昶新:红朝通奸党那些臊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据悉,近日有爆料人提供多段视频,视频显示山东青岛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官员,年近六旬的高某某与多名女子淫乱。28日,该局回应已对涉事高某予以停职,事件正在调查中。据《新京报》报导,据爆料人称,视频拍摄地点是在位于青岛市市北区湖光山色小区一私人会所内,事发日是工作日,爆料人负责开车接送高某某,此后高某某与一开发商在私人会所内吃饭,随后与两名女性发生性关系。

其实,在当今的红朝社会,共党官员的那些臊事,丝毫引不起老百姓的关心,因为大家已经久闻不觉其臭,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了。敢问那个局级以上干部没有三两个情人?那才叫怪呢。人家党的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号称“百鸡王”,曾经与400个女人通奸,央视大楼都成为他的后宫了,可谓通奸之最!人家天津市前公安局长武长顺号称武爷,个人贪污4亿多元,四名女警花为其生下私生子,可谓通奸之魁!

四川雅安原市委书记徐孟加号称“徐三多”2013年11月17日,四川雅安原市委书记徐孟加被免职。年初,徐孟加曾遭举报,网上也流传其为“徐三多”(钱多、房多、女人多)

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陈安众号称“一斤八”多位萍乡官场人士向媒体透露,在萍乡流传着关于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省总工会原主席陈安众四个“一八”的段子:“一米八的个子、一百八十斤的体重、一斤八两的酒量、专门干十八岁的姑娘。”

湖南省郴川市原副市长雷渊利号称“三玩市长”湖南省郴川市原副市长雷渊利在工作安排、工程承揽、解决政策优惠、减免费用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贿赂,贪污、挪用公款,玩弄女人,被人民群众称之玩权力、玩金钱、玩女人的“三玩市长”。雷渊利在“忏悔”信中,也自承是“名副其实”的“三玩干部”。

广东省湛江市原市委书记陈国庆号称“三敢书记”广东省湛江市原市委书记陈国庆在台上时“什么酒都敢喝,什么钱都敢收,什么女人都敢干”,不仅支持儿子走私赚大钱,还爱看三级片、吃补药、玩“妈咪”,几年间就受贿100多万,人称“三敢书记”。山西省绛县法院原副院长姚晓红号称“三氓院长”山西省绛县法院原副院长姚晓红,被曝生活腐化到喝人奶的程度。绛县法院有几十个人被他打过,对其他副院长、上级法院的法官也照打不误,至于打骂百姓、非法拘禁更是家常便饭。于是人们给他一个绰号——“三氓院长”。

湖北天门市原市委书记张二江号称“五毒书记”湖北天门市原市委书记张二江收受贿赂,非法占有公款公物,违反规定收受礼金,支持、庇护赌博,生活作风腐化堕落,媒体报道称其玩弄的女性达107人,创造了包养情妇的“数量吉尼斯”记录,并因“吹、卖(官)、嫖、赌、贪”样样俱全,获赠“五毒书记”绰号。

前几年众说纷纭的青岛市委书记杜世成和别人共用一个情人,开始大家都不相信,结果呢?等杜世成锒铛入狱罪恶昭彰以后,大家才明白原来这些衣冠楚楚的牲口们真的是好几个公的共用了一个母的情人。不愧是共产共妻的通奸党啊!后来坊间又传出消息,胶州市委书记张元福和副市长杜云烟通奸,弄得个胶州市官场乌烟瘴气的,因此传说还打击了一个私下议论此事的财委干部,说是污蔑领导,是造遥言,结果呢?人家张元福竟然也愤然不顾的和原配离了婚,把杜云烟就明媒正娶了。谣言瞬间都变成了遥言。2000年时候,张元福决定政府南迁,新城区的建设都是来自青岛的张家军。几年来的新区基础建设,楼房开发,道路修建,都赚得盆满钵满。再加上建设政府大楼,把18块局委的办公场地协议出售给了亲信张启荣的贪腐行为,惹恼了胶州市的各界老干部,大家联名上访北京,也曾惊动了中纪委贺国强差何勇亲自下来督查,张元福送上几千万不得而知。致使何勇回北京不再追查。而张元福从此又放手一搏开始在北京慷慨发展,胶州市盛天国际项目的张继富出手一千万给张元福上北京找关系跑路子。张继富换来的是胶州市看守所项目改造和胶州宾馆等旧城项目改造的土地开发,获利润亿元之多,这是党官民商勾结各的其所!人家张元福书记在北京京西宾馆与台湾三类影星林**嫖宿一夜耗资百万,这也是青岛地区人人皆知的公开的秘密。

青岛胶州市政协主席张吉来,是原胶州市委副书记,人称胶州的和珅,大内总管一手遮天。他和假设的台商成立了皇祺河滨华庭置业有限公司其实就是打着台商的名义,他组织的股份制公司,有他的兄弟张涛、通奸姘头李兰梅等经营,该公司以各种手段非法获取土地,窃取城乡结合部南关刘家村的大量土地用于开发,土地局、建设局、规划局提供各种便利条件,10年成为胶州市官吏们的首富。

在今年春天四月份山东省纪委巡视组进驻胶州的时候,张吉来被迫辞职,其辞职的原因除了贪腐之外还是因为自己的臊事。人家张吉来主席也是休了原配再娶,把一个曾经多年来给自己充当河滨华庭房地产项目股东的女人李兰梅纳为正室。然而李兰梅何许人也?二十年前就是公共汽车,曾经只身进京为京城老干部们借腹生子。赚得了人生第一桶金以后,回到胶州又如鱼得水,总是能驾驭在这些红朝官员的欲海之上。即赚了这些官员们的钱财,又能得到了这些官们的那话儿,可谓是一举两得。

网上有一个故事说,一个京城官二代在KTV发现一个男服务生和自己年龄面貌酷似双胞胎,就把他拉到一边悄悄问话,“你妈妈年轻的时候在北京干过保姆或者服务员吗?”服务生惭愧的回答:“没有,我爸爸年轻的时候在北京当过警卫员,听说给一个中将家里当内卫。后来专业了,如今在家里做农民工”。京城官二代顿时恍然大悟,原来我们不是农民工却是农民工的后代,不是婊子,却是被婊子养出来的。

青岛民间有一流传甚广的经典〝段子〞,说的是:〝如果把所有局以上干部统统枪毙,肯定有冤枉的;如果隔一个枪毙一个,肯定有漏网的。〞现在又有了最新版本说:〝统统枪毙也没冤枉的。〞还有一句民谚,也很经典:〝不反腐败,就要亡国;真反腐败,就要亡党!〞这两个〝经典〞的警示意义和深刻程度,实在是超过所有中央文件、领导报告、党报社评、学者高论!正如习近平所怒斥,官员们无法无天已经到了极致!这仅仅是被揭露出来的官员们的罪恶的部分黑幕,比起全国3000个县城十几个直辖市这些也只是冰山一角。通奸党们的更大更黑的罪恶和臊事还有待慢慢揭开。这真是:共产黑幕赛雾霾,通奸共妻太腐败;罪恶邪党不铲除,永远没有好未来。现在国人们最关心的是啥时候宣布逮捕江泽民,把个最腐败的,导致和教唆全国官员腐败的罪魁祸首拿下来,那才是大快人心的事。解体共产党,重新塑造和奠定中国人民的道德基石,那才是今日执政者应该办的正经事。

2015-7-30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