寤翰:吾父吾母民国来(2)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记忆中,我送母亲的礼物,唯有购一横书“知足常乐”的字幅,她喜欢极了,张贴于自己卧房兼书房的醒目处。母亲阅读或手抄佛经等古籍时方见她一展愁颜,方现她难得一见的安恬。

母亲是我想成为的那种人,恐怖政权及非人的党文化教育竟让我不得其门而入。母亲怕我、惧我如斗士一样的自己,竟至母女渐行渐远,不能亲近,至今方识母。母女情薄如斯,悲莫过于此。

今方知母亲常念叨的“儿孙自有儿孙福”是种多么无奈的自我安慰,暴政之下背弃传统数典忘祖的后代们,“福”从何来?手抄佛经是为迷失了传统与信仰的家人们祈福吧?不过,至今犹记得,被党文化恐怖洗过脑的父亲恪守了落魄的自己在土地菩萨前的许愿,发达后即重刻神像还愿。神像前贴了母亲所拟的对联:有尘风扫地,无油月做灯。母亲的才情,我方由此略知。

但是,经党文化包装歪曲历史与文化的礼教仁义道德吃人等等,让我来自民国父母们不能不精神分裂。如我的父亲党性、人性并存的表现颇为明显。据说,他曾是一个多次要求入党的积极分子,但却因他直言不讳、敢言的性格而不获批准;尤其,父亲丝毫听不进我们母女及亲友们的建言,父亲直言不讳的告诉我们,自古的外戚干政都没有好结果故一概不听,父亲极端对立的言论间隔与伤害了我们的亲情,并加剧了我与他的对立与隔阂。此时方悟,逮捕“四人帮”结束文革刻意宣扬暴君毛氏夫人等等的恶行却未清算过暴君与制度的罪恶与党文化刻意扭曲、歪曲历史的洗脑就这样影响着父母早亡、读书无多的父亲。而我的母亲以传统道德自守却不敢以传统的礼仪伦常教化我们。被党文化强行洗脑成“无神唯物无根”的红朝人漠视、或无知无视中华文明的优秀,就此断了礼仪之邦的根。中华文明以信仰为本道德为尊,铲除了儒释道有神信仰以无神论代替,扭曲抛弃了传统道德,传统文化被与古拉格文化一脉相承并结合了本土糟粕的党文化代替,神州失国。神州子民深陷“西来幽灵”的魔咒中,沦为了精神、信仰与文化上的亡国奴。

今次正月里回乡,六表姐说去过日本的人,都说日本人很看不起中国人,并为此颇为不平。试想,一个无知五千年中华灿烂文明、被邪恶党文化断了传统的根、视粗俗低俗庸俗为正常无知礼仪的民族,会让深得中华文明精髓的日韩民族尊重么?这些异民族会同情与可怜我们这样数典忘祖的民族么?除非我们从“西来幽灵”的魔爪中精神觉醒,从拾中华文明与从续传统的根。

可悲的是,身为中学教员的好友至今还对我说,她对儒家没有好感。想起学生时代学习成绩优良的她就说过,古代的皇帝老儿需要大臣时就唤“爱卿”,不需要时则斥“尔等”,自小的党文化洗脑让我们“自觉”的用此党的历史唯物主义批判的得出个偏颇结论,国君何其虚伪的高高在上、忠臣何等的愚忠、封建社会何等黑暗!这些适合于不同场合、不同语境下的词语所体现出的汉字的奥秘与智慧,却让被断根的我们曲解自己的历史与文化,让我们忘记去辨别语境下的善恶是非。那时深受鲁迅“天地君亲师”过于太尊影响及被以旧社会封建愚昧洗脑的我们都以为然,“忠臣良将才子佳人”就此被党文化抹黑式洗脑的踏翻在地,被“无神唯物无根”的我们故才会肆意辱骂自己并不了解的祖先与文明,因无知五千年中华文明的优秀与智慧。红朝被洗脑的新生代眼中,古帝王几乎成为暴君的代名词,而我从父亲身上看见了暴君毛氏的影子,故深受鲁迅影响的我一直以来因看不惯父亲所为而与他对立。可现在古帝王口中的言词,对比49后的那些被红朝阶级化、政治化而具侮辱性的附体词汇如臭老九等等被异化成帽子、棍子等等,成为了让失去传统根的红朝人互斗的武器,两者之间是小巫见大巫,其境遇更是天堂与地狱之别。而红朝中把百姓玩弄于股掌之间的以文字打人、杀人的发明者,这些魔鬼行径中的残酷与非人性有多少人知啊?

韩剧中所呈现的价值观,深受中华文明的影响,是正常社会所应有的普世价值观。看韩剧让人觉得温暖,善恶有报分明劝诫世人不要作恶。很多韩剧对白说“你让别人流泪,自己会流血泪”诠释正是善恶有报的人类普世价值。我与父亲舌战让父亲伤心,让母亲流泪,也让自己痛失父爱母爱,抑郁、病痛相伴,且大多时光孤独飘零,而这不就是因果循环的报应么?假若父亲没在儿女面前与母亲吵架,而我没有听到结果会不同的吧?可惜“非礼勿言、非礼勿听”、“父慈子孝,长幼有序”等等,在党文化歪曲封建礼教吃人声中被抛弃,孝道被党化成对恶党及其领袖的忠诚所代替,而只知被党性泯灭了人性的斗争仇恨暴力,连亲人之间也深受其害却不自知。

最可悲的是,浓缩了五千年中华文明精髓的法轮功的“真善忍”原本让人人遇事“向内找”,为人谦和、忍让不争斗,做好人,让百姓身强体健,让社会道德快速提升,却因被残酷迫害,让此党的“假恶斗”殃及社会的每一个角落。善良正信没有容身之地,红朝人被党性蒙蔽或扼杀了人性,迷失了信仰与文化的红朝人就在黄赌毒中消磨时光,终致红朝社会道德崩溃,官民惟利是图者众,九州深陷毒祸汪洋之中却无解……

面对此局,当局并没有停止迫害无辜善良、合法的法轮功信仰群体,却从新宣传包装“雷锋精神”,“听党的话跟党走”、以党性替代人性的螺丝钉精神再次洗脑国人的方式,复制的文革招数,再次让人看清此党愚民以役民的真面目。而让百姓奉献,无权力监督拥有绝对权力的官员几乎都贪腐的社会现实更让人清醒的认识到,在党性吞噬人性、道德破产的红朝,雷锋精神强调的正是党性,与人性天然对立,它与五千年中华文明没有丝毫关系。有了这样的认识,今年去安徽过年,宣城高速上一路林立抢眼的“学习雷锋好榜样”就成了眼中可笑的道具。想起那些抓也抓不尽的贪腐的大小党官老虎们,更让人意识到此党的危机及它带给红朝人的无尽魔难。而只有抛弃它斯国斯民才能得救。庆幸的是,我让离世前的父亲退出了团队,成为众多红朝人中精神觉醒与摆脱党性控制、人性复苏的一员。

近年来鲁迅文章进学生教材的越来越少,以前也曾质疑过。现在深知,被党文化刻意包装的鲁迅及鲁文会将人教育成斗士或阿Q,而沦为暴政的工具或牺牲品。难怪毛氏说〝中国的第一等圣人是鲁迅,中国的第一等圣人不是孔夫子,也不是我。我是圣人的学生。〞不幸幼读〈狂人日记〉的我成斗士,只不过是以言语或文字“斗”的是我的父亲或其他亲友。主张改造社会与国民精神背弃旧文明的文艺阶级论者鲁迅的笔下为鼓动暴民革命推翻现存社会,是文艺阶级论者的文学实践并非真实,谁知其笔下的铁屋子竟活现了红朝现实,故暴政利用完鲁却又恐鲁。

而“贤人争罪,愚人争理”的中华智慧,印证我欲以舌战改变父亲思想的家庭悲剧。浸淫于鲁迅文章反抗、造反、改造等等暴力语汇中,加之宣扬与强化斗争仇恨暴力的党文化洗脑无处不在,人成了鲁式斗士或成为了与天地人斗其乐无穷的暴君毛氏,却不自知。

中华传统道德,不论儒释道佛都强调自省修身。道释佛出世,而入世之儒家根本在于修身不出仁义五常之理,自省修身即律己非律人,故利他人利社会。而非红朝人所谓的“道德说教”与“道德绑架”。当不耐烦地以为别人在“道德说教”或“道德绑架”时,不就是一种对立思维么?这种对立思维则可能受了党文化洗脑的影响。

从网上搜索“说教”的注释:(1)讲解和教授。《汉书·儒林传·梁丘贺》:“待诏黄门数入说教侍中,以召贺。”颜师古注:“为诸侍中说经为教授。”(3)宗教信徒宣传教义。范文澜《唐代佛教·佛教各宗派》:“五时是释迦说教五十年,按照徒众接受的水平,分为五个时期。”被红朝异化成(2)比喻生硬地、机械地空讲道理。而我以为,“道德说教”即如民国时期与韩国开设的伦理课程,专门讲授入世儒家的社会伦理道德方面的内容以教化世人明人兽之别。可见正常社会对代表了优秀的普世价值的儒家思想的敬仰与重视。可在红朝,伦理课程却自小就被承载着与反人性反文明反人民的古拉格文化一脉相承的党文化的各种政治课所代替,红朝人被洗脑者,或成一粒螺丝钉,或成自干五自动的似党徒一样的思考与言行而无自由与健康的思想,拥有独立思想者少,故红朝被文明世界孤立,很多红朝人不是难以溶入正常社会就是与正常社会格格不入,自己却浑然不觉。

另外,网载,道德绑架:以道德为砝码,要挟个人或众人不得不做某些事情,用圣人的标准要求普通人,用美德来要求道德义务。比如,要求一个人舍身救人,否则就要谴责,这就是道德绑架;要求一个人掏钱支持希望工程,这尽管是一件好事,但如果一个人不掏就要谴责,这也是道德绑架,因为这并非他的义务。……

而面对不同的声音,红朝人不是尊重或自省,而是以“道德说教”“道德绑架”之名主张个人权利。我尊重这种个人权利与选择权。但从另外一个角度而言,它们却阻隔了个人道德自我完善与提升之途。祖国中医学认为,“仁德者福寿”不是虚言,这从〈转法轮〉一书中与法轮功修炼者身上都可找到答案。何况这些词语因为被党文化变异后其间的对立斗争思维与从未反思与清算过自己罪恶的此党何其一致啊。而如果没有将“道德说教”异化成罪名,我的母亲则会将传统的礼仪伦常教化我们,我的人生将不会孤苦无依、抑郁成疾,我的家庭也不会变成战场。而如果没有迫害有神论信仰,早些了解法轮功真相,人人自律、家庭和睦、社会和谐,礼仪之邦则早已从现中国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