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涛:拿下国安部 习近平不得不用国家和党肉搏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5年10月09日讯】国安部是曾庆红掌控的,现在习近平的人开始慢慢掌控了,自由亚洲电台报导《习近平大洗牌亲信陈文清执掌国安部》中说“《香港经济日报》10月8日报导,大陆最神秘的部门国安部出现重大人事变动,中纪委原副书记陈文清出任国安部党委书记。此前国安系统经历大地震,原副部长马建年初落马,这次人事调动尤惹瞩目。”

我认为,习近平最惧怕的就是他身边的人,他现在正把原来国安系统的人隔绝开。国安部原来一直在曾庆红的手里,陈文清是原中纪委的副书记,也就是说原中纪委的副书记进入了国安部,这是一石二鸟之计。第一就是把国安部的官位拿过来,第二,就是以他的官位去调出国安部一段时间内一些人的资料;某些人的做法和相应事件的处理。也就是说,既掌握国安部,又查证、查找国安部若干年里的罪人、罪证和罪事。其实就是这么回事。如果陈文清敢直接下到国安部把这个部门拿过来,正是我们说过的习近平对国安部和中宣系统直接下手,他们不说话,不宣布直接把活就给干了,因为风险度比较大,时间很紧,不想出现太多舆论上的声音。

我从不同的渠道看到了类似的消息。自由亚洲电台,同时报了一篇文章《夏业良:中国经济危机不是有没有的问题,而是何时全面爆发的问题》。有人说这个别提了,多少年都再说经济危机在爆发,但一直没爆。没错,一直没爆。我很欣赏网路上一些维权抗争者的一句话,“没关系,我们一直在失败中,但我们只要胜利一次就行了。”我觉得这句话非常有哲理性,经济危机也是一样的道理,它爆发一次就非常致命的了。

我认为中国经济问题没人能够说的清楚,李克强也不一定能够说得清楚。李克强能够说得清楚,股灾出现的时候,他就不会说暴力救市,就不会被中信证卷给玩了。我们知道夏业良教授是北大经济学教授,他到美国演讲中提到中国经济问题是存在于制度中、信仰中、伦理中、教育中、经济中和环境中,他认为有这六大危机,报导中说“夏业良原任教于北京大学经济系,因直言批评主管意识形态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刘云山,而被学校停止教职,被迫来到美国。”,他在美国演讲中说:“你可以看到中共是怎么垮的,我的判断中共垮台不是外部力量造成的,是他自己颠覆自己。因为没有足够的财力了,就会横征暴敛,给老百姓更重的税收负担。当老百姓承受不了的时候,就会出现历史上多次出现的类似于农民起义那样的抗衡,终有一天要走向灭亡。而且将来倒戈的武装力量才是主要的,就是军警内部会发生哗变。”

我认为无论是军警哗变也好,还是老百姓起义也好,对中国主政的人来说都可以说是外部,因为在共产党当权的人从来没把老百姓当成一体的,所以我认为今天主政人建立起来的国家体系,正在全力抗争着江泽民和曾庆红建立起来的党的体系,国家概念和党的肉搏。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共产党打起来了,按照任志强的说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其实也根本就不存在。夏业良教授说“中国现在是危机四伏的时代。中国的经济危机不是有没有的问题,而是什么时候全面爆发。这个经济危机正在一步一步的显现,所以大家要有点耐心,我们在座的都有机会看到中共的灭亡。”中共灭亡,国家存在,可能明天就会出现。

我认为,活摘器官是压死中共的最后一根稻草,这个真相只要被披露出来,只要还是人的就不可能再和共产党站在一起。大陆澎湃网报导说,近日大陆多所军医大学的政委换人,军队附属医院、武警医院是活摘器官的主力,换掉他们的头目就会拿出里面相应的内容,就是能够炸掉共产党的大雷。

我从开始做节目就一直坚信共产党死定了,这个政党这么多年的统治中最大的罪恶是玷污了人们的信仰和灵魂,我在做这期节目前三个小时,一个朋友给我留了很长的留言,他谈到了他这年轻的一生,他从小到大最怕听到的一句话就是“你真没用。”在现实环境中很多单位同事也这么说他。他说他曾经多次想到过自杀,他觉得他一生一点用没有,读书、赚钱都不行。后来转变了自己的想法,他终于知道自己不是为了别人活的,他生命的概念不在于别人说什么,他生命最大的意义就是能作为人来到这个世间。我认为这是非常不错的反思,人来到世间都是有所使命的,他的使命是什么,他还不知道,但他在看我节目过程中体会到了作为一个人的珍贵,我觉得这已经非常不容易了。每一个人的成功和失败,每一个人的能力高低,任人评说去吧。

一个人不为名利就可以超越于人本身,从另外一个角度看问题,你会看到问题非常简单。你会看到发生事情的结果到底是怎样的,大多数人会在名利中追求。当你不在名利中的时候,名利就在你手中。名利就像你在一个平台上画图,你超越不出这个平台就看不到这个图有多么的好,你只有超越到一定层面的时候才会回头看到这张图完整真实的一面。当你的思想和情感都倾注于你要绘制的这幅画的时候,你已经被困在其中了。

我和朋友聊天,他们说现在中国人在北美把房子都炒翻了,当然很大原因是往外边挪钱了,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中国人对家的概念根深蒂固,以占有一栋房子为目标。一个餐馆老板跟我说,大陆人一买房子,我们的生意就完了。因为他们只能在家吃白菜了。占有的欲望渗透在每一个人的心中,当这样的人有了权力的时候,他能不去贪吗?共产党最大的邪恶在于从根本上摧毁了人思维的概念,摧毁了人们自由理解生命价值的环境和氛围,而灌输进了自己的理论。

我们在国内听到判刑的时候经常会听到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这个词,政治权利包括选举和被选举权,在北美永久居民和公民区别之一就是选举和被选举的权利,而这种权利被共产党用来惩罚一个人,叫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在中国出生,其实就不是在一个公民的社会,就是一个政治的产物。有人给我留言说,他不管政治,但他就是政治本身。大家想到过吗,剥夺政治权利本身就是邪恶的,我是一个公民,居住在这个环境里,作为政府和公职人员就应该服务于我,它有什么权利剥夺我的公民权呢?虽然换个名字叫政治权。在北美一些国家,一级谋杀犯都可以投票,都没说剥夺政治权利这一说的。中国就是一个管制的社会,很多人在其中意识不到它的邪恶性。因为我们从小就被它灌输了。他摧毁了中国人尊重自己和他人的基础。所以当共产党崩溃的时候,没人能够阻止,因为越来越多人从心里知道了它的邪恶。

责任编辑:严枫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