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玉喜:深圳海关“按摩处长”遭谁举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深圳海关稽查处原副处长黄洲洲与两名按摩女发生情感纠葛,引发两女“内讧”,最终一名按摩女在网路上持续举报黄洲洲包养二奶。虽然举报的是作风问题,但最终将黄洲洲送进监狱的却是经济问题。近日,深圳市中院一审宣判,认定黄洲洲受贿200万元,判刑13年(2015年11月3日南方都市报)。

2014年4月,深圳海关稽查处副处长黄洲洲在休闲水会结识的两按摩女发生“内讧”,一按摩女到网路举报黄洲洲包“二奶”。媒体跟进报道,黄洲洲进入公众视野。深圳海关宣布对黄洲洲停职调查。调查还发现黄洲洲存在严重经济问题。黄洲洲察觉后试图联系行贿人串供。要求行贿人不承认送钱的事。谁知这一切竟然也成为法庭上的证词!黄洲洲副处长未免也太幼稚了,行贿人顽抗不交代有课能被判刑。只要竹筒倒豆子,全盘交代,最后判刑的是贪官,他们啥事没有。你说在这样的环境下,哪一个行贿人会傻到位你被“黑锅”?只是黄洲洲自己却因按摩女的争风吃醋落马?这真应了一句成语“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两名按摩女争风吃醋,何以让黄洲洲副处长遭殃呢?显然,这两名“按摩女”中有一人为黄洲洲副处长包养的“二奶”。显然,这两名“按摩女”在争风吃醋过程中,黄洲洲副处长包养的这位“二奶”,自认为背后有官员做靠山,依仗上面有人,说话、做事情难免抢上风。显然,正是黄洲洲副处长包养的这位“二奶”惹恼了另一位“按摩女”,引发网络举报!或许,这位“按摩女”网路举报只是想让对手的靠山“喝一壶”,谁料想却把这位黄副处长拖进无底深渊?

黄洲洲副处长怎么就勾搭上了“按摩女”呢?显然,作为黄洲洲副处长这样的海关官员大权在握,海关官员的权力也意味着金钱无限!那些有求于他的商家哪能不竭力奉承这位“财神”?商家们招待黄洲洲副处长酒宴、酒宴之后再招待黄洲洲副处长“按摩女”,那也是很自然的事情!

网路举报的“按摩女”怎么就知道此“按摩女”是黄洲洲副处长包养的“二奶”呢?黄洲洲副处长做既然包养了“按摩女”“二奶”,对此“按摩女”自然就有了与众不同的表现!当今官场官员报“二奶”是权力的象征,是金钱的象征,也是黄洲洲副处长在酒桌上的面子!黄洲洲副处长自然要频频带这位“按摩女”“二奶”参与官场应酬了!当然,黄洲洲副处长也一定会频频送给这位“按摩女”鲜花、首饰、服装、化妆品了。或许,这位“按摩女”“二奶”也会把黄洲洲副处长如何如何体贴、大方挂在嘴上炫耀!如此一来二去,自然是人所共知了!

只是黄洲洲副处长想不到,自己频频带这位“按摩女”“二奶”参与官场应酬,这一切成为被按摩女网路举报的证据!只是黄洲洲副处长更想不到,官员包养情妇“二奶”是常态,被网路举报也只是免职党纪处分的事,还有东山再起的希望。自己怎么就被牵扯受贿腐败进监狱?黄洲洲副处长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包养这位“按摩女”“二奶”亏大了!

黄洲洲副处长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因包养这位“按摩女”“二奶”,因这位“按摩女”“二奶”的争风吃醋,把自己拉下马,还落了个“按摩处长”的“绰号”。黄洲洲副处长的“按摩女”“二奶”也想不到自己的争风吃醋,让自己的情人跟着受牵累!黄洲洲副处长更想不到自己因包养这位“按摩女”“二奶”,不合时宜地赶上了中央高压反腐的大环境、大气候!

现实中,不知有多少官员与“按摩女”有染,然而,也有“按摩女”为反腐出力!“按摩女”参与举报,是否有多少官员提心吊胆?不知那些还在包养“二奶”、小三的腐败官员是否警醒?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