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尚笑:抗战 到底该怎样纪念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一)

中共大阅兵,在整齐划一的行列中,可算完了。北京短暂的蓝天,又回到了末世的笼罩。日复一日 day in day out,还会年复一年?

国人的激动,第一次与蓝天同在。世界的不安,第一次和雾霾相连。一红一蓝,一黑一白,醒目刺眼。70年前的那场胜利,醒目不醒神:它为我们,为世界,究竟带来了什么?历史,该怎样纪念才有意义?历史的教训,世人又该如何汲取呢?

(二)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中共以法西斯的恐怖,纪念反法西斯的胜利。从毛泽东感谢皇军的侵略开端,到习近平纪念抗战的终端,中间没有缓冲,只是喘息。今天,执政党又压缩了人民本来就没多少的空间,规定只有立正、稍息!

抗战的胜者国军,被养精蓄锐的中共伪军,背后一刀。胜者还未来得及庆贺,又成了败者。没有败在日寇的铁蹄下,却倒在了养虎为患的喊杀中!真可谓,是非成败转头空。国军依旧在,共党夕阳红?!

(三)

一个人,只读史,长于谋,善于计,能算渊博?这种渊,虽深则鼠目,可以理解;然博在何处,十分费解。以毛泽东之鼠目,自然嗜啃古书。霉烂中,鼠疫盛行。文人墨客,首当其冲。

一个政权,只有狂,长于杀,善于装,焉能久矣?国库掏空,可以理解;然大谈爱国,十分费解。以中共之残忍,自然漠视生命。大爆炸中,化学品腾空。平民百姓,死无葬身。

(四)

昔日的入室强盗,大多已翻开历史新的一页。昔日的本土娼妓,从良之路唯难,可也并非可望而不可及。然世俗流于形式,忙于纪念,却无心思考。没有哲学那么深奥,却是荒诞得如此不经。为什么这么刺眼?是颠倒的纪念?纪念夕阳下的恐怖,还是恐怖染红了夕阳?

我们再一起温习一下。在英语里,纪念的事物,不能使用现在进行时,要用过去时。现在进行时,其实并不用来表现人类的无能为力;很多时候,用来表达对即将要发生事物的一种期待,表示将来。有了期待,就像有了路一样,通向心想事成!

(五)

我们需要正视现实。如何过得舒适可持续,而不是沉溺于过去?在没有诚信的时代,去纪念颠倒的过去,是活吗?过去倒下的,汲取了教训,民主正在脚踏实地进行中。过去靠谎言支撑的,仍没过去,还在倒立。

中共的大阅兵,其实远未过去。它以纪念的形式,提醒世界。中共的倒行逆施,仍在继续。它给世界,带来了新的警觉和不安。从它邀请阅兵的贵宾中,可见其价值取向之一斑。一个不停箝制国内民主自由的政权,又怎么可能在世界代表正义与和平?

(六)

中国人,有逆来顺受的传统。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从近日大陆游客,唱着义勇军进行曲大闹曼谷机场,我们已经看到了共党文化之邪恶。笔者只想表达,民族主义,是一柄双刃剑。舞剑者,终将死于剑下。

大阅兵的纪念,是不是更该考虑民主与和平的重建?或许中共想证明,与昔日的日本皇军相比,国内的苛政,不是猛于虎,而是旗鼓相当,甚至是从善如流了?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我想,像“抗战,到底该怎样纪念”这样的话题,在今天中共治下的大陆,至少是属于英语虚拟语气的范畴吧。

文章来源:《中国人权双周刊》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