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电台总裁炼功遭监视 诉江泽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5年12月22日讯】全球起诉江泽民人数目前已超过20万,下面来了解一位加拿大华裔、国际电台加拿大分台总裁廖女士的亲身故事,她因为修炼法轮功多年被监视遭受骚扰,近期向中国两高递交诉江状的故事。

廖虹移民加拿大20多年,1996年她回国探亲时一位朋友极力推荐《转法轮》这本著作,她也由此开始了修炼之路。

国际广播电台加拿大分台总裁廖虹:“我一看书,我就觉得那三个字我特别喜欢,真善忍,后来我就一口气读完了,我那个时候病比较多,我30岁不到,我有严重的颈椎腰椎骨质增生,长期失眠,(看完书以后)真的第一次感受到无病一身轻,轻飘飘的好像要飞起来那种感觉;还有一个很大的改变就是心里从此以后就很平静,遇到什么事情都要替他人着想,想自己什么事情做错了,有一个很大的思维上的改变。”

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发起的迫害,也震惊了海外的同修,她常常和同修一起去中领馆前请愿。

国际广播电台加拿大分台总裁廖虹:“领馆的工作人员,或者他们派一些人对法轮功学员跟踪啊监视啊,以及他们直接给法轮功学员在活动中拍照。”

廖虹透露,她家的电话长期被监控,每天凌晨骚扰电话准时响起。

国际广播电台加拿大分台总裁廖虹:“中共居然花这么大的财力、物力和人力,来跟踪迫害监视这么善良的一个信仰团体,一般人不能明白,不敢想像的一个现实,十多年来,他都是凌晨四点给我打电话,我一般那时还没睡觉,我接了电话以后,那边是没有回应的,有一天我真的睡着了,从梦中惊醒过来后,我电话还没出声的时候,那头就传过来,下一位是天主教徒,还有什么什么处长的对话。我一下明白了,这是从国内打来的。年里我家里的电话被监控。”

国内的家人也因廖红在海外为人权呼吁而遭威胁,十几年来她不能回国探望父母,甚至父亲得了绝症自己也不能尽孝。

国际广播电台加拿大分台总裁廖虹:“常理来讲,每个子女都会抽空回家看看父母,这十多年来,我们法轮功学员做不到这一点,虽然心里惦记父母,但是不能回去。我父亲已经到了(癌症)晚期,让我最难受的是,我父亲第一句话说的是,不要告诉廖红,不要让她回来,你想我父亲在这样的时候,最想见孩子的时候,他却在一种恐惧之中,担心家里会发生什么,不让孩子来看他,我们可以想想,是在一种什么样的压力和迫害下,才会使老人迫于这种恐惧,来抑制这种亲情的思念。”

父亲临终前,廖虹给父亲打了最后一通电话。

国际广播电台加拿大分台总裁廖虹:“我就一遍遍的叫啊,‘爸爸,爸爸,爸爸’不知道叫了几百遍,最后到我爸爸那边没有回应了,你想,对一个人来讲,谁能忍受这种精神的迫害?”

不仅是家人受牵连,她在国内的的朋友连通个电话也在国安监视之中。

国际广播电台加拿大分台总裁廖虹:“有一个朋友托我给他的儿子留学打听消息,我打听完了就给他去了个电话,就这一个电话国安的人去了他们办公室坐了三个小时。拐弯抹角的让你自己说出来你跟海外法轮功学员有联系。”

廖虹与8月13日向两高递交了控告江泽民的诉状,一周后网上查询收到回执。

国际广播电台加拿大分台总裁廖虹:“江泽民受到历史的审判是注定的。希望起诉江泽民的法律程序早日启动,一旦启动,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真相就能公诸天下,随着真相的展开,我想那时就是中共灭亡之日。”

新唐人记者朱峰多伦多报导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