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灏年:抗日战略(5):中共坐观日蒋火拼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集 中共的“抗日战略

抗日战场有正面战场,大家都知道是国军打的,可是大家知道抗日战争的“负面战场”是谁打的吗?那有正面就有负面啊,有敌前就有敌后啊,敌前是国军打的,敌后也是国军打的,那么一再的声称自己是敌后战场的主要功臣、绝对功臣的共产党,他们打了仗吗?他们在敌后到底有没有打仗?到底是打的谁?我想,历史已经到了该揭开它的时候了。

所以我以为,不论是中国大陆的很多老老少少,还是台湾的很多朋友,甚至是军中的朋友,包括我们在海外的台湾同胞,大家都在一定程度上默认了共产党的一句话,这句话就是“正面战场就算是国民党打的、国军打的,敌后战场是我军打的,是我们才拖住了敌人一百万军队,是我们才消灭了一百一十八万伪军,是我们才撑到了抗战胜利,因此,中国抗战的领导权应该是我们的,日本军人向中国的投降,也就是中国政府的受降权,应该是共产党的。”
我今天就谈这个问题。谈什么?我就讲“中共的‘抗日战略’”,正式的名称叫“延安政府的‘抗日战略’”。

一、延安政府的合法化与非法倾向

我想讲第一个问题,就是延安政府的“合法化”及其有可能继续“非法”的原因。
我们大家都知道,延安政府过去叫瑞金政府,所谓瑞金政府,就是1931年“九一八”之后两个月不到的时间,1931年的11月7号,中共在苏联的命令下,在中国的国土上建立了一个属于俄国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第一次分裂了现代中国,它的首都就是瑞金。经过所谓“两万五千里长征”,就是逃跑,到陕北以后,定居延安。那么瑞金政府就迁移到延安政府啦。

迁到延安以后,那么它是如何看待自己的延安政府呢?它是这样的:第一,它到了延安以后,就在1936年的5月召开了全国——就是“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全国的代表大会,召开了“白区”的共产党代表大会,召开了“红区”的共产党代表大会。也就是说,到了延安以后,它仍然继承了瑞金政府的衣钵,仍然称自己是“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毛泽东就担任“中华苏维埃中央人民委员会主席”,秦邦宪担任“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西北办事处主席”。所以,延安政府就是瑞金政府。

可是,它那时只有一万八千人,两万人不到,可是在这种情况下它非常想蒋介石不再打他们、不再剿灭他们,所以在1936年的12月1日,毛泽东带领中共十九位将军给国民政府写了一封信,要求国民政府允许它投诚,愿意接受收编,来共同去“抗日”。可是,这封信由潘汉年在南京交给了国民政府,没想到11天之后西安事变爆发。因为这不是我今天主讲的题目,我只讲三句话。

对西安事变的认识,只有三句话我们就能了解它的底牌:西安事变的幕前发动者——张学良、杨虎城,西安事变的幕后发动者——中国共产党,西安事变的最高决策者——苏联的斯大林。我们懂了这三条,我们就懂了西安事变的性质了。可是西安事变救了共产党,西安事变让蒋介石剿匪计划功亏一篑。

西安事变使共产党获得了喘息,可是共产党对自己的命运仍然不放心,在西安事变之后的七个月当中,毛泽东一再的和他的战友们说:都七个月了,蒋先生到底会不会改变我们呢?会不会接受我们?他不说投降,他也不说投诚,就说接受我们,他很着急,他就干了一件事:他给全国七十名著名的民主人士写信,他亲自写了七十封信,什么马叙伦啊,什么有名的他都写了。七十人写信,要他们找国民政府说情,就是台湾现在说的“关说”,希望国民政府、蒋介石能让他们加入中华民国的抗战序列。蒋先生心慈面软,既往不咎,终于答应了。不但答应了,马上就发粮饷。

就这样一个情况下,延安政府的性质变了。延安政府成了什么?延安政府成了中华民国下属的一个地区,合法地区。陕甘宁边区就是这样合法的,中共的军队也合法了,陕北的军队成了八路军;中共在南方的游击队汇集在一起,运行到中国的皖南地区,成立了新四军,叶挺当军长。这两个军队完全合法了,它们都编入了国民革命军的序列,他们拿的粮饷和中央军的粮饷完全是平等的。

这是好事啊,如果中共一心抗日,国民政府收编,然后不论是八路军、新四军,都在本战区的领导下努力杀敌,中共不仅改变了性质,原来是一个叛国卖族的,可是这个时候就成了爱国抗日的嘛,那是多么的美好。

可是,大家不要忘记,我为什么说延安政府还有继续违法的可能性呢,那是因为从瑞金政府到延安政府,从没有被收编到变成收编,从非法到了合法,延安的国旗、国歌、领袖、政府跟瑞金政府完全一样。国旗是苏联的党旗,国歌是不要祖国的《国际歌》,所以《大公报》的记者曾经写过一篇评论:国际友人到了延安,听到了《国际歌》,看到了苏联的党旗,甚至于看到了边区的钞票,开始的时候沿用“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瑞金政府的钞票就是货币,我还收藏了两份,今天忘记带来了,上面印的是谁的头呢?印的是列宁的头。

我们中国的钞票印列宁的头,在全世界的历史上到今天为止从来没有过,只有共产党一家。那如果这样一个政府被合法了,它能够真心合法吗?它会不会仍然按照在江西时候的那一副造反姿态,就是在表面上剥下来,暗中去继续实现它颠覆中华民国、复辟中国的专制制度?我现在只能说可能,我们不下结论。

二、中共“抗日”的“根本战略”:日蒋火拼

我讲第二个问题,就是中共“抗日”的“根本战略”是什么。延安政府虽然合法化了,那么究竟怎样在国民政府的领导下进行抗日,这对中共来说是一个新问题,也是一个大问题。我首先说,它的战略思想是什么?四个字:日蒋火拼。这是1937年8月中共中央在延安西部五十公里所在的地方叫洛川开了一个“洛川会议”,在这个会议上所下的一个总的战略思想,提出的总战略思想就是“日蒋火拼”。那么具体的说,在洛川会议以前,也就是1937年8月1号,1937年8月12日,中共中央曾经向南方游击区和党内发出两个秘密文件。请大家记住,七七事变,8月1号,只有二十三天。到8月12号,那只有三十五天。就在这三十五天内,中共发表两个秘密指示。

第一个秘密指示,叫做给南方游击区的秘密指示,是毛泽东亲笔写的,基本上讲了四条。第一条,要争夺领导权。要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前提下,和国民党争夺对抗日的领导权,要打进国民党的军队、政府和一切团体里面去,积极的表现,获得信任,然后夺取权力。第二个,建立党组织。要在我们已经合法以后,要在地上和地下迅速的恢复和发展我们的共产党组织。这是最重要的一条。第三个,要“统战”和消灭。“统战”谁呢?

毛泽东原话,他说:要积极的对中央军和杂牌军进行统一战线的工作,就是要和他们交朋友,将他们拉到我们这边来,还有也要对土匪、民团和一切的抗日势力和力量交朋友,如果他们服从我们、加入我们,就壮大了我们,如果他们不服从、不加入我们,我们就消灭他们。我讲的都是原话,大家都可以查证的。最后一个,要利用国民党所允许的命令、社会习惯和种种方面,来深入的发展我们的青年组织和共产党组织,有的要公开,有的要地下。对南方游击区的秘密指示,主要的就是这四条。

8月12号发布的关于抗战中我党地方工作的指示,他说的是什么?跟第一个解释大致差不多,但是这个指示里面讲得更清楚。他说:在我党的抗战时期的地方工作当中必须明确的认识到我们要进行马克思主义的教育,在党内是教育,对党外是宣传,一刻不容马虎。第二个,在建立党组织的时候,要注意保持我们党组织的秘密性,要让秘密的党组织不仅在战斗区域,在敌后区域、也要在国统区域进行扩大和发展。第三,要抓住文化工作,抓住青年工作,要抓住学生工作,要在各个方面改变整个国统区的思想文化面貌,让我们的国统区和我们的共产党一样在最大范围内进行布尔什维克化。

这就是抗战一个月零五天的时候中共中央的两封秘密信,这两封秘密信成了中共战略制定的根本。那么洛川会议上呢?现在中国大陆可以说每一个青年都知道了,在洛川会议上共产党做了这样几项说明:第一是挂名的中共中央总书记张闻天首先说话,他说了什么话?我们要学习列宁,在国际战争中让本国政府失败,这样我们才能坐大。他用的是列宁主义,因为列宁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时候他的手段就是让二月民主政府失败,失败了以后他再打二月民主政府,这样打垮了二月民主政府才建立了苏联嘛,才是所谓“十月革命”,我的话,叫做“十月背叛”。

那么毛泽东接着讲话:“希望大家都不要去争取当一个爱国者,要知道日本的飞机大炮对我们的危害比国民党蒋介石对我们的危害大得多。”这是他第一层意思。“我们在抗战时期主要方针是发展,而且在发展中要注意到,当我们遭遇敌人的时候、我们不得不打的时候,我们也可以打一下,如果我们打赢了,就宣传我党领导了抗战,他党不积极抗战。”第三个,他讲得更清楚了:“同志们不要被爱国的思想所迷惑,要知道我们今天为了爱国去反对日本侵略者,那就是爱蒋介石的大地主大资产阶级的国。我们的目的,要利用抗战的机会,来充分发展自己。只可以打游击战,不可以打阵地战,不可以打运动战。然后,我们在游击的过程当中发展我们的区域,建立我们的敌后抗日民主政权。”

最后毛泽东说了一句话,因为很多的共产党的高级军人都不赞成他的话,打了内战那么多年,现在打外战,红军战士也有很多是有一份爱国之心嘛,在抗战的那个情况下。毛泽东说了一句话:“不要逞英雄,我不怕你们说我是一个民族的叛徒,我就要坚持这样的方针和路线,在抗战中发展我们共产党,最后夺取政权。”毛泽东的话说得非常清楚。然后,毛泽东在他的另外一篇文章当中,就是《论持久战》当中,说了一句话,说:“我们要在民族战争的条件下发动人民起来革命,夺取政权。”我不解释这句话,大家都能听懂。这就是他们的“战略思想”。

那么洛川会议以后呢?8月开的洛川会议,大家知道,七七事变,北方四线就打起来了。平绥线、同蒲线、平汉线、津浦线,节节抵抗,国军在节节抵抗,整排、整连、整营、整团、整师的国军牺牲在北方的节节抵抗当中。在东边,在上海,蒋先生决策了大决战,将日本的兵力从北方、从日本本土吸引到上海来,造成一个大决战的态势,和敌人纠缠,然后将我们长江下游的人才和物质迅速的运到武汉。在这样一个抗战的形势的急迫的压力下,毛泽东如果再不把他的军队开出去的话,没法交代啊。

这时候,毛泽东提出了他的另外一个“战略思想”。什么思想?叫做“八路军的主要工作是做群众工作。”所以,林彪打平型关,是违背毛的命令打的。彭德怀后来打所谓的“百团大战”,也是违背毛的命令打的。彭德怀为此到文化大革命被斗死,都是因为这个原因,不服从中央命令,擅自打日本。

这样的“战略思想”下,你们说,中国共产党的军队,八路军、新四军,能够抗日吗?何况,在9月12号到9月22号,十天的时间里面,他对已走上前线的115师、120师和129师三个师,八路军三个师,发了五道命令。这五道命令,就是不准他们正面抵抗日军,就是要他们分散到敌后去“做群众工作,发展我们的根据地。”这就是中共的一个最根本的“战略思想”。

中共的“战略原则”

那么它的“战略原则”是什么?它的“战略原则”有三条。第一条,坚持“独立自主”。不是搞“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吗,不是已经投诚了国民政府、国民政府已经收编了他们的军队,在第二战区和第三战区的领导下抗日吗?可是,毛泽东提出了我们要独立自主,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中要独立自主,在对日战争中要独立自主,总而言之,只能听延安的,不能听重庆的。

毛泽东在他的一系列的指示当中,一再的说明了独立自主的重要性。那些要服从抗日统一战线、那些要尊重国民政府的战争规划的人,他指的是王明,是破坏我党的组织、是破坏我党的前途。

38年10月、11月,当武汉会战已经结束、日军疯狂在和我们在平汉线两端进行较量的开始,这时候毛泽东把他所有的中高级军官全部聚到延安,开了两个多月的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在这个会议上,毛泽东当着王明的面高喊:“蒋介石今天是我们全国人民的抗日领袖,中华民族受侮辱、受侵略的时代从此一去不复返了。”这是发表在报上的。

王明一到武汉,离开延安,他马上就跟延安的所有的干部和军人说了一句话:“蒋介石最终是我们的敌人,我们在抗战中的主要敌人就是蒋介石,打倒了他,我们才能够夺取政权。”这就是毛泽东的“革命的两手”。

所以,在洛川会议以后,他的“抗战的思想”、“战略思想”影响了他的战略原则。首先第一条就是“独立自主”。那么第二条呢?“坚持山地游击战”。毛泽东在37年9月12号给彭德怀的一封电报中明确的说:我军必须是依傍山地。那就是,我军必须是在山边的土地上,可以和敌人打遭遇战。因为有山区嘛,敌人真的打来了,我就往山里一逃嘛。在座的可能很多是台湾长大的朋友,像我们这些在中国大陆长大的朋友都会一句话,我们从小就会。什么呢?

在共产党拍的一部电影当中,有一句台词,叫做“鬼子来扫荡了,八路军进山了”。我们大陆我这个年纪的人个个都会,个个都会将这两句话,都会学着电影上讲这句话,还有一个老农民敲著梆子:“日军来扫荡了,八路军进山了”。敌人来扫荡,你就进山,你就是不打嘛,是不是。所以八路军不是没有打日本人,但是大多数打的是什么?打的都是遭遇战。所以毛泽东有一句话:“遇到小股敌军,不得不打,而且是因为他们要打我们,才可以打。”山地是第二个,山地游击战。第三个,建立“抗日民主根据地”。因为毛主席说得很清楚。
毛泽东说:“在广大的后方,就是敌人占领区,日本人只有一百多万军队,中国广阔的土地只容许他们占领点和线,广大的农村,他们根本占领不了。我们就到那个农村里面去,发展我们的根据地,建立我们的政权。”至于说他给这个政权的名称起的是“抗日民主根据地”,这个“民主”两个字我们大家都明白,不太可能的,对不对?因为中共49年打赢了以后到今天为止,六十多年了,中国大陆不但没有民主,而且越来越专制,现在连“宪政”两个字也不能说了,说了就抓。习近平上台以后,北大的教授、很多的高级知识分子们讲宪政,要讨论宪政,结果不准讨论,明确的回答,不准讨论宪政,宪政两个字从网站上都去掉了,而且还抓,最近抓律师抓了二百八十二个律师。所以它不是民主的,它就是根据地。说得不好听,坚持游击战的目的是什么?就是“游击扩张”。游击嘛,今天这儿打一下,占一块地,明天那儿打一下,占一块地,这样的话,占的地多了,它的面积就大了,它统治的区域就多了。这是毛泽东的一个高招。

我们明白了这三条,是它的“战略原则”。根据这三条“战略原则”,共产党的整个的“抗日根本战略”是什么呢?那就是不抗战嘛,那就是利用抗战嘛,目的是什么呢?最终的推翻中华民国,建立他们共产主义的世界。那么,我们明白了他的“战略思想”、“战略原则”,我们才能够明白,在整个的抗日战争当中,中国共产党在敌后的所作所为,基本上是不打日军的,只要日军不打它,它是不会打日军,日军要打它,它是尽量躲、尽量跑,实在是没有办法,才打遭遇战。

明白了这个以后,我们就能明白,共产党在敌后既然不打日军,它那些地盘是从哪里抢来的呢?
(未完待续)

文章来源:《黄花岗杂志》第五十二期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