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兆辉:中国人为什么没有安全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最近一篇关于中国游客在泰国吃自助餐用盘子铲虾的新闻曝红网路。看到这篇新闻大多数人都在批评在泰国铲虾的游客的自身素质的问题。而我从这种现象看到的是中国人没有安全感的另一层面问题。

为什么得出这一结论呢?因为生活环境导致了国人有这么一种认知或者是生存的本能,比如吃自助餐自己抢慢了,或者抢少了,大虾就没有了。

事实上抢的慢了虾就真的会没有了。因为在中国由于供给不足,无论坐公车也好,坐火车也好,就笔者自身的经验就足以证明如果不抢或者少抢必然导致上车没有坐位,或者根本就上不去车。好多年以前笔者春运回家笔者坐过一次火车,那一次我真的是倒数第二个挤上火车的,在我身后有很多人根本就没有挤上火车。

再比如排队买票,往往因为政府垄断的行为,导致排队队伍过长,而且做为老百姓如果规规矩矩就意味着会被插队。再就是我们的政府并没有严格惩罚插队者,使得守规矩的人吃亏的现象广泛存在。即便在当下,医院因为有票贩子,排队买票的老百姓仍然会被欺负。

其实我说的中国人没有安全感,可以在各个层面广泛的存在。比如中国流行的封闭式社区。为什么中国人喜欢建围墙,这个传统从春秋战国就有了(修长城),因为没有安全感,所以中国人的封闭式社区就大行其道。还有中国的防盗网防盗窗这都是国人见怪不怪的社会现象。为什么没有安全感呢?还不是小偷多,只有从建围墙,加防盗装置做起。但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小偷呢?一方面是治安的问题,这是行政部门没有效率;另一方面就是民生的问题,社会不公平,导致穷人太多。

还有食品安全的问题,毒奶粉地沟油假牛肉,毒韭菜……个例太多了,总之老百姓吃什么都没有多少安全感。

中国人没有安全感还体现在经济层面。比如以往的“万元户”,这曾经是一个轰动一时的名词,以当时的购买力“万元户”可以说是一辈子不愁吃不愁穿的级别。但中国的货币政策并没有让人民币币值稳定,现在的一万元仅仅是很多人一个月的工资。因为货币超发导致的是银行存款的被通货膨胀洗劫,这使得国人即便赚了很多钱也没有安全感。因为现在的百万富翁,很可能购买力和以往的“万元户”一样贬值,就像俄罗斯卢布贬值一万倍。

当然除了把钱存银行之外,国人还可以把钱投资到资本市场。但中国对资本市场的管理也是很失败的。比如去年的股灾,这可是系统性风险,而系统性风险往往是监管者的责任。好比开车,无论你车技再好,如果遭遇的是桥塌路陷,那也一定避免不了受伤害的。对绝大多数投资者而言,有几个人会懂得对市场系统风险的规避呢?而中国资本市场因为监管者自身的问题使得股市的系统性风险不定时的不间断的经常性爆发。而每爆发一次系统性的风险,后果都是天塌地陷的,会给很多家庭造成毁灭性的伤害!

当然老百姓的不安全感,还体现在医疗方面,病人有病了往往要托人找关系,还要给医生红包。另一方医疗体制的原因,使得病人在医院也没有安全感,有媒体报导“抗生素滥用过度我国每年因此死亡人数达到8万人”。除此之外过渡医疗也广泛存在,这导致医患关系紧张,更导致了医生本身没有安全感。

大街上有老人跌到,大多数冷漠对待,根本原因是担心被碰瓷,现在的社会已经到了连做雷锋都没有安全感的地步了。原因无外乎两个,一个是政府没有效率,法官不能主持正义;另一个就是贫富差过大导致的刁民过多。

一个让人有安全感的社会,是社会每一个层面都应该做到尽善尽美的。从社会制度上来看只有民主制度才能让社会的每一分子都发挥自己的能量。而当下的中国制度无论从哪一个角度看,我们的社会制度更是一个专制的制度。首先以公有制为主体的制度必然导致少数人决定大多数人命运的现实。必然导致全国资源向北京、上海、深圳等少数大城市集中的不公平现象,现在一线城市的畸高房价是有目共睹的。

专制制度的结果必然导致政治垄断(比如党媒姓党就是垄断了话语权)。政治垄断必然导致经济垄断(土地的垄断,石油、电信等行业的),垄断就必然导致不公平,没有公平就必然伴随着没有效率。改革开放几十年,现在最有效率最高最公平的就是没有垄断的零售行业(超市);而效率最差,服务最差业务水准最差的往往就是政府部门(比如出生证的办理,比如运管部门的驾照的申领,比如证监会的新股发行……)。

天朝向左世界向右。当下的中国大政府小社会的体制是和西方小政府大社会的发达国家截然不同的。就公平于否而言中国模式是毫无公平可言的。没有公平的游戏是不可能持续玩下去的,而中国成功的模式往往会因为房地产泡沫的最终破裂走到尽头。

——转自《作者博客》 (有删节)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