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滑坡头七75人无生机谁负责?渣土司机现场道破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5年12月28日讯】(新唐人记者李静报道)12月26日,是深圳滑坡死难者头七”祭日。75名失踪者生还的机会已经几近殆尽。但家属依然不放弃最后一丝希望。尽管深圳当局鞠躬道歉,声称要惩罚责任人,但给死伤者带来的伤害已经永远无法弥补。究竟谁应该为这场人祸承担责任?一名在事故现场运送渣土的司机道破了天机。

深圳“12‧20”滑坡事故12月26日进入第七日,是7位遇难者的“头七”。现场弥漫着沁人的悲伤。

“他们家的天塌了。”赶来的亲人流泪不断。河南人洪念江与妻子刘长真被轰然倒下的渣土掩埋后,与两个年纪尚幼的儿子就天人永隔。他们年仅7岁的幼子仍天真地询问:“爸爸妈妈怎么还不回来?”

香港文汇报报导,祭奠现场,湖南张家界失踪者万厚艳的家属,来了七八位。她的丈夫蒋先生和儿子都神情哀伤,依然期待亲人能奇迹生还。所以,他们没有带祭奠品。蒋先生说,晚上还梦见妻子归来。

湖北随州的王先生也因哥哥王东失踪,而悲痛不已。他说,嫂子终日哭泣,还不敢将噩耗告诉父母。

虽然很多家属依然不愿相信亲人已无法生还,但仍有一名孔姓家属在哥哥失踪七天后,在事故现场附近放了鞭炮,并烧了纸钱,寄望亲人安息。

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省长朱小丹、深圳市委书记马兴瑞等也来到现场默哀。

国务院深圳光明新区“12•20”滑坡灾害调查组已经调查认定,此次滑坡灾害是一起受纳场渣土堆填体的滑动,是一起生产安全事故。

那么究竟谁应该为此“人祸”买单?一位来自湖南的敦实卡车司机——王山杰(音译)回答了这个问题。

纽约时报报导,王山杰的工作就是把深圳到处可见的建筑工地的废弃物和渣土运到巨大的、堆得越来越高的红坳余泥渣土受纳场。这是他的收入来源。不过,事故发生后,他的工作方向相反了,是把这里的渣土运出去。

每天都在这个危险地带讨生活的他说:“这座渣土山所带来的风险显而易见。我个人觉得,它一定会在某个时候崩溃。”其实,这也是这里许多居民不断重复的看法。

他也没有掩饰:“就连我们都很害怕。”

让他感到想不明白的是,“是我们把渣土运到这里来的,而现在我们不得不把渣土再运出去。”

实际上,王山杰话中隐含的话中已经在拷问,已经提供了谁是这场“人祸”负责人的答案:如果这么多的居民、司机和环境咨询人员看到了这个余泥渣土场的风险,为什么没有人对风险采取任何措施呢?

马兴瑞也已经公开表态,自己将为此次灾害承担责任。他声称,深圳市领导“该负什么责任就负什么责任,该接受什么处理,就接受什么处理,该处理什么人,就处理什么人”。

目前,在天有灵的死难者和家属,以及所有期待公正良知的人们在观望,是否真能“给全社会一个交代”!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