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三代遭迫害 原重庆税务官员告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5年12月15日讯】现旅居加拿大多伦多的原重庆市沙坪坝区国家税务局办公室副主任秦薇于今年7月向中共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邮寄了刑事控告书,要求法办江泽民,按国家赔偿法赔偿控告人以及家庭的一切经济和精神损失。来看报导。

2003年,原重庆市沙坪坝区国家税务局办公室副主任秦薇正处于离婚后的痛苦中,她看到母亲修炼法轮功一身病不翼而飞,也开始炼功。

加拿大多伦多法轮功学员秦薇:“就从那种低落的情绪里,从生不如死的生活里走出来了,而且在不断的学法中,修炼当中,那种心灵的净化灵魂的升华那种感受是我修炼前从没有感受过的。”

秦薇的母亲由于不放弃信仰,一到敏感日,派出所、街道和单位就上门骚扰。70多岁的老人被迫流离失所,于2008年在恐怖的压力下含冤去世。

加拿大多伦多法轮功学员秦薇:“如果没有这场迫害,我妈妈能正常炼功,我想我妈妈不会走的。”

秦薇向单位同事讲真相被举报遭到降职处分,2009年发神韵光盘被抓判劳教一年。在重庆女子劳教所里吃尽了苦头。

加拿大多伦多法轮功学员秦薇:“一进劳教所就被脱光衣服检查,换上牢服,头发也被剪短,专门找那种长得很凶狠的吸毒犯来做包夹,我一看,马上一个拳头就上来,第二天天还没亮就被敲打起来,很短的时间几十秒钟的时间根本就来不及洗漱,从早上6点半开始站军姿军蹲,站到晚上11点17个小时,这17个小时根本就没有一分钟坐,时间长了腿肿的很大很大,这个包夹在旁边不停的骂,用最恶毒的话不停的骂你,骂师父,骂法轮功,你耳朵你脑袋根本不能休息。”

秦薇在劳教所一年就被抽血三次,出国后了解了活摘器官的真相后不寒而栗。

加拿大多伦多法轮功学员秦薇:第三次体检不是在监狱的医务室里,是在劳教所社房,来了几个穿白大褂的,手上端了很多试管一样的很多瓶子,很奇怪的是,让我们填一张表,包括我的年龄性别姓名,包括我什么时候开始炼法轮功的,炼了多少年,填了很多个人信息﹔(出国后看到活摘新闻)当时真是吓的不得了,天啊,我的所有血型等资料都已经进了他的资料库了。

劳教期间,秦薇被单位扣发所有工资等收入,撤销税务学会会长职务,职称降级员,从劳教所出来仍然被严密监控。

加拿大多伦多法轮功学员秦薇:“我一出来就被我们单位的监察室接到单位,还有派出所街道的人都来了,看我思想转化的怎么样,他们同时给我下很多禁令,每天都要汇报行踪,如果我请假半天,必须跟单位的人事监察部请假。我走在街上的时候,我都会感到恐怖,我都觉得好像随时都会被抓的感觉,就是这种恐怖,就到这种程度。”

2011年,秦薇陪女儿到加拿大留学,才得以脱离恐怖的环境。

加拿大多伦多法轮功学员秦薇:“我和女儿背井离乡来到陌生的加拿大,所以我要起诉江泽民。还法轮功清白,还师父清白,并赔偿我所受的一切损失。”

新唐人记者朱峰多伦多报导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