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专职图书管理员弄巧成拙 自曝毛丑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6年03月27日讯】(新唐人记者李慧心综合报导)毛泽东时代有没有贪腐?毛泽东是清官还是贪官?这是中国大陆的左派和右派争执不断的话题。不过,虽然“毛粉”们拚命为毛泽东戴上清廉的高帽,实际上很多关于毛泽东奢侈腐败的真相都已被不断曝光出来。近日,有学者撰文披露,毛泽东生前最后十年的专职图书管理员徐中远,为溢美毛泽东而写的《毛泽东晚年读书纪实》,却弄巧成拙地把毛泽东和那个时代的最高层官员无处不在的特权现象展露无遗。

毛泽东晚年读书纪实》出版于2012年1月1日。作者徐中远是毛泽东晚年专职图书服务管理工作人员。据说,徐中远对毛泽东最后十年读书的各种情况非常熟知,他用了五、六年的时间,回忆、搜集、整理,把为毛泽东做图书服务管理工作的所见所闻写成该书。

美国《自由亚洲电台》3月25日刊登署名胡少江的评论文章,提到了徐中远撰写的这本书。文章表示,徐中远是一位为与毛泽东的亲近关系感到自豪的“毛粉”,《毛泽东晚年读书纪实》充满了徐对毛泽东的溢美之言。

文章说,徐中远的本意是借讲述毛泽东读书的故事,希望能让外界对毛泽东所谓的“博览群书”感到佩服。不过,未曾料到,徐中远无意之中把中共官员受到制度保护的特权展示在众人面前。书里其中一个章节,详细叙述了徐本人动员大量人力物力为毛泽东查找笑话书,正是自曝中共特权阶层腐败的例子。

1974年1月,毛泽东的贴身秘书张玉凤致电正在家中休假的徐中远,要求他马上为毛泽东找一些线装大字本的笑话书。徐领命后,自然是不遗余力地为“最高领袖”服务。据书中叙述,徐首先在北京图书馆为毛找到了4种9册笑话书。在第二天被告知那些书不理想后,徐又到北京图书馆、中共中央办公厅图书馆和毛的存书处,找到笑话书14种21册送毛处,随后还将其中的两种:《新笑林一千种》和《历代笑话选》专门为毛印成大字本。

此后,徐中远更是动用大量的人力物力为毛泽东找笑话书。当年的2月到6月,徐遵照毛泽东的指示,以中共中央办公厅的名义,动员了数十家单位为毛泽东找笑话书,其中包括北京师范大学、北京大学、中共中央办公厅秘书局、中国书店、北京图书馆、首都图书馆、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中共中央编译局、中共中央宣传部、北京市文物管理处、中共中央党校、上海市委办公厅、上海图书馆等,使用的人员数以百计。其中,单是为了印制给毛泽东看的大字本的笑话书刻字模,就征用了20多位全国顶级的刻字技师,并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

胡少江以今天的市场价格来评估,徐中远在半年之内动员了数以百计官员、知识分子和技术工匠们,花费的国家财政至少数以百万计。而中共宣传系统和毛粉们常常刻意宣传毛泽东的工资只有四百元,毛泽东的吃穿朴素等,让一些不明白真相的民众也在中共不断刻意重复的宣传中认可了关于毛泽东廉洁的神话。

胡少江认为,徐中远所讲述的花费巨款为毛泽东找笑话的历史事实,多多少少地还原了一些被谎言刻意掩盖的历史真相。

北京历史学者章立凡对中共宣传的毛泽东仅四百元工资评论说,当时中国人的工资,一个月只有几十块钱,毛的生活大大超过了普通人,说他清廉,有违史实。

据统计,中国各地为毛泽东建立的行宫就有61处。其中有部分就是在1960年前后,正值中国大饥荒时期,而盖行宫花费的巨资足以充当几千万人的口粮。

1959年,毛泽东到韶山故居水库游泳,认为这里是避暑疗养的好处所。第二年这里便耸立起一座仿中南海毛泽东住处的别墅群,集办公室、卧室、卫生间、图书室于一体的“滴水洞”工程,后来还有了防原子弹的地下行宫。造价达1亿元。

另一方面,毛泽东一向被宣传为在1959年到1961年三年饥荒时期,“不吃肉”、与人民“患难与共”。可是,据中共红旗出版社1996年11月版的《毛泽东遗物事典》记载中可以看出,60年代初毛泽东迷上了西式大餐,仅西菜菜谱就包括七大系列,而且他对猪肉情有独钟,光是西菜的猪肉类,毛泽东就吃过至少八种烹饪方式。

在70年代时,为了解决毛泽东的抽烟问题,中共成立了132小组,专门特制四川甚邡雪茄。

作家张戎在她的书中写道:“毛的生活是什么样的呢?是不是像他和他的后继者宣传的那样‘艰苦朴素’呢?出现在人前时,不管是公开还是私下,毛都不给人一种骄奢淫逸的印象。他不喜欢豪华,一般人眼中的奢侈品,不论是金子铸的水龙头还是价值连城的古董名画,都与他无缘。然而,他并非为了人民的利益在牺牲自己,只是他所要的东西不同。凡是他想要的,他都随心所欲地拿取,对国家钱财毫不顾惜。”

文章最后还说,毛泽东死后还在继续奢侈。他的继任者花巨资,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修了一幢大房子,让他一个人住在里面。他睡的床也非常昂贵,全水晶的。

责任编辑:唐睿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