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蓬安:谷春立果真是吉林“首虎”吗?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中纪委监察部网站8月1日晚消息,吉林省副省长谷春立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谷春立果真是吉林首虎”吗?首先我还是要带领大家重温“十八大”以来的“打虎”成就。据笔者的不完全统计(主要因权威部门未及时发布信息),谷春立当为“十八大”以来被查的第122名省、部、军级及以上高官,为地方“落马”的第81名高官,也是今年以来宣布查处的24名省部级官员,此前23人分别是杨卫泽、马建、陆武成、斯鑫良、许爱民、景春华、栗智、仇和、徐建一、廖永远、徐钢、赵黎平、王天普、余远辉、颜世元、韩志然、肖天、乐大克、奚晓明、纪宝成、黄小祥、周本顺和张力军。

此外,在军队方面,今年以来已分七次公布了39名军级及以上高官被查的消息,除去叶万勇、徐才厚、杨金山、高小燕、戴维民和马向东等6人已于去年被以不同形式公布过之外,今年由军方主动公布的“军虎”、“警虎”其实是33只。

此外,原军委副主席郭伯雄被查的消息,是由中共中央于7月30日公布;而广东省委办公厅副主任、省公安厅党委副书记(副军职、少将警衔)蔡广辽被查的消息,是由广东省纪委发布,中纪委监察部网站转载。

也就是说,“十八大”以来已有41名解放军及武警高官被查。其中涉及武警的有3人,除蔡广辽外,还有上月被宣布遭查处的武警交通指挥部原司令员刘占琪及“八一”前夜被查的武警交通指挥部原政委王信。

从其学历看,谷春立1978年至1982年在东北工学院沈阳分院机械系机械制造工艺及设备专业学习,应该是货真价实的本科生,可他在18年后,在担任沈阳市纺织局局长、党委副书记期间,却神奇般地“跨界”读起了东北大学文法学院科技哲学专业在职研究生,并获哲学博士学位。笔者有九成把握认为,谷春立与季建业、金道铭、沈培平、武长顺、梁滨、景春华、余远辉、乐大克、周本顺等高官一样,都是“假博士”。

笔者于去年10月21日发表《50名“老虎”落网,奠定反腐新格局》一文中提到“十八大”之后没有省级官员被查的地区实际上有11个,分别是北京、上海、河北、浙江、福建、甘肃、宁夏、西藏、新疆、吉林、山东。然后是这个名单逐渐缩短,“失守”各省的“首虎”分别是:河北的梁滨、山东的王敏、甘肃的陆武成、浙江的斯鑫良、新疆的栗智、福建的徐钢、西藏的乐大克及吉林的谷春立。目前唯北京、上海、宁夏硕果仅存了,其他带“省”的已全部见“虎”。而除河北、山东外,其它6省均为本年度出现“首虎“。

可问题是,谷春立果真是吉林“首虎”吗?我看未必。

根据谷春立的简历,他1957年出生于辽宁锦州,直到2013年由辽宁省鞍山市委书记被提拔为吉林省副省长之前,都在辽宁生活、学习、工作,一直没有离开过辽宁省。可见其人脉也更多是在辽宁,而非任职仅2年多的吉林。

昨晚中纪委宣布谷春立被查消息后,有网友就给我留言,称谷春立被查是预料之中的事,说谷春立在担任鞍山市市长、市委书记八年里,因为主导鞍山市的“大拆、大建”,导致不少干部群众的不满,认为其暴力强拆违规,一时间信访量、举报量激增,坊间更送其外号“谷扒”,并将“鞍山贴吧”里2009年11月2O日的一个附有谷春立身着纳粹服装、背后地图全是“拆字”的图片发给我。因此,谷春立此次被查,极有可能是其在鞍山任职期间过于霸道,权力过于集中导致“权钱交换”的结果。

此外,按照常理推断,任何一个人换个“人生地不熟的”的地方就职,是不可能上任就腐败的,至少要熟悉熟悉官场环境,培养几名心腹。而2013年1月被任命为吉林省副省长的谷春立,即使不排除其胆子太大、心儿太贪,但其上任伊始即已处于新一届中央“高压”反腐态势之下,这样一个全新的环境为谷春立洗心革面创造了极好的时机,我相信他不会执迷不悟,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下成为“十八大后仍不收敛、不收手”的高官。

笔者以为,谷春立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的那些事,十之八九是在任辽宁省鞍山市市长、市委书记期间所造,与吉林省副省长任上并无多少关系。因此,谷春立极有可能非吉林“首虎”,而是自陈铁新之后的第二只“辽虎”。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