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军工联合体专窃西方机密(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5年9月12讯】据大纪元电子报9月12日的报导,在过去几十年来,中共军方、政府、企业、学术界的菁英为了一个目标连系在一起:从西方窃取机密。中共政权每年从美国盗取价值数万亿美元的机密,为经济和军队科技化提供动力,却未受到任何惩罚。

大纪元记者经过两年的调查之后,大致厘清了中共军事—工业联合体的内部结构。通过对情报和安全专家的访谈,本文揭示了这一受到中共批准而盗窃他国商业机密之机构的内部运作架构。

中共窃密系统庞大

在这场博弈中,美国迟迟未动,最近才开始回应。该国司法部于2014年5月控告5名来自中共军方61398部队、涉嫌窃取商业机密的骇客,因而登上了报纸头条。

然而,中共这套系统并非仅限于军方骇客。遍及中国各地的组织充当“转移中心”,将偷来的讯息加工成可使用的方案。中共的官方计划为这些窃密行动提供协助。整个系统通过政府官员、军官、企业高管和中国各地的学者组成的腐败网路联系在一起。

虽然一直有媒体报导有关中共网路攻击和间谍从西方窃取技术的新闻,但其真正的规模远超过报导所及。

美国“黑色行动伙伴公司”(Black Ops Partners Corporation)执行长弗莱明(Casey Fleming)说:“我们在美国看到报导出来的资料外泄案例,只是实际案例的一小部分。2014年报导的大部分资料失窃案都是零售商的案例。因为这些案件中消费者的个资辨识讯(Personally Identifiable Information)被盗,零售商有责任通知执法机构。”

弗莱明的职位特殊。他的公司替《财星》杂志所评选的全球500大公司追踪网路和人员间谍的渗透。他表示,除了媒体所报导的之外,“几百家其它公司因担心媒体的负面报导而没有报告资料被盗事件。更糟的情况是,大多数公司根本就没有发觉到自己的资料外泄。”

他透露说,去年他的公司观察到,内部间谍活动和网路攻击造成资料外泄的公司案例中,其强度、深度和频率呈现10倍的增长。他们预期这样的问题会持续恶化。

弗莱明说:“我们公司情报单位的最新估计是,美国公司和美国经济每年损失大约5万亿美元。如果将被窃机密的全部价值包括在内,总损失超过美国GDP的30%。”

他说:“这种规模的商业间谍攻击活动会造成工作机会减少,物价升高与生活品质降低等问题。每个美国公民很快就会受到冲击。”

多重情报来源

美国网路反情报公司矛头(SpearTip)的事故对策部门主管范德维恩(Josh Vander Veen)指称,这种大规模的窃密行动源自于中共政权对社会几乎所有层面的掌控。
曾任美国陆军反情报部门探员、拥有十几年外国间谍案调查经验的范德维恩表示,中共当局涉足很多国内产业。它用来窃取商业机密的平台包括转移中心、网路攻击以及在美国大学进行的学术研究等。

中共利用巨型系统窃取与加工智慧财产权,并凭借由窃得情报开发出来的产品把钱赚回来。很多时候,这些以盗窃来的美国研发成果为基础所生产的中国产品,会以原版美国产品的大约一半价格售回美国。

范德维恩说,中共的盗窃行动非常繁忙,也花费很多人力和时间。但若和从事这种研发工作所需的成本与时间相比,盗窃所花费的成本只有几分之一。

美国智库国际评估和战略中心(International Assessment and Strategy Center)资深研究员费雪(Richard Fisher)主张,在试图理解中共政权如何使用盗窃来的商业窃密以及中共军队、公司和大学的参与时,“我们应该透过中共的角度来看待这些”。

费雪说:“在某种意义上,它是非常明确的,但我们不愿意接受我们所见到的。”他补充说,任何拥有中共基层组织的单位“都有能力进行情报或军事任务”。

“特工伙伴公司”一名在中国经营高层生意的匿名客户表示,中国国营公司的概念也可能具有欺骗性,因为几乎所有公司都有中共指派的官员。

该消息人士说:“任何超过50人的公司都有中共指派的联络官员。这就是中国的法律。”

在中国,区分政府与私人产业、军方与政府、私人与军方之间的界线很模糊。而商业窃密系统也同样存在于这三个领域之间。

中共剽窃的历史

虽然实际的资料外泄案经常引起注意,但很少人知道这些资料被窃取后会发生什么事。
了解这套系统如何运作与发展,需要一点历史背景。这可以从冷战时期中共与前苏联的关系说起。

一名熟悉中共对窃取技术进行逆向工程的系统与其如何发展的消息人士向大纪元解释说,该政权吸取前苏联的实务经验,但在几个重要的方面进行修改,使其更适合当时中国缺乏技术能力的情况。

举例来说,如果前苏联间谍窃得美国间谍照相机的设计图,会将它送到研究机构,让工程师尝试依现况重制这项产品。

但中共的方法完全不同。该消息人士解释说,中共当时对它与其它国家的技术落差相当清楚。因此,前苏联会自上而下开始仿造程序,而中共则会自下而上。

如果中共间谍取得上述相同的间谍照相机设计图,他同样会将它送到研究机构,但该机构的研究人员会先找到这项技术的前几代版本,幷学习如何建构,而不是一开始就对照相机进行复制。

他们会派间谍搜集与前几代产品有关的公开资讯,在商店购买下几代的产品,同时派学生出国到特定的产业学习与工作。

这样的程序能使他们获得基本的知识,当他们最终准备对最新版产品进行逆向工程时,他们可以轻易地看出哪些零件有升级,而且得知它相较于前几代产品有哪些改变。

该消息人士称,与前苏联的方法相比,中共的方法明显快很多,而且能节省更多成本。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