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英强:中南海要迁址陕西省咸阳?

【新唐人2016年03月15日讯】为什么说中南海要迁址到咸阳?因种种迹象告诉我,这可能是真的。

我住在陕西省咸阳市渭城区渭城街道办下辖的西电社区,我住的这个小区有近20栋居民楼,大约有900多户人家。高科技摄像头就有30多个,光我家前后就有4部摄像头,我家的外面长年24小时有人“监护”,多时7、8个,少时2、3人。出门还有远距离车马尾随“监护”。象这种现象已经有10年了。你看看这得需要多少经费?都是我们纳税人的钱,也不知道全国其它地方是否也是这样?还是唯独我和习主席待遇同等?

得到陕西咸阳政府这样的厚爱,应该归功于陕西省电力公司下属西北电力建设第三工程公司(简称火电三公司)。

我叫王英强,事还得从我儿子王小刚说起。2007年2月7日第一次上班,王小刚被安排为上晚8点的班,接班时他看到值班室门锁著,值上一班的程文才提前带值班的大狼狗回自己宿舍休息去了。王小刚去程文才宿舍门口喊叫要钥匙,程文才怕旷班私自休息的事情暴露,一怒之下放出藏在宿舍的值班的大狼狗咬伤王小刚,腿上鲜血直流。事后保卫科长张小兵等人又雇凶打人,导致我儿王小刚严重精神病。

为了讨个说法,我逐级上访一直到北京。已有十年。不但没有解决我家的问题,老伴又遭迫害含冤离开人世,我的双腿也被打残,好好的儿女双全一家四口,变成一死二残之家。

十年啦,这么点事都解决不了?那么上上下下这么些部门都在干什么?我家的案子是个人都知道谁对谁错,怎么还等待十年都没弄清楚?还得政府雇人,安装设备进行监护。是不是欺人太甚!

大家看看他们怎么欺负我们,有一次陕西省公安厅信访主任夏琛明曾对我说:“狗把你儿子咬了,你找狗去,找我们做什么。”夏琛明等人次次指使手下以梁保安为首的打手们对我进行抢劫和拉打及威胁,并叫来辖区咸阳市渭城区化工派出所民警郑民等人强行用警车把我拉回家。

我已经75岁,每天还有保镖监管。走投无路,我小女儿于2016年3月4日首次赴京上访,因环境陌生,向北京警察问路,被北京警察以“可以帮找中央焦点访谈曝光”为由骗进久敬庄分流中心。(看看这是警察还是大骗子,狗都对主人不忠啦!)

在久敬庄院子里和陕西大厅内,我小女儿发现各地截访者林立,几乎看不到访民的身影。

两名自称是陕西省咸阳市驻京办的截访官员见我小女儿被北京警察送进来,兴奋的扑了过来,抢走我小女儿的身份证,强行给我小女儿的身份证拍照并将她的身份证号码和详细家庭住址抄在一个随身小本上。十余名不明身份的截访者将我小女儿团团围住,同时用手机给她拍照和录像。

随后,那两名咸阳驻京办的截访官员高兴的对我小女儿说:“你今天进来,我们总算开张了(因为他们有报销、贪钱的明目啦)。

你今天来北京有啥事?”我小女儿:“陕西省公安厅长年对我家实行违法办案和暴力维稳不纠正,我爸来不了,我来北京当然是来上访了。”

咸阳市驻京办截访官员嚣张的指著身边那群来自陕西各地的截访官员问我小女儿:“你知道他们都是干啥的不?”我小女儿:“你们都是截访的,没有一个象上访的。”咸阳驻京办截访官员得意的说道:“你说对了,识相点,一会儿尽快跟你们街办的人离开这儿。”

没多久,陕西省咸阳市渭城区信访局维稳官员王鹏利赶到了,他要求我小女儿尽快跟他离开久敬庄,我小女儿不同意,问他:“我是来上访的,我跟你走,谁跟我谈处理案子一事。”

王鹏利:“你想咋办?”我小女儿:“你们帮我联系陕西省驻京办领导接谈。”王鹏利:“想得美!没有你们这些上访的,我们这些干信访的吃啥喝啥?都给你们把问题解决了,我们就该下岗了,想解决问题,门都没有!”

听听王鹏利等截访官员的心里话,假如全国都这样对待访民,那么访民是不是会越来越多?纳税人的钱都进了他们的腰包。信访办一年给国家解决了多少问题?希望全国访民案件透明并公开,依法公正公平处理,给我们一个交待。我才知道维稳费每年都在涨,甚至高过军费开支,访民每年在增加的内幕,这不是地方政府大发访民财的黑色利益链条吗?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