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诉江大潮

军械工程学院退休副教授控告江泽民

北京时间:2015-07-23 8:08 上午

【新唐人2015年07月23日讯】据明慧网报导,石家庄军械工程学院管理工程系退休副教授周青龙坚持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劳教两年(据悉,劳教决定就是江泽民签的字),儿子周立(北大研究生)被非法判刑七年。

周青龙父子近期控告江泽民迫害法轮功致使数以千万计的法轮功学员被抓被打、被非法拘禁、劳教、判刑、强制洗脑、送入精神病院、被迫害致死甚至活摘器官,造成无数本来幸福美满的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还导致数以亿万计的法轮功学员的亲人、朋友、同事和单位受到株连迫害。

法轮功(法轮大法)是由李洪志先生于一九九二年五月向社会公开传出的佛家上乘修炼方法,以“真、善、忍”为修炼心性的指导原则,同时通过五套功法锻炼强身健体。法轮功自一九九二年五月传出后至一九九九年七月被非法镇压之前,在短短七年间,因其提升道德、祛病健身的独特显著效果深受社会各界欢迎,吸引了国内上亿人修炼,并弘传至香港、台湾、亚洲、澳洲、北美、欧洲等世界各地,荣获各国政府、议会和社会团体上千项褒奖(详情见法轮大法明慧网:http://big5.minghui.org)。

周青龙教授说,被控告人江泽民出于小人妒嫉之心,在明知法轮大法是教人修心向善道德回升的高德大法,对任何社会任何政府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情况下,于一九九九年七月滥用手中的权力,凌驾于宪法和法律之上一手发起了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大法弟子的疯狂迫害,亿万修心向善的民众及其家人被卷入长达十六年的浩劫之中。自一九九九年以来至今,操纵和利用凌驾于国家宪法和法律之上的全国性恐怖组织──类似纳粹盖世太保秘密警察的“610办公室”及包括军、警、公、检、法、司、国安、外交、新闻、政法委等各级党政机构在内的整个国家机器,挑起、煽动、策划、组织并推动实施了一场对上亿法轮功修炼者群体大规模的、系统的、长期的灭绝性迫害,全中国人民乃至整个人类都受到其散布的谎言的欺骗及毒害。

在这场史无前例的邪恶迫害中,控告人的家庭也和千千万万个修炼法轮大法的家庭一样,遭受了各种各样的迫害,迫害给控告人全家和亲朋好友造成了身体和精神上的严重伤害、失去出国留学机会和大量经济损失等严重后果。

被控告人江泽民涉嫌犯有骇人听闻的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和危害人类罪,还同时涉嫌犯有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非法剥夺宗教信仰自由罪、抢劫罪、盗窃罪、绑架罪、强奸罪、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敲诈勒索罪、非法拘禁罪、非法侵入公民住宅罪、非法搜查罪、诽谤罪、侮辱罪、诬告陷害罪、刑讯逼供罪、非法暴力取证罪、虐待被监管人罪、强迫劳动罪、滥用职权罪、枉法追诉裁判罪、侵犯通信自由罪、报复陷害罪等多项严重罪行,在此请求最高人民检察院依法立案侦查,查明犯罪事实,尽快将被控告人江泽民及其犯罪集团主要成员抓捕归案并提起公诉,追究其全部法律责任。

一、控告人周青龙叙述其受迫害的经过

我是石家庄军械工程学院管理工程系的退休副教授,研究生导师,六十年代大学毕业以后就参军,是学校建校以后最早的一批教师之一。在修炼法轮功之前就很喜欢气功锻炼,练过几种气功,从亲身体会中知道了气功确实是非常超常的,很多东西现代科学都解释不了。一九九四年有幸参加了李洪志师父在石家庄办的法轮功学习班,开始修炼法轮功。从此以后按照大法要求在实修提高中身心都受益很多,多年的心动过速的顽疾也好了,修炼大法以后就再没有去过医院,为国家节省了大量医药费用。工作上更加负责,与人为善,同事们和学校领导都知道我是一个善良的好人。可是在这场邪恶的迫害中,我因为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讲清大法的真相遭受了多次非法迫害:

(一) 第一次被绑架到军事仓库

二零零零年六月,我去看一位被非法关押在学校派出所的大法弟子,在和学校保卫处干事吕岳卿的交谈中,因为说了几句大法的真实情况而被诬告,学校一帮人对我所谓“劝导”无果,强行将我送到学校位于井陉县的一个军事仓库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天天派几个战士和我在一起。非法关押期间,我老伴由于本来就有轻微精神疾病,遭此惊吓以后更加严重,处于生活完全不能自理的状态,学校保卫处怕担责任就让我教研室的同事专门跑到北京大学(我孩子周立当时正在联系出国,还没有办理完毕业手续)把我孩子骗回家照顾我老伴,让我孩子失去了出国留学的机会,也给我老伴造成了极大的精神和身体上的伤害(当时她人瘦的不成样子),就是这样一直到二零零零年八月份才放我回家。

(二) 第二次被非法抄家,所谓的“双规”五个月和非法劳教两年

从军事仓库回家后,二零零零年十月份我又给学校领导写信寄了大法真相资料,由此被学校保卫处吕岳卿、王哲带学校派出所一帮人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籍和录音录像带等大量资料还有台式电脑、打印机各一台,更有甚者连家里的银行存折都被拿走(后来从劳教所出来才归还)。在学校派出所专门划出一个屋子非法关押我,每天有战士轮流看着。

在二零零一年由江泽民犯罪集团一手炮制的栽赃法轮功的天安门自焚伪案发生后,对大法的迫害全面升级,学校保卫处专门来问我对自焚的看法,我和他们说法轮功不允许杀生,真正的法轮功学员是不会去自焚的,自杀是有罪的,学校由此决定上报总装备部六一零对我非法劳教两年(听他们说,劳教决定就是江泽民签的字),同时开除党籍,行政降级(从正教授降为副教授,从技术六级降为七级)。

二零零一年三月我被送入石家庄劳教所迫害,在劳教所期间还被送到北京团河劳教所由邪悟者灌输邪恶的邪悟理论,对我精神上造成了极大的伤害,同时恶劣的生活条件和精神压力也造成我在劳教所期间又出现心动过速的症状。在被非法劳教期间还停发工资九个月,目前我的退休工资比同等经历的人低二~三级,在此我保留要求补偿给我造成的经济损失的权利。

(三) 第三次被绑架到洗脑班

二零零五年八月上明慧网,我再次被邪恶绑架到洗脑班(所谓的河北省法制教育中心)进行迫害,同时再次被抄家,抄走大法书籍多本、《九评共产党》和笔记本电脑一台,在洗脑班期间还强迫我所在系和教研室支出所有的费用,单位找来我老伴的妹妹(远隔二千多公里)住在我家里照顾我老伴,路费都是单位出的,给本单位造成一定的经济损失,影响了单位的正常工作秩序,在迫害我个人的同时也迫害了单位里面的所有人!期间我老伴的妹妹还累得病倒了,再一次给亲人带来巨大的精神和身体的伤害。

除了以上的迫害情况,一到所谓的敏感时期,我所在单位在江泽民的迫害政策胁迫下就要借看望退休教师之名上门拜访,实为监控和骚扰,这也是对公民人权的严重侵犯。

二、周青龙的儿子周立叙述他受迫害的经过

我是北京大学二零零零届植物学专业硕士研究生,接触法轮大法是还在大二暑假的时候回家看到了《中国法轮功》这本书,当时一看书真的是相见恨晚的感觉,一下子明白了许许多多从小一直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从此也走入了修炼,用更高标准要求自己,热心帮助同学,看淡名利,和老师同学的关系都非常融洽,我在班上学习成绩优秀多次获得很大数额的奖学金,大学毕业之前我从奖学金里面一下子拿出两千元捐给希望工程(那时候这些钱足以支付大学两年的学费了),让系里的老师都感叹不已。

但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在这场对善良修炼人的无理迫害中,我从一名刚刚离开学校没有什么社会经验的学生开始,也是历经魔难,迫害中对我和我的家人都造成了严重的伤害,以下是基本事实和情况:

(一)来不及办毕业手续就被骗回家,失去出国留学的机会

二零零零年六月我还在学校准备毕业的事情和联系出国留学,有一天突然我父亲(控告人周青龙)的同事直接开车到我宿舍楼下,和我说我妈妈想我什么的让我马上和他们回去,结果回来以后直接就到了我父亲的单位,进去一看一屋子人围着我父亲在“劝导”他放弃对大法的信仰。看到我来了,那帮人就直接把我父亲像押犯人一样带到一辆依维柯上开走了,后来才知道是把他非法关押到一个军事仓库。然后我回家才发现我母亲因为受到这些事情的刺激精神状态很不好,我只能先在家里照顾好她,出国留学的事情就先放下了。

(二)被迫流离失所以后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半年然后非法劳教两年(所外执行)

二零零一年五月有一天学校派出所的薛姓副所长到我家里来看,发现家里到处是大法的传单和横幅等真相材料,就把我带到派出所,学校保卫处王哲问我这些真相资料的来源,看我不说就让我先回去好好考虑一下,为了避免他们以后的骚扰,我被迫暂时离开家和其他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住在一起。

二零零一年八月就因为和其他同修学法交流被村里的保安抓走,然后和其他多名大法弟子一起被石家庄振头派出所送到石家庄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达半年之久,头几个月数次来问我还炼不炼了,看我坚定对大法的信仰就再也不来了,直接上报两年劳教,由于在看守所生活条件极其恶劣我突然高烧不退,看守所医生诊断是结核性胸膜炎,每天晚上都剧烈咳嗽几乎无法入睡,被折磨的几乎奄奄一息,就是这样他们也不放人,一直到送到劳教所体检拒收,派出所没办法只好通知我家人接我回去,改成劳教两年所外执行(附件有当时的所外执行通知单和劳教所体检表格)。

(三)由于制作大法真相资料被非法判刑七年

从看守所回家以后我去山西参加了制作大法真相资料的项目,二零零二年十一月由于资料点遭到破坏又被太原市公安局万柏林分局关押到太原市看守所,在看守所大冬天被用一盆盆冰冷的自来水从头浇到脚,被其他犯人殴打等等,每天都在压力很大的环境中度过。二零零三年九月在太原万柏林区法院一审非法开庭,开庭中间审判长和审判委员会成员单独把我叫出去问我对法轮功的看法,我那时才知道我北大的导师因为我的事情专门给法院写信说我是个很好的学生(这里要非常感谢我的导师),我知道只要说几句不炼了或者放弃对大法信仰之类的话就可以缓刑回家,我当时告诉他们古人说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尽管现在大法遭到诽谤,大法弟子也蒙受不白之冤,但是终究有一天真相会大白于天下的。后来被送到山西省第一监狱(晋中监狱)非法关押,在狱中被强制劳动,被一般刑事犯包夹看管,可谓是度日如年。

长期的非法关押和精神压力对我身体造成了很大的伤害,给家中年迈的父母也带来了很大的痛苦,我母亲因为唯一的儿子骨肉分离曾多次萌生轻生的念头。我在此保留进一步要求赔偿冤狱带来的经济损失、精神损失和家庭损失的权利。

(四)派出所和居委会对公民正常生活的各种骚扰

我出狱回家以后,军械学院派出所和九中街居委会也多次以各种借口通过打电话、上门拜访等方式骚扰公民的正常生活,其实他们都很明白修炼人都是善良的好人,是被无辜迫害的,其中有些人还专门向我打听法轮功的真相,希望这些人都能跟随自己内心的良知,做出正确的选择,不再参与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

历史是重复的,精忠报国的岳飞当年写下的“天日昭昭,天日昭昭”八个大字也是对坏人的告诫,邪恶逞凶只能一时,正义必然会得到伸张,善恶有报是不变的天理,老百姓也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真心希望最高检的各位检察官能够上承天理,下顺民心,为早日结束这场罪恶的迫害,伸张正义、还法轮大法以清白,重建我们民族的道德良知,尽快立案侦查,将首恶江泽民及其犯罪集团的主犯抓捕归案,绳之以法,追究其必须承担的全部法律责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