寤翰:红朝往事知多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2011年,朋友在七一之夜的饭局上,遭遇了一所谓的铁杆毛派,免不了一场唇枪舌战。那时,我们对毛派都觉得不可思议。

夺去国人数千万性命之独夫,身死有年,其精神却不僵,此中国民焉有幸运之理。

更奇的是,此毛派未曾经历过那人妖不分的十年,但70后的他却坦陈,渴望时光倒回那十年。

因焚书坑儒落个暴君骂名的秦始皇在他的眼中是个伟人,而如〈英雄〉这样的电影,也是这样美化暴政与暴君的。毛则是其眼中伟人之中之伟人了。

毛氏曾嘲笑秦始皇坑儒区区数百而已,颇得意于自己阴谋阳谋坑儒50多万,并借文革之名连根拔除了中国人溶入血脉的对传统文化的继承,断根了中华文明。以此而论,毛氏当属暴君中之暴君矣。他不仅仅是中华民族的千古罪人,也是毁灭今次人类文明世界宝库中优秀与智慧的文化的始作俑者。

此毛派也自认毛有硬伤,固评价时有一前提,即撇开毛氏的私生活不谈。

撇开毛对中华民族的毁灭性摧残与破坏不言,这位身为红朝著名高等学府的教员难道就没有想过,道德沦丧之下,道德败坏者窃国,焉能指望其对国民施行仁政之术耳?被刻意扭曲的传统文化,仁义礼智信的缺失,信仰的破产,难道不是今日国人身处毒祸汪洋之根源?现在方知,被党文化毒害的红朝人是一枚枚的工具,不具有理智与理性可言。

这位同济大学的教员,会对一人中魔王顶礼膜拜若此,是国人悲哀中之大悲哀。一个自己被此党及其党文化高度统一了认识的人,再继续将之去“统一”其学生的认识,不算少数的一个个的他,将自身所受的奴性教育、螺丝钉教育延续下去,一代又一代,毁人不倦,那这样的民族还有希望么?

不知今日红朝的教师如何讲解语文课。初二时一爱写作的年轻教师正照本宣科讲解著一篇课文的中心思想时,他突然说,其实一篇文章不只一个答案,理解不同,划分的段落不同,对主题的诠释也不同云云。我颇以为然,后来对课文的标准答案遂不以为意。人云,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这正是正常社会的见解。而标准化答案与考试,尤其是自入学就有的政治课,是以升学之名对“党说啥就是啥”、“党叫干啥就干啥”的强化训练,是党文化对红朝人系统的培养与灌输统一思想以制造工具役民,是扼杀个人的独立意识与自由思想的手段之一。而我这位教师的一句题外话,却让我受益匪浅。而谁能说,那位崇拜毛氏的同济大学的教师不是这些标准答案的受害者呢?

想起高中时一语文教师出作文题〈烛光〉,他由李商隐的“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引申至教师如发光发热的蜡烛一样呕心沥血云云。我却标新立异的写了一夜行人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中,忽见远处烛光的那份惊喜。受鲁迅的影响,抑郁的心情文字其压抑不言而喻。后被老师约谈,说我远离题旨不合格将得不到高分,需要重写一篇。末了,教师叹气摇头,家庭富裕怎么还那么消极悲观呢?将我打发走了。自此,上缴作文成为不走心的应试之作。殊不知,我们就在教师以高分之名这样的“统一思想认识”中,在疲于奔命的应试教育中,渐渐丧失了独立思想与自由意志。

今知,文艺阶级论者鲁迅的文章意在鼓动革命、动摇与袭击他所谓的旧文明、旧世界,而不惜扭曲传统文化与社会现实。而我的文字唯真,是真实的情感流露。不知鲁迅考虑过自己文字的后果与否,而那时的我认为,文字是个人的事情与他人无关,而文字感人是离不开真情实感的。故我的文字即便是应试作文,却尽量保持此本色。不过,当认识到,鲁迅及其文章被毛共党文化刻意包装成洗脑国人成为“斗士”的工具,让红朝人不知不觉陷入互斗的社会现实,却让我意识到慎笔的重要,一如先圣所言的慎言、慎行,乃至慎独。

毛共将“尊师重道”以一字之差的“尊师重教”取而代之,不仅颠覆了我们祖先改朝换代是基于道义之上的“替天行道”,而且斯国的文化、科学、教育等等皆沦为党观的宣传工具,教师也不例外。故道义无存之下,此“教”即党教矣!

而对暴君的膜拜,暴露的是公民意识的缺失。膜拜者没有思想,有的也是暴君们刻意灌输的所谓的党观思想,故膜拜者说话都带着暴君的腔调。此正是党文化举国教育体制设计的目的。而最邪恶的是,不是暴君膜拜者也被强制灌输的党文化教育扭曲了自己,一如当初自干五式的愤青的自己。

且看作家秦牧这样描述那十年:“这真是空前的一场浩劫。多少百万人连坐困顿,多少百万人含恨以终,多少家庭分崩离析,多少少年儿童变成了流氓恶棍,多少书籍被付之一炬,多少名胜古迹横遭破坏,多少先贤坟墓被挖掉,多少罪恶假革命之名以进行。”

据专家们保守估计,那十年非正常死亡者达773万人。

亲善远恶是人之常情,可深受党文化洗脑毒害的红朝人,却被强行灌输了与正常人完全颠倒的善恶价值观,失去了人性、良知与理性,一如当年是“愤青”的自己。而这位原本应该庆幸自己晚生才幸免于文革之殇的崇拜毛氏的教员,不知他想重返那十年意欲何为?是想当被毛语录洗脑成为毛氏手中清除异己的工具–“革命无罪,造反有理”的红卫兵小将?还是成为被自己学生肆意凌辱、暴打或者虐杀的师道尊严尽被毁的“臭老九”?或沦为出卖亲友或不得不互斗才能得以完身的苟活者?

历史不幸被夺权成功的坐寇任意打扮,因要将汉奸卖国贼美化为“大救星”,所以铲除原有的文明土壤与传统文化,成为邪恶政党赖以生存的手段。没有墨写就的谎言,就没有这些党性吞噬了人性变成了魔鬼的党魁被人膜拜的可能,因为他们的累累罪行。而代代红朝人就在谎言编织的历史与教科书中失去正常人的思维,没有自由与健康的思想,被扭曲的言行举止也与正常人格格不入。因为被洗脑成“无神唯物无根”者,故无知我们祖先礼仪之邦的内涵,无知基本的礼仪伦常之道,故会崇拜暴君、会出现泰国铲虾,会有暴力踢树求浪漫花雨男,会上树不惜伤树留玉照者,等等,不乏其人。

记得历史老师袁腾飞先生曾说过,高悬魔头画像的广场上尽是人头攒动的冤魂,却那么多人去“瞻仰”魔头,而自己避之唯恐不及,如果开车也会特意绕行,省得沾满晦气、不吉利。诚如是也!只是有这样独立意识与独立人格的敢言老师在红朝又有多少呢?有的老师就因敢言真相就被自己的学生举报而失去工作,只能去国离乡。

清明时节,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就似人的眼泪,在泣诉著红朝人无休止的不幸。

想起近4000位有名有姓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与千千万万被非法抓捕、被酷刑、或被活摘的信仰坚守者,就因践行“真善忍”做好人就无辜蒙难,其中有多少人是被谎言蒙蔽了人性与良知的告密者所害呀?有多少人知道这场迫害是文革的延续,因未彻底反思与清算暴君与毛共及其党文化的罪恶而加剧了这场迫害。我们不能伸张正义,但是至少可以守住良知不助纣为虐。我想,以后那些受党文化谎言洗脑毒害,无知道义与良知的举报者、迫害者,会因为自己的告密行为让无辜者遭受此党的残酷迫害而后悔的。会为自己成为暴政利用的工具与助纣为虐者后悔的。这些迫害者与暴君崇拜者都是此党及其党文化谎言洗脑的受害者。

红朝人须知,残害了中国人近一亿的此党,如果你是它的一份子(党、团、队员),就要承担曾经发誓“为它奋斗终身”的罪恶。古云“冤有头债有主”,你是此党的一员,怎么面对与躲避被此党残害的无数冤魂?相信无神论,不等于无神!不相信善恶有报不等于不报!尤其,江氏挟此党制造的“这个星球从未有过的邪恶”已广泛曝光于国际社会,活摘法轮功学员牟取暴利的恶行却至今未止。其邪恶前无古人。但凡是个人,远离邪恶是人之常情。故只有退出其党、团、队组织,才算是远离了魔鬼,避免了与那些执迷不悟的党徒一起去地狱见马克思的命运。而只有立即停止迫害,搜集犯罪证据,那些迫害者才能避免如双手沾满了法轮功学员鲜血的薄、周等等高官一样遭受恶报的命运。

红朝只有抛弃邪党,反思与清算邪党的罪恶,清除党文化强行灌输的思想毒素,才会融入文明世界成为正常社会,红朝人才会渐渐变成有正常思维与正常言行举止的正常人。就会知道膜拜暴君是被此党强行以马列心变异了中国人,那个人并不是真正的自己,因这样的自己有颗兽心而并非是一个真正的人类。

作者提供,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