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建三江千民举报江泽民 当局频扰律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5年12月04日讯】10月28日,韩淑娟与建三江案受害人的几位亲友,与随后赶去的律师,将由50多位青龙山洗脑班受害人对隋凤富、房跃春的联名刑事控告信、1350多位民众对江泽民的联名举报信,14位青龙山洗脑班受害人的自述视频光碟,当面送交到黑龙江省检察院。

12月3号,建三江案辩护律师常伯阳说,他和任全牛、王磊三位律师在1号当天,同时遭到河南郑州中原区司法局的骚扰和约谈。

常伯阳律师:“这个事影响很大,案件的很多律师都被约谈了。不太清楚他们啥意思,就是问当时是依法代理吗?控告反映一些问题在律师的范围内去做,不要搞律师工作以外的事。”

山东冯延强律师也遭到当地司法局的骚扰和威胁。

常伯阳:“(冯延强)他打电话昨天说受到了很大的这种压力、威胁,都是因为10月28号我们到检察院去反映问题这个事。”

任全牛律师表示,司法局怀疑他们参与了起诉江泽民,和鼓励法轮功学员“诉江”,但事实上他们并没有参与“诉江”。

任全牛律师:“控告材料里面可能有一些‘诉江’的东西夹杂进去了,他们交给‘610’了,所以‘610’交给各地政法委,找律师谈话,他们主要是怀疑律师在挑拨‘诉江’的事。”

10月28号,任全牛、王磊等6名律师,到黑龙江省检察院、省高等法院、省人大、农垦中院等部门投诉控告材料,并查询他们9月底递交的一起刑事控告状的进展。

28号当天,50多名洗脑班的受害人及亲友,也前往这些部门递交对“黑监狱”洗脑班直接责任人的控告状,以及举报迫害法轮功的恶首江泽民罪行的举报信,他们还同时递交了1300多位当地民众联名举报江泽民的材料。

常伯阳律师表示,不管是律师还是公民,去举报执法人员的违法行为,都是法律赋予公民的权利,不应受到任何形式的骚扰。

常伯阳:“我认为控告司法机关的人员违法,这都是法律框架内,没有什么问题。可能是黑龙江当地的政府部门(人员),他们添油加醋故意夸大一些事实,隐瞒一些事实,然后上报,为了求得上面的支持,应该是上面支持他们了,然后才在全国范围内约谈律师。”

10月29号,冯延强、常伯阳、任全牛等律师和受害人家属,前往“青龙山洗脑班”,要求释放23号被非法拘禁在“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吴存利时,也曾遭警车围堵。

10月30号,6位律师在返程中,又接到了当地司法局的恐吓电话。许付桂律师还接到当地司法局的电话,说公安部门要抓捕他。

29号,洗脑班受害人蒋欣波等人的家属,在陪6位律师到洗脑班调查取证时,也遭到当地警方的盘查、恐吓,声称要送他们进洗脑班。

建三江民众王女士说,当地的法轮功学员也都遭到了骚扰、监控。

建三江民众王女士:“这事惊动了北京,定为‘10.28’事件,还说沈阳、天津、河北都参与了,相关单位负责人和法轮功学员家人组成了监控组,对每个法轮功学员24小时监控。”

建三江案是指去年3月21号,7名法轮功学员和4名维权律师到“青龙山洗脑班”喊话,要求放人遭绑架。随后,全国各地民众前往建三江声援营救,4名维权律师放出后,查出共被打断24根肋骨,3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至生命垂危后才获释,另外4人被非法关押至今。

采访/骆亚 编辑/李韵 后制/陈建铭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