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丹:中共对援助难民的“冷”是一种本能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近日在《纽约时报》发表的一篇题为《中国冷眼旁观移民危机,指西方自食恶果》的文章中,“中国对叙利亚难民的冷漠与袖手旁观”受到了来自西方的批评。而另一篇出自某知名经济学家的评论文章也表示,这里的批评主要基于两点:一是中国不肯出钱,作为联合国的五大常任理事国,有义务对维和经费做出贡献的中方,只承担了占比最少的1.2%。自2012年以来,全球为解决叙利亚内部动荡的捐款为140亿美元,但中国只提供了1400万,占比0.1%。二是很多中国人也反对接收叙利亚人,称“中国无需为中东的动荡负责”。

相比欧洲、尤其是德国,不假思索的打开大门迎接难民,中国的冷眼旁观、甚至拿一堆歪理来炫耀自己“不趟浑水”的小聪明,着实令人感到有辱“大国风范”之名。事实上,对难民的营救、接纳并不只是一掷千金那么简单,还有很多繁冗、复杂的细节性工作需要投注耐心、一点一滴的去完成。在这种情形下,德国能首当其冲的投身于这项需要付出艰辛的巨大工程,显然是值得世界来给予赞赏与好评的。而对于其它国家来说,即便未能受到感召,紧随其后,也实在不该站在一旁冷眼观望,甚至幸灾乐祸的说出“自食恶果”之类的风凉话。
然而不幸的是,中国却选择了以这种冷漠的嘴脸与姿态示人。同时还要指出,对于处在毫无言论自由的非民主状态中的中国大陆来说,民众的声音其实并不能完全代表他们内心的真实所感,又或者说,长期接受洗脑以及愚化教育,已致使中国人在举手投足间,都被深深打上了服从权威的烙印。因此,无论是在投入经费上的抠抠索索,还是公开表达拒绝对难民负责的声音,最终都应该落在只讲利益、不讲人道的中共身上,以便寻找出处和根源。

事实上,中共从起家到发展壮大的历史本就是一部讲述著自身人道泯灭的历史。常言道,要看一个人的品行如何,应该先看他对家人如何。而一直彪炳著自身是“人民公仆”、“老百姓的父母官”等正面角色的中共集团,却从未干过一件对自家人表现出人道关怀的事儿。文革的十年浩劫、89年在天安门广场对学生的屠杀以及十年之后对上亿法轮功学员发动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群体迫害,都在以不争的事实向世界表明,中共的非人道是从骨子里就带着的,是一种本能与真性情。

大的屠杀如是,融入民众生活的细微且致命之处则更是表露无遗。几十年工业革命所带来的 “成果”,其实更多的是直接对人体健康造成巨大伤害的各类毒素。水污染、空气污染、土地污染等诸多释放毒素的环境已经将今时今日的中国人笼罩在一个密闭的容器中,以最快的速度导致他们身患绝症、走向死亡。此外,人为的投毒方式也毫不逊色。入口的食品中究竟有多少成分能不含对身体有害的有毒物质,或许是如今的中国人根本就不敢奢望的。事实上,整个中国社会的方方面面,都在以直接或间接的牺牲民众利益、甚至是生命安全为代价,来成就官方对利益的追求。于中共而言,只要是有利可图,“人命”又算得了什么呢?
既然为了利益,自家人死绝了也在所不惜,那么远从地球那端逃命而来的难民,又怎能促使中共萌生“人道”之心呢?因此,即便以德国为首的欧洲国家纷纷表现出了或因为公德、或出于责任的人道关怀,中国政府也仍会一如既往的冷眼以对、漠然处之。这也不过是在意料之中、完全可以预见的结果。这种发乎于中共本能的反应,根本就不足为奇。倘若有人对此表现出一脸惊愕,那可就真是白白浪费表情了。

文章来源:大纪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