寤翰:红朝之殇知多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那日,阳光灿烂。

从交大广元路校门进入,沥青铺路竟至无处可安脚。

原本去年此时节的校园,是宁静的。在春天的脚步里生机勃勃,绿意盎然,免不了应时的梨花白了桃花红。彼时,那座有几分古意的藏书楼平添了校园的几许人文气息,让读书人心静的走向书的世界去探秘、解惑。

而此时的校园,战天斗地无处不至,千疮百孔,伤痕累累,处处蒙尘,植物了无生气。

我曾弄不明白这样大兴土木的破坏性颠覆建设毁去了旧时韵,还可能在所谓的“数年不遇”的恶劣天气中将奢华表面的无限风光掀去成了一堆豆腐渣何故。

同行的约40岁左右的素不相识的男士说,要校庆了。来源于民脂民膏的行政拨款,外加学校花不了的钱,还有一些校友的捐赠。

一边是突击消费花不了的钱,一边是红朝百姓深陷房奴、学奴、医奴、物价飞涨等等之中的民生艰难。

想起那些热心公益人士募捐,只为了边远山区的孩子有粒鸡蛋补充营养;只是不知那些鸡蛋与爱心能够真正温暖那些需要的孩子们,而不是进了贪腐人士的腰包否?要知道,多年前,朋友募集的旧衣物通过中国邮政从上海发往青海玉树最终不翼而飞却无法追责的可悲现实。可喜的是,还没有因此冷了朋友们热心公益的那颗心。

想起了几年前,家乡的朋友曾告诉我,财政补贴学生的餐贴到不了学生的嘴里,让曾觉得现在比过去生活好的这位朋友,不得不无奈的承认与面对几乎无官不贪的红朝社会现实。

而扶贫,如果没有监督,权力没有被关进笼子,信奉善良正信的道德高尚的为官者又被抓捕,钱会流向哪里不言而喻……

提起了房价暴涨、物价飞扬,男士问我,知道房价涨的秘密吗?保依赖土地财政的政府,就是从来没有考虑过民生,此党一贯如此。

他说,比如一平米房价只值一万,却狂印钞票,故房价十倍百倍的上涨一点也不奇怪。只是苦了老百姓。

我问他,日本人为何那么看不起红朝人?

他答,数典忘祖。未几,似乎是伤了民族自尊,他自言自语说,不过,汉族这个概念很模糊,历史上并没有形成明确的汉族……古代是个封建的农耕社会,落后……

而我知道的是,汉民族历史悠久,中华民族不只包括汉族。元、清统治最终也被“信仰为本、道德为尊”的中华文明汉化,他们也成为了中华民族的一部分。而“清明上河图”里的富庶、繁华所呈现的百姓安居乐业、经济繁荣景象,可不是课本里灌输的落后农耕社会的样子……

我真的不知道,我们都心知肚明被此党断了五千年中华文明的根的伤痛,当让一个人面对它时,每个人的反应那么的不一样。而且很多回答本身,就是让日韩那些敬奉中华文明优秀与智慧的民族,更加鄙视无知自己文明与祖先的红朝人的理由。

看得出他不喜欢这个话题故聊起了其他。然后在番禺路大门道别后各奔东西。

一路上体无完肤的校园,尘垢蒙身、了无清新春色的绿色植物,就似在诉说着置身红朝的不幸,也是神州大地风物不再、山河破碎的不幸,更是神州子民被变异成马列心却不自知的红朝人的不幸。

谁能想到,只有斯国逢国际“盛会”降临才能为老百姓换来片刻的宁静。如世博前后,交大就曾被强制停建,一如抑制私家车上路,三聚氰胺牛奶、转基因食品保证不上奥运、残运会的餐桌(有毒食品是红朝百姓吃的,党官特供,权贵食品进口),只为了给友邦人士一个天蓝气清爽、交通顺畅的伪盛世。而平素,有多少红朝人没有听见过土木大兴的漫天喧嚣声!

那位男士以自古汉族并没有什么明确的承传,来为红朝人的数典忘祖开解,再次让我看见党文化用谎言洗脑与断根红朝新生代的流毒。用民族虚无主义来掩饰中华民族被断根的伤痛,无知自己的文明与祖先,自我无意识的抹去我们汉民族的根,从这样病态的自尊与自卑可知,寻根传统,清除党文化思想毒素的重要性。

而这一切专制暴政的弊端,原本可藉以“真、善、忍”自律的法轮功信仰的推广而得到根治的。这群身体健康的诚实善良的信仰者连用医保卡购买非药品也会自责的人,不正是红朝不择手段“闷声发大财”污染了人心败坏摧毁了道德的红朝社会最需要的人么?法轮大法师父说,“人心若不变,人类将承受自己所制造的一切”。他让自己的弟子以“真善忍”自律,从改变自己做起,让人因此而路不拾遗,家庭和睦、社会和谐,让社会道德快速提升,故被称之为“对社会有百利无一害,利国利民”。但是,他们却被江氏挟此党以政治与党性之名绑架了红朝与红朝人举国来迫害这群善良的人,终致红朝道德崩溃、信仰破产,几乎人人惟利是图。而毒食品、毒水、毒空气,及至今天的毒疫苗,不就是被中共强制灌输用谎言包装的党文化的无神论,用暴力消灭有神论,让人不信善恶有报眼中只有钱的报应么?不就是红朝人在承受自己所制造的恶业么?“我害人人”“人人害我”终致人人受害。因为此党颠覆了传统的“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清明治世之道,又因迫害法轮功阻隔了红朝回归中华文明礼仪之邦之途。

“人不重德,天下大乱不治,人人为近敌活而无乐,活而无乐则生死不怕,老子曰: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此乃大威至也。天下太平民之所愿,此时若法令滋彰以求安定,则反而成拙。如解此忧,则必修德于天下方可治本,臣若不私而国不腐,民若以修身养德为重,政、民自束其心,则举国安定,民心所向,江山稳固,而外患自惧之,天下太平也,此为圣人之所为。”读著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早年所写的这些发人深省的文章,如醍醐灌顶。一者,言简意赅,二者,就似对当今处于道德沦丧困境中的社会所开具的良方,即“仁政”德治可治世,一目了然。而他让弟子奉行“真善忍”不就是个人提升自己的道德,从而让社会整体道德提升而达治世么?故是救世,是利他、利民、利国之举。但法轮大法弟子们却被中共以谎言妖魔化之并倾举国之力残酷迫害,暴力阻止信仰者人心的自我净化以服从其党性。还销毁了李洪志先生的著作让国人无缘一读,更无知其中的真相。从中也可见,中共不顾民生不让百姓安居乐业的邪恶,即它反天反地反人性的本质。让人认清中共反普世价值、反人民、反文明的邪恶。

难怪,江氏集团与中共残酷迫害提升个人与社会道德的善良正信法轮功会被国际正义力量视为政治迫害。因其中的罪恶远超纳粹时代,故让视共产主义为瘟疫的文明世界孤立奉邪恶主义为国教的红朝。江氏利用文革手法却比文革有过之而无不及的政治斗争运动方式对法轮功掀起了一场灭绝人性的世纪大迫害。这场迫害却再次印证了,此党就是一个未被清算罪恶的犯罪组织与集团,一直在侵害红朝人被宪法赋予的合法权益。

来自明慧网的海外人权法律协会的文章载,“斗争”一词是在意识形态方面进行政治迫害的专用词,是共产党迫害文化的一部分。在这个背景下,中国共产党的追随者们,为了表现他们对体制的忠诚,对任何被体制当做打击对象的人,要表现出敌意(如“三反”、“五反”、“反右”等政治运动中都有体现,那些承载着党文化斗争、仇恨、暴力哲学的经典的红色电影、红歌也有呈现)。

“斗争”、“揭批”(揭发和批判)和“转化”(从意识形态上转变认识即强制改变信仰)是此党常使用的政治迫害专用词。目的是把一个群体和它的成员孤立出去以便“特殊对待”。如以“政治”的名义迫害法轮功。此党动员所有的社会机构,包括党的特殊机构(比如党用来酷刑和暴力镇压法轮功的610办公室)和一般的警察机构,在党的庇护下识别、围捕、任意监禁、肉体与精神折磨这个“群体”中的每一位成员。迫使所谓的“敌人”放弃他们作为这个群体成员的身份和信仰,与党“保持一致”。

而那些拒绝被“强制转化”者会遭受各种暴力,甚至导致死亡。自从此党落户中国,几乎每次党所发起的“斗争”运动都重复以上的程序,即先是确定一个目标群体,然后有组织的攻击,包括对被打击群体成员的肉体与精神上的虐待,监禁和酷刑,甚至肉体上消灭。

最邪恶与诡异的是,它体制内的高官如刘少奇也难逃政治斗争运动的迫害,成为清除异己的牺牲品。从中可见,抛弃恶党,红朝人才不会沦为独裁暴政的牺牲品。

文章载,尽管有时也会在事后走一个过场,给党正在进行的镇压运动涂上一层合法的色彩(通过相关的法律,使用司法审判程序,或者让兼职党的工作的政府官员出面),但这只是一些小小且无意义的表面动作,丝毫不改变上述非法暴力的实质。简单地说,“斗争”性质的运动不是“法律”。

文章说,中国的导向性媒体,如《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晚间新闻及中共各类刊物等也传达了同样的指示,确保法轮功会作为党的敌人(和一个“邪教“)成为斗争的对象。除了呼吁对法轮功展开斗争外,他们的用语——就象当年犹太人被大屠杀时为了消灭欧洲犹太人口所采用的方法一样——更把法轮功信仰者比作人都不如的病毒、瘟疫、害虫、寄生虫、魔鬼、神经病、公敌等。在2001年恐怖主义逐渐成为全球焦点的时候,法轮功信仰者又被贴上了“恐怖主义”的标签。一个代表性的事件就是中国反邪教协会(一个与迫害法轮功密切相关的党控制的组织)在其网站上发表了一系列来自新华网发展论坛的评论,其中一条承认对法轮功采取妖魔化的策略的目的是为铲除法轮功寻找理由。(“我说,先把它定义为恐怖活动,然后采取一切必要措施都是名正言顺的了。”)

正是这样无中生有、铺天盖地的谎言的毒害,让红朝几乎人人受害。此党对真正的有神论信仰者进行残酷迫害,而红朝的无神论者几乎都被谎言蒙蔽。江氏挟邪恶的此党倾举国之力消灭无辜的法轮功,让红朝人几乎人人误解或者敌视法轮功,很多红朝人至今违宪迫害法轮功,沦为必将被法律制裁的罪人。如日前黑龙江一法官在悄然开庭违法审判法轮功信仰者的法庭上,竟禁止做无罪辩护的律师与他讲宪法!这除了让人更唾弃这个公然践踏宪法的邪恶体制,就是可怜这些“党叫干啥就干啥”被党性蒙蔽了人性、良知与理性的人了,全然不知如〈朗读者〉中汉娜一样的惩罚就将降临到自己的身上,将与江氏一起被审判、清算罪恶,如果不悬崖勒马、将功赎罪救赎自己的话。红朝人须知,公然违宪并且酷刑群体灭绝无辜的信仰者是违法犯罪!

人权法律协会的文章载,1999年7月,在没有任何正当理由的情况下,中共发布了一份文件,要求在全国范围内贯彻落实针对法轮功信仰者的镇压运动。江泽民6月的讲话将这场镇压的目的定为消灭法轮功以及对法轮功进行斗争,从而为暴力镇压法轮功提供了框架。

因此,中共前党魁江氏是迫害法轮功的始作俑者,他把红朝拖入道德崩溃、社会大溃败的深渊,同时他与邪恶中共相互利用制造了“这个星球从未有过的邪恶”也葬送了中共。如果那些党徒现在还不停止迫害将功赎罪,将陪同江氏一起被审判,为他与中共的罪恶垫背,承担此罪恶体制也即迫害链条中的一粒螺丝钉的罪恶。一如那些至今被追责的在纳粹时代双手沾上犹太人鲜血的医生或者集中营的看守一样,难逃法网,高龄的他们“躲得过一时却躲不过一世”,逃脱不了在监狱中度过余生的报应,也如双手沾满法轮功学员鲜血的薄、周等等党官一样。

故,退出绑架红朝人与它一起作恶的“党、团、队”组织,不做它邪恶的一份子,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制止迫害法轮功,还有机会回头将功赎罪,并且也是良知的觉醒,是人性的复苏,是自我救赎。

作者提供,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