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涛:中国中产阶层“蚂蚁搬家” 对中共制度说不

【新唐人2016年02月15日讯】纽约时报《中国资本外流越演越烈,人民币再遇考验》文章中说,“随着中国经济走势低迷,富裕家庭担心人民币贬值,自己的存款价值缩水,正越来越多地试图将巨款转移出境。为了不违反中国的现金管制规定,一些人让朋友或家庭成员携带或汇款5万美元出境,这是中国规定的年度上限。100人一年可以转移500万美元到海外。这种做法被称为“smurfing”(蓝精灵式转移,国内常称“蚂蚁搬家”。——译注)”

其实就是中国人所说的老鼠搬家,把钱一点一点地挪出去。都在拚命往外挪。

“但类似蚂蚁搬家的方法则比较可疑,在某些情况下完全是非法的。中国海关官员去年抓获了一名试图离开大陆的女子,她把25万美元的钞票捆绑在胸部和大腿上,部分藏在鞋子里。”

从大陆往外搬钱,已经处于一种疯狂的状态了。反映出人们对共产党控制下的社会已经没有任何信心了。即使冒着被抓的危险,也要铤而走险。有朋友可能会说,25万美金给抓了,这不值得。但她能带25万现金,敢以这样的方式出去,海关给扣了,你信不信她有本事能把钱弄回来?凡是在市面上混得朋友们都知道我说的是什么。

文章中还说“如果政府不能阻止资金从金融系统中流出,中国的前景可能会愈发黯淡。资本外流增加是中国经济放缓的一个不稳定因素,有可能会打击人们的信心,对中国的银行系统造成危害。眼下,银行系统正在步履维艰地应对持续了十年的贷款狂潮。”

这里的中国是共产党制度下的,大家一定要明白。一些人没别的招儿,把现金绑在身上跑,被抓了,一回生二回熟,也许还能跟海关混熟了,下回出去更容易了。这是他们正常的生活。这种蚂蚁搬家的做法,就是对中共说不,对这个制度未来直接的否定,别看你春晚唱得怎么好。

“资本外逃给中国的人民币带来了显著压力。为了防止人民币跳水,政府在市场上采取行动,动用其巨大的现金储备来支撑人民币。但是如果现金储备减少太多,反而会加剧资本外流,引发市场动荡。”

你说,中共有多少钱吧,3万亿美金?你数过那个钱在哪里吗?李克强数过吗?不可能。周小川知道吗?不可能。国家统计局局长都给拿下来了,没人知道到底有多少钱。他只能印新票子去顶。没人知道,这个国家有多少钱。有人会说,不可能,这是国家。在中国,夫妻俩都不知道对方有多少钱。这是一个完全以欺骗为基础、玩弄诚信为手段的社会,这种欺骗从家庭开始,一直到国家。还是那句话,人坏了,就全坏了。

“在以货币豪赌著称的亿万富翁、交易商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质疑中国政策之后,官方报纸《人民日报》在1月晚些时候发表文章对他加以批评。

管理著150亿美元的香港私人股本公司太盟投资集团(PAG)首席执行官单伟建说,“当他们抨击索罗斯时,我觉得他们发出了最强信号,说明他们会竭尽所能,不让索罗斯及其他对冲基金经理变得更富有。”

我认为,习近平要有这个本事才行,他最大的阻力来自于身边的人,如果他平时外出都穿防弹衣的话,外人杀不了他,只有身边的人。索㑩斯只是表面的敌人,真正害他的是和他一块开最高级金融会议的人,那些“赵家人”。

“一桩与上海一名富有女子做市场调查的事情,此人在今冬通过140名亲属、朋友,甚至朋友的亲属兑换了700万美元,每人携带五万美元。”

其实真正可怕的就是这些散户,这些中产阶级有着上百万美金的人在拚命把钱弄出去,把人民币换成美金往外跑,这和挤兑是极其相似的。展现出来的就是,个体要的是美金现钞,扔掉人民币现钞,这样的风波反过来验证索罗斯等等其他做空人民币的金融专家的想法,他们知道当他们带动起这种趋势后能从中共体制的内部,从中共体制里的中坚力量上瓦解中共经济本身。这是中共2016年真正遇到的麻烦。

还有一点值得一提,就是报导里面用的照片挺有意思,是一家国有银行外面牌楼,不知道是否是中国银行,但里面的含义挺有趣的,古老中国的概念,金色的腾龙,有这种牌楼都代表着中国古文化对生命的认识。可是今天的共产党却是无神论的,这种表面与内在错位的现象,早已成为日常生活中的常态,无人能识别出其中的荒谬之由,与大年初五蜂拥而至到武汉归元寺里烧香拜财神的现象与概念类似。

纽约时报的图片新闻《武汉归元寺大年初五拜财神》,从照片看这哪里是拜财神,就像在焚火燎原一般,说句难听的,就像坟场烧纸一样。在我的眼中,那是一种无法形容的可怜之境。

归元寺里面比较有名的是五百罗汉的塑像,现在有几个人拜罗汉的?都冲着财神去了。人只注重这块肉的时候,非常现实的时候,就是对自己惨无人道的下狠手,我认为是非常可怜的。人有灵魂但无人能意识到,却用自己的肉体以极端的方式糟蹋自己的灵魂,要那麽多的钱干什么?不知道。但不挣钱,就疯了。很多人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和赚钱的想法,给财神多烧香,心想,“我给你烧了这么多钱,猴年你得对得起我。”让财神听自己的使唤。财神能让这块肉满足。而五百罗汉又不能给他们钱,至于修炼是什么?灵魂上哪里,谁管那个呀。

很多人只要肉,我曾经讲过很不好听的话,你为了这块肉,但你这块肉实际上满足不了别人,别人也满足不了你。所以你拚命想得到百分百的满足,结果自己就死在其中了。这是中国人在党文化的教育下,非常可怜的一幕。在灵魂深处,相信神明的存在,相信有着另外的生命,在现实利益中,以极端的方式侮辱那些生命。那些生命却与自己的灵魂同在,就是极端的侮辱著自己的灵魂。就像周星驰电影《美人鱼》里面那个白富美,还觉得自己的命是高贵的,别人的命是低贱的。但自己却是真的卖的。表现出来的和真实情况往往相反,这就是中国社会非常现实的一面,所以完全有些人格分裂的概念,我认为,这种人格分裂就是自己的肉身和灵魂发生冲突。失去了认识自己灵魂真实的能力,这就是共产党的罪恶。

我曾说过,今天中国人所看到的一切,就是要让所有中国人反思自己灵魂的真实。

有一个朋友在我的脸书上留言,他告诉我国内媒体对《美人鱼》讨论最多的就是刘总和美人鱼结婚之后如何幸福的夫妻生活,因为一人一鱼有难度,另外一个讨论比较多的就是当那个风情万种的女人去勾引刘总的时候,结果刘总拿着衣服走了,人们讨论说刘总身体肯定有毛病。这就是中国社会大多数人的想法。

其实你回想一下在过去的时间里,从去年年底到今年过年,我们看到的这些电影中,大家探讨的都局限于人这块肉上的问题。欲望和金钱。贾樟柯的《山河故人》,最后人去楼空,只剩下钱什么都没了,中国人下一代在澳大利亚还得请人教中文。只留下了一种思念,和朦胧的文风塔,母子之间只留下了血缘上的那种牵挂。《老炮儿》是几个电影评价最高的,一个跟不上潮流的北京胡同的老炮儿六爷,人们只能在他身上寄托著那份精神。就是办事得有个理儿,有个规矩。作为正常的人,他还遵守这个理,还有着那麽一份精神。而这种精神和理儿在今天的中国社会里完全过时了,OUT了。

鬼片《寻龙诀》,探讨人与其他生灵之间的关系。跟谁的关系?跟鬼。人已经没有能力探讨本该和高层次生命的联系。《三打白骨精》我没看,但大家讨论最多的就是巩利扮演的白夫人,非常的冷艳。人们只看到这些。这个故事讲的应该是心向佛法,拥有人身的唐僧一步一步向西天取经,而孙悟空一出世就悟道人不能这么活着。这种净化的东西没了,只剩下外面冷艳而吃人的女人了。

周星驰拍过《功夫》和《降魔篇》,《美人鱼》中他肯定不会局限于男女之间的爱情和肉体的满足。影片结束的时候,刘总和美人鱼成为夫妻但又拒绝公众了解他们之间的生活。为什么?他自己在探索着生命的真实,把钱全部捐了出去,生活在自己的灵魂中,因为影片中说,美人鱼和人类是同一个生命的来源,影片看起来很无釐头,但周星驰秉承了《功夫》和《降魔篇》中对生命的认识。寻求生命真实的根源。这才是《美人鱼》这部电影展现出来的价值。就因为这份价值,电影高过了《老炮儿》,老炮儿表现出来的是北京老男人看到年轻人的那份愤恨,“这群兔崽子!男不男,女不女的,二刈子,看着就来气。”男人没有男人的阳刚,女人没有女人的温柔。阴阳反背。

所以这些影片只有触及到生命本身,人们才愿意去看。因为人之初,性本善。我们大多数人灵魂的一部分高贵的本质依然存在着。只不过被现实的利益给扭曲了。人们知道自己无能的一面,自己又隐隐约约知道有某种高级生命的存在,摸不着看不到,他们在祈求,让神明或鬼魔为自己服务。这是人的愚蠢、贪婪、自私,以及欲望无法满足时表现出来的非常可怜可悲的一面。

责任编辑:严枫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