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这些年,那些剧,为啥被禁?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6年03月12日讯】【热点互动】(1435)这些年,那些剧,为啥被禁:近日,中共广电总局加强了网剧的监管,规定不能出现刑侦、灵异、早恋、暴力等题材,称电视不播什么网络也不行,引发民众集体炮轰。不久前,中共叫停香港电影金像奖中国转播,据信这是因为预言香港黑色未来的独立电影《十年》入围最佳电影。中共为何将紧箍咒延伸到娱乐性的网剧?这些年,有哪些影视作品被禁?中共到底怕什么?

主持人:观众朋友,关注全球热点与您真诚互动,欢迎您收看这一期的《热线互动》热线直播节目。

近日,中共广电总局加强对网络剧的监管,规定有灵异、轮回转世、暴力等情节内容的一律不准播出;同时,电视上不能播的网络也不能播。引发网民一片炮轰。近日,我们也知道,中共禁止香港电影的金像奖颁奖礼在内地转播,据传是由于《十年》这部电影入围了最佳影片奖。

这些年,中共产生了一个中共式的禁播,那么都有那些影片被禁播了?中共到底惧怕什么?为什么又将紧箍咒延伸到了网络剧?围绕着相关话题今天我们就和大家一起来聊一聊。今天我们请到两位嘉宾,一位是时事评论员汪北稷先生,另外一位是时事评论员蓝述先生,二位好!

我们今天谈论的问题是中共式的禁播,其实对中国老百姓并不陌生。北稷,您听到这样的事情,最近传出广电总局最新采取的措施您感到突然吗?

汪北稷:不突然,因为这种事情是有史以来的,从过去的苏共就把整个在苏联共产体制里面的思想创作、文学创作、影视创作、歌曲创作包括油画都控制起来了。这个制度延伸到有了电影之后,苏联控制电影很厉害。

到了共产中国的时代,以前开过一个延安文艺座谈会,控制文学创作,到了建政之后的电影创作,就开始有了禁片了,从《武训传》开始就有了。所以有了文学创作、文艺创作、影视创作,以前是电影时代、广播时代、小说的时代,通过这个来丰富精神生活,就开始严格控制了。

现在当然到了网络时代,网络时代全世界的人都在解放思想,全世界的人民都摆在这边,网络没有国界了,但是中共把它在过去旧媒体时代的思路延伸到网络时代来,就是它预见到将来有很多的作品影射它的统治的、影射它的不公不义的很多事情,会在网络上诞生。

就犹如这一次香港的一部低成本电影《十年》一样,这样的影片很多,层出不穷地诞生,所以它提前预防,旧媒体时代不能播放的,在新媒体时代也不能播放。不过我个人认为这是徒劳的。

主持人:蓝述先生,其实刚才北稷也讲到一个现象,从过去对于书刊、影视作品的禁播,现在连娱乐性非常强的网络剧也被禁播。网络剧究竟有什么特点?这种延伸又释放什么样的一个讯号?您怎样解读?

蓝述:网络剧有几个特点:一个就是它的注册的成本很小,你要成立一个网络公司的话,我大概查了一下国内的情况,300万人民币你就可以注资,你就可以成立了,然后你有法人的资格,然后你再经过一些申请的程序你就可以成立制作公司。这是第一,它比较容易。

第二,拍摄不用预先申请批准。像国内的一些大的电视剧也好电影也好,首先剧本要让广电总局审批,有些审批层次档次低一点的,比如各个省的审批,如果剧本没写出来,至少有故事的根、干,还有大的企划方案,要先去审批。

但是网络剧的尺度比较大,网剧不用去审批,你直接就拍了,反正网剧很短也很灵活,它就可以拍、直接拍,拍完了以后也不用送到广电总局去或各个省、到省里的政府去批,他只要送到播放网剧的视频网站批就行了。批完了之后,由网站再到广电总局去备案。

这样子的话,网剧它尺度比较大,也比较灵活,也很容易、很快,它就很可能成为一种能够非常“短、频、快”的去反应社会现实的这么一种剧种。所以中共你可以看得出来,你看今年中宣部搞的那个春晚,这个镰刀斧头红海洋,左得不能再左了。春晚之后紧接着出台了限制网剧的所有这么一系列的东西,我觉得其实是不奇怪的,可以看得出来整个中宣部这一套对于言论的钳制,它正在不断的缩紧。

主持人:具体措施它讲,电视上不能播的网络也绝对不行,而且它采取措施要提升各种监控的办法,而且要实行24小时监控。北稷,您解读它的这些具体措施,还有它对于控制的进一步升级,在多大程度上能够达到它的效果?

汪北稷:根本上讲是达不到效果的。极权统制依靠两个武器,一个是它所说的“枪杆子”,一个是它所说的“笔杆子”,思想领域的所有的内容范畴都属于笔杆子。所以共产党采取的是学习希特勒的方法,希特勒在德国蛊惑全德国人民,在所有公共场所都有有线的广播器,希特勒本人演讲的时候,强迫老百姓听他的声音。

现在它是先消灭老百姓自己的声音,像蓝述先生所说的,过去拍一部电影、电视剧成本非常高、投资非常大,不是谁都敢做的事情,背后有经济的投入、风险等各方面评估。但是随着网络时代的降临,随着科技的变化,我们手里的手机,还有很多不是很贵的相机,经过一些配件加起来都可以拍质量很不错的网络电影、微电影。

所以随着拍摄成本的下降,人们的思想得到解放,未来我想中共这个方法是会走到死胡同里去了,因为什么呢?全世界的网络都在升级嘛,现在中国从3G到4G,美国4G半,将来可能是5G、6G、7G,据说未来网络非常快,下载一部高清电影只要一秒钟、两秒钟,而且是专业拍制的高清电影。

随着现在科技发展,手机及一些很小型的拍摄手段,很便宜就能够拍一个很不错的网络剧,或者微电影、微视频传到全世界,还可以拍摄一些当时发生的新闻事件。

随着网络速度的提高、科技的提高和拍摄成本的下降,这怎么来禁止呢?每天晚上都有人放,每天白天都有人放,它不可能请到这么多人在网上来查禁这些网络剧,每一段视频都是推倒中共专制围墙的推砖武器,所以将来无法禁止。

主持人:我们看到,最近广电总局公布了连续剧制作内容的通则,其中包括对于灵魂转世、包括灵异、包括刑侦、包括有暴力题材的绝对不能够制作和播放。蓝述先生,您对它的制作通则有什么可以解读的?

蓝述:回过头来看看西方,你看西方的什么灵异啊,还有什么星球大战,还有到其他不同的空间、时空转换等等这些穿越,像这些东西虽然在题材上超越了现代科学认知的范畴,但是它在整个的构思和拍摄的过程中都是非常严肃的,特别是在人道上,人道和人性上是非常严肃的,否则它成不了大片的。

中共的情况不一样,中共把中华文化彻底破坏了以后,就出现一个什么情况?就像有毒食品一样,它拍电视剧也是一样,大家都是为了追求商业化、为了追求钱去拍那个电视剧,所以怎么好拍、怎么来得快、怎么容易通过审批就怎么拍。像这几类,涉案、破案还有谍报的、穿越的,还有四大名著、抗日神剧等这些东西来得快,对作者的创作、演员对剧情的了解都要求快,因为不是很严肃嘛!

比如穿越剧,因为中共拍不出很严肃的历史剧来,所以像穿越剧这些东西就变得泛滥成灾了。很严肃的历史剧它拍不出来,也有历史剧,但历史剧并不限制像四大名著,为什么?因为天下文章一大抄,四大名著已经拍了很多了,很容易就拍出来。但是你要写个历史剧吧,即使你写一个胡编乱造的历史剧,你也得至少去读几本书吧!这就是说它不大容易创作出来。

其他像它现在限制的这一些,都是因为它把文化搞坏了以后,这几个方面的剧种很容易就上,而且质量很难把握,所以它没办法,干脆把它们全部禁了。

主持人:我们刚刚也提到最近中共禁止转播香港电影的金像奖,据说是由于一部电影《十年》,究竟是怎样一部电影使中共这么害怕?北稷,您有什么解读?

北稷:这部电影我在网上大致观察了一下,它大概也就是5个独立的片段、5个独立的导演拍的一部小成本的电影。其实它讲的事情我自己作为观众来讲,一看过去觉得非常熟悉,觉得非常理解。我相信几百万香港同胞、土生土长爱香港的人,看完之后也会非常认同。

为什么这一点让中共特别忌讳、特别的愤怒呢?因为我们知道从1997年香港回归,现在历任了三任的特首,一任差过一任,让香港市民非常的失望。发生过反对“23条”立法,发生过“占中”运动。在这个背景下面来讲,香港的政治环境、社会环境、社会道德各方面都在下滑。

但香港很多没有移民到海外的人他心里不愿意,他看见香港在逐渐的变化。这几位导演只是说出了未来一定会发生的事情,而不是可能发生的事情。因为现在香港出现书店的老板、出版商、出书的人被要求志愿回到大陆上电视检讨、配合大陆的公安机关工作。

我在广东住了15年,看到香港警察有变化,回归前、回归后我都去过香港,通过海外电视看到的“占中”,香港的警察对市民一点都不像原来有纪律、特别文明、特别像英式教育出来的警察;特别的野蛮。我一直在思考原因,很奇怪。

我想,香港是一个文明的地方,受英国官僚制度培养出的警察,变得那么野蛮!后来我看到网上一篇文章恍然大悟。原来香港的中级警官、高级警官到顶尖管理警察系统的人员,都被轮番请到大陆的各个公安厅办的公安学院,甚至公安大学、警察学院去轮训。轮训时跟中共三十几个省、市自治区的特务系统、公安系统、国安系统交朋友,传授他们管制的思想,给他们一些利益诱惑。所以他们回到香港以后真的把脸变了,对香港市民特别的残暴。

香港的市民看了《十年》这部电影马上就理解,这部片子太真实、太能够预见未来,他们觉得非常欢迎这部片子,这恰恰是中共所反感的。谢谢!

主持人:大概在二三年前,2012年的时候,我们看到广电总局曾经出过限谕令,其中包括要限制穿越剧、涉案剧、宫廷剧、宫斗剧,认为与中共的思想观点、政治观点不符,而且有影射的成分。蓝述先生,我不知道您怎么解读当时作出这样的限制?

蓝述:就是这些剧比较容易拍。在中共这也不让拍、那也不让拍的情况之下,这些剧比较容易拍,大家都去拍这类剧,拍的过程之中又追求商业化的效果,这实际上是让广电总局很头痛的一件事情。是它自己造成的。

回过头看中共的历史,像汪北稷先生刚才讲的,它很早就开始禁止思想自由,书或者电影、影视等。我记得中共文革的时候,当时禁的有一部电影《青春之歌》,《青春之歌》实际上都是左翼文人、非常亲共的这些文人写的作品,拍成的电影。

但是这部电影在文革的时候被打成了“大毒草”,为什么打成大毒草呢?就是人家发现这里面有很多中共讲的小资情调,所谓“小资情调”实际上就是人道的东西、人性的东西,中共不能容忍它存在。会思考的人,真正会思考的人看《青春之歌》,看到当时那些左翼文人在国民党时期怎么样上街去抗议,采取各种各样的方式跟国民党政府斗争,就会发现:当年在国民党统治之下的政府更民主、更自由。

汪北稷:还有一线空间,现在反而没有空间了。

蓝述:那个时候,民主、自由是“多和少”的问题;到了中共那就是“有没有”的问题了,这是它被打成“大毒草”的主要原因。

主持人:既然回顾这段历史,这些年究竟有哪些片被禁?究竟为什么被禁?这背后有什么原因?北稷,被禁的影片中有哪些是您印象最深刻的?

汪北稷:我是出生在1970年代,记忆当中很少看到“文革”的电影描述,看了一些“伤痕文学”改编成电影的《牧马人》之类的。后来我发现,中共的宣传体制有能力把一个好的导演扼杀掉,也可以把曾经是好的导演变成庸俗的导演。我举二个例子,一个是曾经拍过《活着》的张艺谋导演,《活着》也是禁片,拍文化大革命反映得非常真实,很长,非常棒。张艺谋可能被下了紧箍咒,最后拍了一些不是那么成功的电影,丧失了他原来的高度。

还有一部电影《蓝风筝》,直接讲的反右、大跃进和文革,写得非常真实、非常人性化,以孩子的眼光来描绘当时的事件,结果这位导演被禁止工作8年。这部片子是1990年代初在中国大陆拍的。

由于中共的体制,把好的电影、好的导演拍摄的电影禁起来了,当时也没有网络,人民不能自由观看影片,所以90后他们不知道曾经发生过“反右”,什么叫“大跃进”?什么叫“文革”?甚至“六.四”。

我举一个我自己经历的例子,2009年6月4日,我在重庆工商大学做客座老师,当天,正好学校给我排了一天的课。我在思考:这是上帝给我的礼物,我不能浪费它呀!如果我再去讲我的专业“会展策划”比较浪费那一天的时间。2009年6月4日,我很艰辛地找了两部禁片、一段视频,给90后的一百多个孩子们看,先看什么呢?《蓝风筝》。他们完全看不懂,中文的。看完后,我花了一到二个小时给他们讲“反右”发生的是什么事情、“大跃进”发生什么事情、里面的“文革”发生了什么事情。

中午休息以后,下午,我们就重点看“文革”的电影《牛棚》。《牛棚》就是属于在中国的集中营,讲知识分子在集中营里受迫害,背着大粪叫口号,很凄凉的一部片子,把文革放大。孩子们看完了之后隐隐约约知道有“文革”,看完这部电影之后,穿越到过去,看到文革的场景了。

讲完了“反右”、“大跃进”、“文革”,到了晚上,我才把视频找出来给他们看。文革之后,我们这个民族、这个国家没有全面反思“文革”、没有全面反思“反右”,所以我们又进入新的恶性循环,发生了“六.四”,而今天就是20年前“六.四”发生的日子。20年的今天,发生了什么事情呢?咱们看一下网上我下载的视频,在天安门发生的镇压学生的事件、屠杀人民的事件。

他们是90后,都是1989年后出生的,整个中国的新闻、文学、电影都没有一部关于“六.四”的剧片,西方也不敢拍,所以这些孩子不知道什么叫“六.四”,但是通过前面的两部禁片,我成功让孩子们知道了、理解了为什么“六.四”会发生,一下子记住了今天是“六.四”20周年纪念日。谢谢。

主持人:蓝述先生,我不知道在您的印象中,这些年中共都禁了哪些片?有没有印象最深刻的?

蓝述:太多了!刚才汪北稷先生讲到《蓝风筝》,《蓝风筝》有一个很有意思的镜头,反右的时候,主人翁的工作单位有右派指标,必须评一个右派出来,谁都不愿意当右派,结果评了很长时间,一两天都评不出来,开会大家开得头晕脑胀,在这时候有一个人去上厕所,等他从厕所再出来的时候,他就被定为右派。

汪北稷:全部人就把他定为右派了!第一段,女主人翁的第一个丈夫。

蓝述:是吧!这是《蓝风筝》。刚才汪北稷先生讲的《活着》,张艺谋的作品。大家都知道,张艺谋的作品你看多了你就知道,基本上就是优美的动作加上绚丽的色彩,最后加上苍白的思想,张艺谋后来的电影都是这样的组合。《活着》是唯一稍微有那么一点黑色幽默的意思,中国人在极权统治之下没办法,共产党你跟它打,你也打不过它;你跟它讲,它又不讲理,它是流氓它怕谁?它不跟你讲理。最后中国人没办法就说:好死不如赖活着,反正就这么混著。基本上是以这个主题思想拍的这么一部电影,这也不让演。

汪北稷:没有表现任何反抗精神,只是表现苟且偷生的精神,共产党也不让它演。因为它反应了人民在几个时代当中的痛苦局面,家破人亡、妻离子散,非常悲惨。

蓝述:我记得还有一部外国电影《窃听风暴》也被禁了,2006年德国拍的,拍的是柏林围墙倒塌之前,东柏林秘密警察的故事,2007年得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国内被禁;现在好像在国内有一些尺度比较大的网站可以下载,但是官方网站绝对不让放,因为看了也是让人感同身受。

2006年,德国拍的1980年代末,东德柏林围墙倒塌之前发生的事情与今天在中国国内发生的事情,很多人看了会感同身受,所以给禁了。要谈起来是可以谈满多的。

主持人:十多年前,我记得有一部电视剧《走向共和》,第一季曾经播出了一遍,但是很快就叫“停”了。中共为什么要叫停《走向共和》?我不知道北稷有什么看法?

汪北稷:当时私下传说出了一个阉割版的,刚刚放出来之后,据说江泽民对刚上台的胡锦涛提出意见,这部片子如果让人民去了解共和思想、了解民主思想,就会动摇中共执政的根基。

中共一直把孙中山的三民主义、民主思想作为一面旗帜拿来运用,并不是让人民真正的了解,当这部电视剧展开讲述孙中山的共和思想,他的很多民主理念,会带给人民很大的启发,这一下触动了中共统治的神经,它不愿意人民去效仿、再重走孙中山的道路,所以马上删减剧情,删减得很厉害,最后播放出来了,但是不敢完全播放。

影、视作品对启发人民的智慧是很有帮助的,尤其是在极权的体制里面。在开放的社会,美国来讲它有言论自由,随便你怎么拍片,只需要根据级别;有些是适合成年人看,有些不适合儿童看,有级别的限制就行了。这是有法律尺度的,没有意识形态,你可以拍讽刺美国总统的,你可以拍美国总统好,也可以拍美国总统坏,都可以拍;也可以拍共产党的丑闻。像美国拍的网络电视剧,把美国政坛也是描得一团黑,但是允许播放,大家津津乐道、看一看,很好玩。

在开放、民主、自由的社会,鼓励人们创作、创造,创意是最值钱的,投入多少资金是根据创意来的。而中共加了很多的红线,加了很多的禁令之后,产生不了创意;你有创意,你拍了好片子,它禁你8年或者强令你改变拍摄风格。中国的导演都是战战兢兢、带着镣铐来跳舞,很难创作出来。

我对未来是乐观的,第一,拍摄电视剧、视频节目、网络剧的成本会下降;第二,传播的速度会提升。中共用没有网络的时代的管制方法,如以前管制小说、管制广播、管制电影的时代,把它延伸到现在网络上的管制,这叫做“螳臂挡车”。

时代潮流的发展,很多国外的东西,很多先进思想的东西我们都可以去拍摄。过去要担心投资成本的问题,比如西方,很多好莱坞的大公司、制片公司能够拍出很好的前苏联题材、美国题材的片子,为什么它们不敢拍“六.四”题材?不敢拍迫害法轮功信仰?现在迫害基督教信仰中国大陆的实证题材为什么它不敢拍?因为它怕失去中国大陆市场。但是成千上万的老百姓不用担心,现在是分享型经济和共享型经济,你只要拍好了放上YouTube,或在网络上面放,就有很多人给你点“赞”,带来广告收入,不需要去看中国大陆中宣部广电局的脸色。

所以我觉得,反而中共愚蠢的做法会鼓励大家多去创作、多去拍摄、多翻墙、多拆砖,打破封锁多拍点东西。不要怕,未来它是挡不住的!

主持人:蓝述先生,也许我有这样一个说法,中共无论在小的方面、大的方面、敏感的、不敏感和含沙射影的都在禁止,但是外国似乎也有审查制度,这有什么不同吗?

蓝述:国外的审查制度刚才汪北稷先生已经讲了,它主要是按照生理年龄而有所限制,孩子年纪太小,一般色情和暴力的镜头不适合看,是按此来评级,比如PG级,父母要在旁边陪伴看,PG-13就是13岁以下的孩子需要父母跟着一块看。有这样的分级。

主持人:中共可以说是屡禁、屡战、屡禁,如此禁止,最后能达到目的吗?

汪北稷:我认为不能达到目的。因为人的思想在开阔,我们已经是手机时代、到网络时代、到未来时代,不断在进步,所以这种过去的思维是完全要失败的。谢谢。

主持人:非常感谢二位的点评、分析,也感谢观众朋友们的收看,我们下次节目再会。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