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渣土滑坡 人为事故 死伤数仍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5年12月27日讯】 新闻周刊(507)中国深圳土石坍方事件的搜救仍在进行中,目前已知泥浆冲垮33座建筑,有90家企业、将近五千名员工受影响,不过还是无法得知准确的死伤和失联人数,外界认为这又是一场纯粹的人祸。虽然中共官方在25号宣布,这次滑坡不属于自然地质灾害,而是生产安全事故。然而回顾2015年,中国重大人祸灾难频发:从上海新年的踩踏事故,到东方之星的沉船,到天津化学品仓库的连环爆炸,件件惊心。人们不禁要问,为何中国频频发生重大人祸事故?根源何在?

“全部完了,全部完了,新厂都倒了。”

12月20号,突如其来的渣土塌方,淹没了深圳宝安区33栋建筑。

事故受灾民众:“我的一部货车当时就被泥土埋了。”

当地居民目测,在渣土堆滑坡前,已经沿着山腰堆放高达百米了。滑坡后,渣土淹没面积高达38万平方米,大约有53个足球场大,最深处高达数十米。

事故发生时,山体没有动,也没有强降雨,现代都市深圳就发生了一场巨大的“滑坡”事故。

初步调查表明,发生垮塌的“红坳余泥渣土临时受纳场”(下称“红坳受纳场”),主要堆放渣土和建筑垃圾,由于堆积量大、堆积坡度过陡,导致失稳垮塌,造成多栋楼房倒塌。

中国国家一级结构工程师夏一凡:“你选择这个渣土场的时候,离居民区这么近,那至少应该知道,滑坡的角度是多少,我应该堆多高才行?”

附近居民:“我觉得这个有可能就是人为吧,因为很多时候人们把那个土渣全部往后面去送的话,堆积的太多,可能会突然出现就这种状况。一般都是人为堆积太多引起的。”

22号下午2点半,官方宣布失联人员的人数从91人下降到76人。不过,事发时,从柳溪工业城逃跑出来的工人陈先生,质疑官方公布的失踪数字。他向媒体表示,事发当天,至少100人在加班,而与工业城相连的、全部被埋的棚户区里面,还有有不少周末休假的工人,正在休息。

恒泰裕工业区员工:“柳溪跟德基城,2个工业园加起来有十来栋、二十栋(楼),基本上2个工业园的楼都没了,一栋楼下来有几百人,十几栋楼几千个人随便都有了,但是刚好是星期天,休息,最少都应该是有7-80%没在上班的,别人都在怀疑这个事情,估计几百人(失联)应该有,按正常人推理去估计。”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中文网报导,22号,一大批失联人员的家属冒着细雨寒冷,在泥泞中到现场等待亲人的消息。当局则扩大封锁范围,并部署警力把守,禁止家属进入现场。

因不满当局搜救工作太慢,数十名家属一度在官方的临时指挥部前大声叫喊。失踪者家属说,他们被分开安置,不让住在一个地方,令他们十分彷徨无助。

深圳,曾经被中共官方视为“经济发展窗口”,但中共为了发展经济而大肆破坏环境,却也埋下许多隐患。

深圳官方消息称,深圳挖地铁、建地下商场等产生的建筑废弃物,以每年3000万立方米的速度,滚雪球一样增加,到2006年以后渣土就已几乎无处堆放,大量非法渣土场、以及随处乱倒现象浮现。

而这次发生事故的宝安区红坳渣土场,是所谓合法审批项目。其“环境影响评价”报告写明,渣土场利用此前的采石场深坑、填埋渣土,并会修建挡土坝,主要环境风险就是“坝体溃坝”。

但投用2年多来,政府始终监管缺失。

陆媒调查发现,该渣土场,项目未中标已提前被转让,并且涉嫌超期运营10个月,按常规排放速度、10个月足够让渣土堆增高几十米。而运营商益相龙公司,能获利7500万人民币。

特约评论员唐靖远:“这个惨剧可以说是一个缩影,深圳在中共文革后,是片面实行经济改革路线的像征,‘深圳模式’也成为中共企图用经济放宽,来换取民众对中共‘合法性’认可的一个代表性模式,这个深圳的渣土塌方事故,已经证实是一次纯粹的人祸,并且同样涉及司空见惯的官商利益勾结。”

知名网络评论人“五岳散人”的一则被屏蔽的评论写着:“去年最后一天上海踩踏事件后满屏蜡烛;长江翻船后还是满屏蜡烛;天津爆炸后蜡烛开始减少,到了深圳这次人为滑坡后,更多的愤怒、问责取代了蜡烛们。”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