关人员带走调查之后,最核心的追求就会变成自保。为了自保,他宁愿供出所有与他有牵涉的尚未落马的官员。奚晓明能够进入中纪委的法眼,并最终被拿下,最大的可能仍然是张新明供出所致。当然,仅仅靠张新明的供述是不够的,中纪委肯定还会彻查奚晓明的其它违纪违法行为。等到水落石出之后,奚晓明便有了今天这个命运的巨大转折点。

奚晓明的落马为那些尚未落马的曾与或者正在与商人勾肩搭背、如胶似膝的官员敲响了警钟,“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收受了商人的脏钱,为其办过赃事,迟早会有露出马脚和被纪检部门打回原形的那一天。奚晓明的落马证实了中纪委此前反腐不减力的承诺,相信在今年剩余的时间里,中纪委还会为公众奉上一桌桌可口的“反腐大餐”。

2015年7月13日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