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滑坡76名失联者名单蕴大内涵 涉1.7亿国人命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5年12月24日讯】(新唐人记者钟离述综合报导)在外界强烈的质疑声中,中共当局日前被迫公布深圳人工土山垮塌失联者名单,统计发现其中大部分是外来农民工。中共治下被城市边缘化的广大农民的凄惨命运,再次成为各界关注焦点。

12月22日下午,被中共官方命名为“12·20”光明新区滑坡灾害的现场抢险救援指挥部,公布了76位失联人员名单。其中男性51人,女性25人,主要来自湖南、河南、广西、江西、贵州、湖北及粤东西北地区。

美国《纽约时报》24日的报导中披露,中共官方公布的76名失联人员名单上,至少有55名来自广东以外的省份,包括来自河南省的22人。

一位河南的农民女子,有11名家族成员被人工土山崩溃所导致的泥石流掩埋,生死不明。

报导指出,与中国最近的一些城市灾难的情况一样,许多遇难者都是农民工。据中共官方的数据,深圳1800多万人口中,80%以上是流动人口,其中包括许多来自农村的人。

据统计,中国约有1.7亿农民工离开家乡在外地工作和生活。那些外出找工作的年轻农民工,有时在离家后与家人失去联系,很少回家与亲人见面。一些前来寻找失联农民工的家属说,他们几乎不知道自己家庭成员的具体生活情况。

对于官方公布的失联人数的真实性,各界存在重大质疑,一方面被掩埋的具体人数难以统计;另一方面中共当局历来有掩盖真相的习惯。

有一位妻子在深圳工作的中国网民24日给新唐人留言说,此次事件绝对不止官方所说的那一点失踪人员,这位不知名的先生说他本人也经常去深圳出差或探亲,所以知道一些情况。

目前在深圳郊区或原来的关外,有很多民房和厂房都是当地村民自己盖的,出租给外来打工的或一些从事加工行业的公司。这位先生的太太因为市区的房子租不起,就住在梅岭关外。

那里的情况是,住在同一座楼里的租户,互相是不知道底细的,基本上也没有交集。在市区公司上班的人,他的公司也不会知道自己的职工住在哪里,一般的职工也不愿意告诉别人。所以一座楼倒塌了,也只有刚好在外的人知道自己有没有亲戚朋友在楼内,这些人会把具体的人名报给政府部门。

可是,如果是单独住户,合租的几人,或一家几口都压在里面的,他们的身份根本就没人知道。房东也不知道具体人数,只知道有几间屋有人租,具体每间住几个他不一定会关心,出事时有没有在屋里房东更不清楚。

这位先生说,他是因为经常去深圳,所以知道太太住的具体地址,而他的父母及岳父岳母就不知道。那么那些被压在楼里的人,他的外地亲戚多半也不清楚。如果他的外地亲戚给中共深圳市当局打电话报失联,但无法证明自己亲人确实住在里面,中共当局肯定不会认定其亲戚是此事故的失联人员,因为隐瞒事故真相是中共官员的通病。

而此次事件一下子压倒了好几座住宅楼,有多少人被活埋了,这位先生说不想乱猜测,但绝对不止官方所报的数字。这位先生说,总之一句话,中共根本不把老百姓的死活当回事。

中共治下农民工的不公正待遇

中国农民工的低下待遇已经被学术界广泛关注,但中共一直没有解决问题的诚意和能力。

早在2013年3月,北京工业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陆学艺教授曾刊文指出农民工体制的种种弊端。

文章说,农民工这个特殊的社会群体,对中国做出了积极贡献,但这种贡献是在工作环境很不正常,各方面条件很不利的情况下做出来的。

陆学艺指出,中共在50年代后期开始实行的城乡分治的户籍管理制度,造成一国两策的格局,致使农民进城从事二、三产业成为“工人”,但仍是农业户口,农民身份。由此带来了一系列的问题。

第一,在政治上,农民工干了工人的活,但没有得到工人的身份,享受不到正式工人一样的工会会员的同等权利。

第二,在经济上,农民工和正式工人同工不能同酬,同工不能同时,同工不能同权。农民工付出的劳动很多,而他的所得很少。

第三,在社会方面,农民工因为没有城镇居民的户籍,所以他们在一个城市打工多年,他们始终是这个城市的边缘群体,融不进这个城市社会。他们对这个城市作出了很大的贡献,却不被承认是这个城市的居民,因而也享受不到应有的选举权和被选举权的民主权利,得不到这个城市社会的各种福利待遇。

农民工的悲惨遭遇

陆学艺还讲到农民工的诸多悲惨遭遇。数千万农民工,把最好的青春年华,都贡献给城市了,为城市创造了巨额的财富,哪个城市使用的农民工多,哪个城市就是最繁荣、发展最快的。相比而言,输出农民工多的农村却并没有相应富庶起来。

相反,城市把劳动中致伤、致残的,体衰病弱的都退给了农村,子女和老人也多数由农村扶养著。城乡差距越来越大。

农民工失业了,得不到失业救济;生活困难了,得不到最低生活保障;有病了,得不到应有的医疗保障;因工负伤了,致残了,也得不到应有照顾和抚恤,只好自认倒霉回到农村,悲惨地渡过余生。

因为农民工的劳动条件恶劣,各地各种恶性事故频频发生,经常出现数以百计的农民工在事故中丧生。

深圳这个靠外来务工人员发展起来的新型城市,发生这种惨祸,再次印证学者对被边缘化农民工悲惨遭遇的描述。外界评论认为,中共从一开始到现在,一直把农民作为愚弄和利用的工具,中共一天不倒,农民就不会改变悲惨命运。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