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师恩 回忆师父在凌源传法(中)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5年07月29日讯】(明慧网辽宁电)凌源因其得天独厚的历史积淀,使这里的人们对于古老的修炼文化情有独钟,因为它修身养性、强身健体、净化心灵的功效是有目共睹的事实。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全国各地出现了气功热,各种功派在社会上流传,凌源也不例外。

接上期:
感谢师恩 回忆师父在凌源传法(上)

二、李洪志师父传法期间的神迹

二月二十一日下午一点三十分(星期天),开班的前一天,师父在凌钢文化宫为八百多名学员增加了一场带功报告,时间为两个半小时。期间,师父一边为学员讲解气功和法轮大法的法理,一边为学员发功调理身体,使参加传授班的学员受益很大,很多人在会场上感到身体轻松,精神状态良好。师父在办班前为全体学员做带功报告,这是参加凌钢传授班的学员的偏得。

法轮功传授班正式开班,是从二月二十二日晚六点半至九点半第一讲开始,至二月二十八日晚第九讲结束,共八天。李洪志师父上台时只拿一张很小的白纸便开始讲课,他先向学员介绍了自己的简历,然后讲了气功理论和法轮大法的法理,参加班的学员普遍为师父深奥的法理、渊博的知识所折服,不时报以掌声。现场的学员都不同程度的感到强烈的能量场。每一讲结束后师父亲自教学员法轮功动作,师父有时还直接走下台来到学员中间,手把手的教动作,直到大家都学会为止。就这样,在师父办班期间,每天都十点半以后才能离开文化宫回去休息。回到宾馆还要看学员的来信和学习心得。

师父在凌钢传法,以浅白的语言讲明了深奥的道理,以神奇的功力使学员身心受益,至今,学员们回忆起当年那段幸福时光还激动不已(注﹕下文中的“我”不一定是同一学员):

1. 一面之缘,司机的腰痛病不翼而飞

在接师父来凌源的路上,司机曹师傅说:(工会)某主席,我的腰疼病好几年了,连续开车就腰痛,怎么治也不好,最近又重了。某主席说:那你就跟着练一练气功吧,有可能管事。此话是无意所说,但被坐在车上的师父听到了,当时师父没说什么,也没看到做什么。直到汽车开到凌钢宾馆,司机曹顺民要离开时,师父对老曹说:好啦,你的腰以后不会再疼了。老曹听后很惊讶,连忙说谢谢您了。当时在场的其他人都很高兴,但也没太在意。

过了三天,师父在凌钢文化宫办班讲课时,老曹俩口子早早来到文化宫门前等师父,并说,三天了,他的腰确实是好了,到这来是想当面感谢李洪志师父的。老曹的腰疼病在无意中就给治好了,被大家称为一件奇事。

2. 三个不能练气功的人

师父对参加法轮功传授班的人有严格要求,不是所有人都能修炼法轮功的,因此师父在二十一日上午利用开班前的半天时间,逐份审查了所有学员的申请登记表。师父认真审查后,从七百八十多份申请登记表中挑出凌钢医院习某某,一轧厂刘某某,还有一个名字记不清的,共三人不适合参加班,告诉凌钢文化宫负责人,通知三人不要参加班,并退回报名费。师父要求工作人员耐心的做好三个人的劝说工作,劝他们三人不要炼法轮功,最好其它功法也不要练,如果他们坚持练气功,对其本人和家庭都会有不好的影响。

事后经调查了解,此三人之前都练过其它功法,并且都存在不同程度的精神和身体障碍,本人工作和家庭生活都不正常。此事使凌钢工会领导和参与办班的工作人员都觉得不可思议,感到师父太神奇了,这三个人的申请登记表和其他人没有什么两样,师父是怎么看出这三个人不能练气功的?并且那么准!

3. 师父带来的听课证恰好是报名的人数

大法学会要求每个人有一个听课证,带证上课,听课证由北京大法学会带来。主办方预计有二百人听课。可经过宣传后,报名者达到七百多人,那么多人没有证怎么办哪?参与的人都非常着急。没想到师父来后,告诉大家带来七百多个证,正好是报名的人数。参与的所有人真是又惊又喜,终于让有缘人都能听到法了。

4. 师父预先知道我们遇到的波折

当师父讲完第四堂课后,特别是讲到了佛家功与佛教等内容,有位听课的凌钢政工系统的领导有些接受不了,他认为法轮功在宣传“封建迷信”,个别领导的批评和非议确实给工会领导带来很大压力。公司政工例会散会后,当时的两位原工会主席来到宾馆看望李洪志师父。

当打开房门后,师父热情的招呼坐下,没等他们说话,师父就主动说:现在已经讲了四讲了,你们公司有的领导对我所讲的一些内容接受不了,今天你们是不是遇到难题了?我把我们功法研究会的证件、资质给你们看一下,你们还可以复印备案,也可以让你们单位的法律部门验证一下,宣传部门也可以来我这里做一些采访。师父的一席话让他们很吃惊!刚刚开过会的内容,师父是怎么知道的!参加会议的工会部门只有他们两名主席,不可能有人向师父讲过啊!

说着师父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几本证书交给他们。证书中有国家民政部颁发的《国家社团法人证书》,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颁发的《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直属功派证书》、《中国气功科学研究院直属气功师证书》、北京市工商局注册并颁发的《全国气功办班营业执照和收费资格证书》,另外还有一些资质和奖励证书。看完这些证书后,他们的思想压力一下就没有了,也进一步证明中国法轮功是经国家注册登记的合法社团组织,法轮功在全国办班是合法的。

随后凌钢报社对师父进行了采访,记者小胡在《凌钢报》上写了报导文章并配了插图,接着凌钢工会、凌钢报社、凌钢司法处分别对法轮功和李洪志师父的相关证件、资质进行复印备案,使那名政工系统的领导再也无话可说。

5. 照相机真的照不出图象来

师父在给学员上课时对学员首先强调要集中精力听讲,不要对师父拍照。会场照相、录像只允许凌钢工会安排专人进行,其他人员包括学员都不能在师父上课时照相,如不听劝阻,即使照了也照不出图象来。办班开始时,特别是第一节课时,有的学员没有把师父的话当回事,有的也不信,非常不礼貌的对正在台上讲课的师父拍照,相机闪光灯的闪亮和拍照声音对讲课的师父和全神贯注听课的学员都产生了影响。在这种情况下,师父一般都提出了制止,指出个别学员这样做会影响上课秩序,并特意提出,凡是未经允许,自行在会场拍照的,你的相机是照不出图象的!对师父的批评,很多人开始不信,但实践证明,凡是在会场自行拍照的,都没有照到任何影像。如一位坐在会场第三排中间来自锦州市渔政局的学员不听劝阻,在会场照了几次相,但第二天拿到照相馆冲洗时,发现胶卷里没有任何图象,才使他彻底信服。

6. 师父准确画出红山女神像

李洪志师父在凌钢办班期间,基本上都是晚上讲法教功,白天活动不多。此期间凌钢工会曾几次邀请师父去热水汤洗温泉,但每次都被师父婉言谢绝。但提出去凌源牛河梁红山文化遗址参观时,师父却很高兴的答应了。

二月二十五日上午,师父来到了红山文化遗址。因为当时红山文化遗址展馆是闭馆期间,所以只能在山顶上看一看所谓的土台和祭祀台。简单的看了一圈后,在没有任何人向他介绍红山文化概况的情况下,师父就说出了这个遗址是五千五百年至七千年时的母系社会所留下的,并蹲在地上用树棍给大家画了一个女神像,其头发梳右边,眼睛很大;师父还画了一个梯形的平台,给我们讲解此地的地形地貌,当时人类的服饰、经济等情况,这些都与凌源文化部门展出的红山女神照片和红山遗址构造,形状非常相似。

师父对红山文化的揭秘和所画的女神像让陪同参观的人感到惊奇。

7. 印证古老的传说

师父告诉我们,凌源的山里有修道人,已经修了三千多年了,但你别找她,你也找不着。我们听了觉得很惊讶,因为这个传说一直在凌源的老辈人中流传,而中共无神论毒害下的人们都是视为笑谈的。师父的话印证了这个古老传说的真实性。

8. 学员甲:晚期癌症患者绝处逢生

我今年七十三岁,从小就体弱多病。长大后嫁到婆家,人口多活计累,又受气,落了一身的病。九一年我觉得浑身无力,极度贫血,到承德检查,医生一看片子,吓了一跳,说:这太重了,是乳腺癌二期晚期。右侧乳房都长满了,左侧已经癌变,大癌瘤像个大螃蟹紧紧抓在我的胸脯上,周围还有一圈小的。当时承德医院做不了手术,只好去沈阳做的切除手术。医生和家人说:最多活不过三年。我极度沮丧,不知哪一天就永远的走了。

九四年正月,我抱着听听看的想法走进了“凌钢首次法轮功传授班”。在首场师父的带功报告上,我就觉得师父讲的太好了,我越听越爱听,越听越舒服。我心里想:这哪是什么气功师啊,分明是从高处下来的大佛。从课堂出来,我走路一身轻,欢喜的不得了。到第三堂课时,我就不用家人送了,我自己去,自己回,别提多高兴啦。从师父的法理中,我明白了病是怎么回事,听师父的话,按“真、善、忍”去做,把药也扔了。师父讲的法太好了,没听够。在家人的支持下,我连续跟了师父六个讲法学习班:凌源、锦州、大连、哈尔滨和长春。二十年来,我在师父的呵护下,我一直平稳的走在修炼的路上,按“真、善、忍”修心性,提高层次。

9.学员乙:师父一句话治好了我的腿

九三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我骑车不慎将腿摔坏了,整个腿都肿了,眼看师父就要来凌钢传法了,很是着急。九四年二月二十一日晚上,我忍着疼痛来宾馆门口接师父,师父身边的弟子老刘问我:怎么了?我就把情况简单的说了一下。老刘说:你静一下。一会我就觉得从头顶向下“唰”的一下子,非常舒服的感觉,动动腿,不太疼了。师父传法第三天,看我一瘸一拐的,问我怎么了,我又说了一遍情况,师父说:“你跳,往起跳。”我听师父的话,就跳,越跳越舒服,就像腾云驾雾似的,腿不疼也不瘸了,我高兴极了。

师父平易近人,面容祥和,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和师父一起吃饭时,师父不时的给我们夹菜,还送我们每人一张名片,我保留至今。

10.学员丙:师恩永难忘

我家四口人,两个孩子读书,妻子有病,并常年卧床不起,有时候神志不清,几天不吃东西。我一个人上班,既要养家,还要给妻子治病。师父来凌钢传法,让我看到了希望,我就带着全家人都去听法。第一堂课下课后,师父来到我们面前说:“你家困难,把她的(我妻子)听课费退还给你,但准许你带她来听课。”并再三嘱咐第三堂课一定要来,我们非常激动。 但第三堂课她没有来成,第四堂课下课后,我还是用自行车驮着她 ,两个孩子扶著,准备回家。刚走到会场院门口,见师父大步向我们走来,来到跟前,什么也没说,只是瞅了她两眼。我们回到家后妻子就开始呕吐不止,吐的全是脓和血。第二天,她就开始能吃些饭了,也不卧床了,身体明显好转。

当传法结束时,我们都去看师父,临走时,师父叫住我:“你等会走。”又走回屋里,拿来一个桔子,在手里攥了一会给我说:“拿回去给你爱人吃吧”。我把桔子拿回家就给了妻子,她接过来,连皮都没剥就放进嘴里吃了,她好像明白是师父给的。从此以后,她就能正常吃饭了,身体也一天天好了起来。我们全家不知如何感谢师父。

通过听师父讲法,我懂得了许多的道理,心性也在一点点提高。有一次我正在炼功,妻子跑过来,将我摔倒在地,这次我守住了心性,没打她,也没骂她,躺在那儿想:是我伤你伤的太厉害了,现在还你呢,我不动心。这时,我看见师父打着坐过来了,用手摸摸我的头,走了。又一次,媳妇突然甩过来一只鞋,没打着我,反复几次就是打不着我,当时我守住心性,坐那没动,突然心中像有一股甘露香甜香甜的向下移动,直到丹田。还有一次,我打坐中看到,一个披头散发的人追我,我就往上升,升得很高很高的……

11. 学员丁:师父拿掉了我身上的附体

师父来凌钢传法前两个月,我去同事家回来,特别难受,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家人领我到沈阳、北京都看不好。“看香的”说我有附体了,是那个东西闹的。我非常痛苦,甚至不能上班。卧床不起, 直到师父来凌钢传法,听到第三堂课时,我逐渐感觉舒服多了,回家就躺在床上,不知什么时候突然我的胸口窝“咚咚咚”剧烈的跳动三下,惊醒了我,这时我才发觉我睡着了。胸口窝跳过后,身体前所未有的舒服。之后,就开始能吃饭、能睡觉了。以后,我又连续跟了师父四个班,身体逐渐好了起来。听了师父讲法,我知道了师父拿掉了我身上的附体,我们全家人都对师父的救命之恩感激不尽,从此坚修大法至今。

12.学员戊:顽症不翼而飞

我有多年的支气管扩张病,经常咳嗽、咳血。医生说无药可治,谁给你治好了,你告诉我。药物治不好,又转向气功,学了几种气功,都不见好转。后来听说法轮功了,说如何如何好,我抱着试试看的心理买了票。第一堂课是师父的带功报告,师父让我们闭上眼睛,想自己的一个病,我想我的支气管扩张病,瞬间感觉师父的大手紧贴我胸部一挥,我立刻感觉非常舒服。以后,我又看了两次师父讲法录像,每到让我们想自己一个病的时候,仍有师父的大手在胸前一挥的感觉,仍然非常舒服。以后我也不咳嗽,也不咳血了。过了一段时间,有一天,我正在上班,突然一阵剧烈的咳嗽并大口的咳血,我悟到是消业,也就是师父在为我清理身体,我一点都没害怕,靠着墙坐着一动不动,慢慢的不咳嗽也不咳血了。两个多小时后,我试着站起来,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而且非常舒服,我就大步的走回家了。二十多年过去了,我支气管扩张的病早已无影无踪了 。

13.学员己:我看到了手上的小法轮在转

不知什么原因,我的肚脐总是会往外流脓流水,越流越多,每次都能擦上半卷卫生纸。稍有动静,就使我浑身震痛,全身出汗。医生说:这很危险,容易感染引起烂肠子,需住院治疗。当时正赶上师父来凌钢传法,我有缘走进了课堂,在师父的带功报告课上,师父说:你看你们的手,每个人的手上都有一个小法轮。我真的看见了手上有一个小法轮在转。师父又让我们想自己的一个病,我根本就想不起来我的肚脐的事了,就认为我没有病,想了家人一个病。随着师父讲法,我的肚脐不知不觉的就好了,再也没犯过。

14.一位朝阳学员的回忆

在参加师父讲法班之前,我是一个体弱多病的老人,患有十多种疾病,其中有骨质增生、肌肉萎缩、心脏病、风湿性关节炎、白癜风、腰腿痛,视力相当差,戴二百度花镜看报纸也只能看标题。我第一次参加师父的讲法传功班,眼睛就好了,老花镜也远离了我,其它各种疾病都不翼而飞了。

一九九四年正月初十,师父应邀到凌钢办班。这次我的小孙子也和我一同前来听法。他当年九岁,脾不好,吃不下饭,经常吃药。开班的头两天师父给他净化身体,从此他能吃能喝的,身体特别好。

这次来凌钢听法,我认识一位六十来岁的女同修,她原来是一位教师,文革期间到农村参加所谓“劳动改造”,有一天往车上装一捆一捆的高粱头,已经装得太高了,很难再装,监工的人在一旁奸笑着硬让往上装,由于用力过猛造成她的腰骨节严重错位,多少年来花了不少钱,也没治好,处于半瘫痪状态。一九九三年,她有幸参加了师父在北京东方健康博览会的讲法班,在会上师父给她净化了身体,从此,她错位的腰奇迹般的好了。师父在凌钢办班讲法,她听说后就来了。

(待续)

文章来源:明慧网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