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大抓捕 中共株连黑幕曝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5年07月18日讯】据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公布的最新统计,截至2015年7月18日中午11点,涉及24个省份,至少228名律师、律师事务所人员和人权活动人士被刑拘、带走、失联、约谈、传唤、短期限制人身自由。

被刑拘/监视居住(以下个案已为变相秘密拘押)【11人】

律师9人:

1。王宇 (北京,锋锐所,7月9日0400被带走,未能联络已逾8天,被刑拘)

2。包龙军 (王宇丈夫,北京,9日0300开始未能联络,已逾8天,被刑拘)

3。王全璋 (北京,锋锐所,7月10日1300开始未能联络,已逾7天,被刑拘)

4。刘四新 (北京,锋锐所行政助理,10日0845开始未能联络,已逾7天,被刑拘)

5。周世锋 (北京,锋锐所,7月10日0730被带走,未能联络已逾7天,被刑拘)

6。黄力群 (北京,锋锐所,7月10日0830开始未能联络,已逾7天,被刑拘)

7。隋牧青 (广东广州,7月10日2340被带走,已逾7天,以煽颠罪被监视居住)

8。谢阳 (湖南,7月11日0540被带走,未能联络,已逾6天,以涉嫌扰乱法庭秩序罪、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监视居住)

9。陈泰和教授(广西,7月13日以寻衅滋事被刑拘,已逾4天,羁押于桂林二看,16日下午首次会见律师覃永沛)

其他2人

1。勾洪国(又名戈平,天津,10日上午被警方带走,已逾7天,以寻衅滋事监视居住)

2。姜建军 (辽宁大连,12日以寻衅滋事被刑拘,已逾5天)

强迫失踪/去向未明【9人】

律师3人:

1。李和平 (北京,7月10日1400被警方带走,失踪已逾7天)

2。谢燕益 (北京,10日下午约谈,12日下午二次约谈后失踪,已逾5天)

3。李姝云 (北京,锋锐所,7月10日1130被警方带走,失踪已逾7天)

其他6人

1。王芳 (北京,锋锐所会计,7月10日0830开始失踪,已逾7天)

2。考拉 (赵威,北京,李和平律师助手,7月10日1700被带走,失踪已逾7天)

3。老木 (刘永平,北京,10日确认被捕,失踪已逾7天)

4。胡石根 (北京,10日开始失踪,已逾7天)

5。望云和尚 (林斌) (10日中午在四川成都机场被带走,失踪已逾7天)

6。权玉顺 (黑龙江,徐纯合母,15日消息指被警方从养老院带走并拘禁)

《自由亚洲电台》:被带走或传唤的律师及公民增至234人

被警方带走或传唤的律师及公民,至今已增至234人。失踪超过一周的王宇律师,两名代表律师周五(17日)到天津其夫家追查,其中一人事后被解雇。王宇的未成年儿子周五再度被警方带走。

北京维权律师王宇一家三口上周四(9日)首先遭到抓捕,至今她和丈夫包龙军已证实被刑拘,但官方没有公布任何关于他们的资讯。王宇16岁的儿子包卓轩(昵名包濛濛),关押近两天后被释放,及后曾被传唤过3次。

北京律师陈建刚周五对本台表示,早前受王宇委托的山东律师冯延强和河北律师李威达,周五抵达天津王宇夫家寻找她的下落。

陈建刚中午时接到包濛濛的简讯,随后他立即致电了解,但对方已关机了,后来了解到包濛濛在早上已被员警带走。陈建刚猜想,是否天津当局得悉律师将到天津,于是便施计进行阻止。

陈建刚说:就是知道律师要过去,所以就把濛濛带走。你看我们收到的简讯说“不要过来了,谢谢你们”这几个字。应该是发完马上关机,我怀疑这个简讯是否他本人发的,手机在不在他手上完全不确认。恐怕我想跟你保持联系也不一定能做到,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会被抓进去。

冯延强律师对记者反映,他们到过多个政府部门了解王宇,以及在天津被带走后失踪的北京律师李和平下落,可是却毫无进展。

冯延强说:王宇律师现在有什么事情?是哪个警局把她抓了?涉嫌什么罪名抓的?关在哪里也不知道,现在没法了解。我们到了天津市公安局、区看守所、区公安局和法院等,打听王宇律师和李和平律师的情况,但都没有任何消息。

冯延强律师又指出,还没有找到任何线索,下午时接到所属事务所的电话,指要把他开除。冯延强形容,当局的打压无孔不入,他也因为压力而决定退出不再担任王宇的代表律师。

冯延强说:我们律师事务所的负责人给我打电话,让我离开事务所。因为各个方面的压力太大,扛不住了,然后让我离开律师事务所。就这么一个情况,我现在没有继续担任王宇律师的辩护人了,因为没有律师事务所给我开手续。

除律师面对各种打压外,各地公民也持续遭到传唤或警告。

居住在北京的江西异议人士胡石根,上周五律师周世锋被带走的同一天失踪,至今仍没有任何消息。跟胡石根同基督教庭教会的成员徐永海表示,数名员警周四下午也到过他寓所约谈。

徐永海说,刚开始有员警前来,他以为是跟他在网上写的文章,或是有关教会的事情,但员警所问的是全是近期发生的事情,同时也一再要求不许关注律师被抓捕的事情。

徐永海说:很多都找了,我认识的朋友当中,很多都找过约谈,说不许再关注律师的事。

记者问:现在胡石根先生没有任何消息,你估计是跟律师的事有关系,还是其他事情呢?

徐永海说:我们不知道,反正都是同一时刻发生吧,我们也知道他的消息,不知道为什么。

持续关注事件,并不时在推特上转载相关资讯的北京网友向莉,周五在推特发消息,指继周日下午遭到天津警方讯问了6个小时后,原定周四到东南亚旅行,结果被北京警方限制出境,但没有说明任何理由。

《维权网》:紧急关注:王宇律师之子包濛濛遭诛连,被多次关押及传唤,现失联

2015年7月17日,陈建刚律师发帖说:“就在刚才,12:52王宇律师的儿子给我发了资讯,随即关机,孩子,你在哪里?王宇律师、包龙军律师夫妇之子包濛濛,今天上午9时许被派出所带走,至今没有消息。”

王宇律师和包龙军律师之子包濛濛,时年16岁。7月9日凌晨在王宇律师被抓时与父亲包龙军律师同时被抓,关押近两天后被释放,于7月10日晚被接回。然后又接连被传唤3次。孩子几近崩溃。株连而不顾妇孺是暴政的常规手段。

见过包濛濛的朋友评论说:“这孩子个挺高,虽然稚气未脱的挺懂事的。五一他妈妈生日时让他为妈妈切蛋糕,他第一句话就是:‘感谢妈妈为中国人权事业所做的努力!’ ”

中共政府举一国之力对付一位女律师,连16岁的儿子都予以株连,甚至还以把她儿子不能求学为荣得意,令人鄙视。当局对民间维权及反抗人士的迫害,诛连子女已成为常态。本网对包濛濛的境况将持续关注。

警方对王宇、包龙军的孩子搞株连的事实经过

7月9日,包濛濛和父亲包龙军到北京“首都机场”准备飞往吉隆玻再到澳大利亚留学。憧憬美好未来的包濛濛,怎么也没有想到,在过安检口的那一瞬间,突然冲出来一群绑匪,把他们父子分开,倒背手绑架,此时的濛濛想喊,暴徒们捂住他的嘴,更有一帮暴徒抢他们的包裹行李。就这瞬间,濛濛经历了从天堂到地狱般的感受。

也就是这一瞬间他和父亲包龙军被分开。让濛濛不解的是,这群绑匪操著浓浓的天津口音。濛濛被从航站楼的侧门押到一辆车上,坐在车的后排,两边但有人把他夹在中间,去向未知。爸爸的去向就更不知道了。濛濛想逃离虎口,但没有机会。

几个小时过去了,濛濛被强行逮到天津市河西区宾友道汉庭大酒店的8111房间。六、七个人看着他。此时濛濛以他幼小的身躯反抗!“我要找爸爸妈妈!我要上学!你们这样做是非法的!”随之而来的是恐吓、威胁及暴力。“你老实点,否则没你好果子吃。听我们的话老实待着”。仅仅16岁的濛濛没有屈服,他拿起房间的电话,给爸妈打,那绑匪狠狠的打濛濛的手,电话被抢走了。

在被绑架的房间里,濛濛要去厕所,几个看押他的匪徒蜂拥而上,濛濛拒绝他们进入厕所,被那恶匪连推带打重重的摔在床上。16岁的包濛濛被脱离了自己的监护人,又失去了自由。爸爸妈妈是法律人,是律师,确保护不了他。

无助的濛濛又困又累,疲倦不堪他支持不助了,躺在了床上蒙上头,偷偷的掉眼泪。不知不觉睡着了的濛濛又被恶梦惊醒。爸爸妈妈你们在哪里!?濛濛站在窗前向外遥望,就这一点点权利又被剥夺了。这群诬赖匪徒给濛濛调换到8118房间。

包濛濛思念父母,已是20多个小时没有进食了。宾馆里来了几个女匪一直劝濛濛吃点东西。为了应付劫匪,他简单的吃了点儿糕点。挂念父母安危的濛濛,以新的策略向绑匪们反抗:“我闷死了,我要出去透透气”绑匪经过请示允许濛濛到走廊,继续抗争!最后终于到宾馆外,濛濛记住了这个汉庭酒店。但他没有半点机会逃离魔掌。

11日晚,濛濛被姑姑从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天塔派出所接了出来。回到亲人身边的包濛濛回忆被失踪的40小时时说,在机场绑架他时有一警号是290920的匪警。时间过去了多日,但濛濛那不是中国梦的留学梦破灭了,心灵的创伤无法弥补,谁能抚平这从天堂到地狱般的流血伤口?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