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少将公开一数据 惊呆美国上校瘫在车后座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6年04月04日讯】(新唐人记者钟离述报导)中共军中少将金一南的新书,近日在网上引起关注,其中讲到中共军中腐败情况触目惊心,中共国防大学用车数量,就曾使美国上校瘫在车后座上。

中共国防大学教授金一南的新书《心胜2——关于灵魂与血性》透露,有一次,美国国防大学空军教研室主任伦道夫上校来中共国防大学讲学。在乘坐办公用车赴长城参观的路上,伦道夫问金一南,中方国防大学有多少辆车?

金一南回答说:“将近400辆吧。”没想到,听到这个数字后,伦道夫上校“大吃一惊,瘫在后座上不再说话,仰著头一个劲儿转眼珠子”。原来,伦道夫难以理解一个国防大学怎么能有那么多车。其实,当时的中共国防大学已经有500多辆车。

书中说,金一南上世纪90年代在美国国防大学学习了解到,美国国防大学根本没有车管部门。学校一共只7辆车:1辆拉设备的卡车;4辆应付公务接待的面包车;2辆专用的轿车:校长1辆,信息资源管理学院院长1辆。据悉,这两辆校长用车还是该学院合并到国防大学后从五角大楼带来的。而国家战争学院院长、武装力量工业学院院长,即使是两星将军,都没有配置专车。

金一南说,其实他的中国同行们也难以理解美国国防大学怎么能用7台车维持学校的日常运转。

据了解,美军的“军车”与中共的军车完全不一样。在中国,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挂个军队的白牌子就叫军车。而美国的“军车”基本都是军事用途的迷彩车辆,平时通过城镇需先与市政当局联系,指定时间、指定路线通过。

文章透露,美国给少数高级军官配的车,牌子上有一个大大的“G”(Government首字母),即中国人所说的“公务车”,美国叫作“政府车”。这类车的使用也有严格规定。

据美国防大学校长的司机披露,他每天往返于一条固定路线:把校长接来上班,下班送他回家,然后把车开回国防大学。晚上,计划内的公务应酬司机可以负责接送,若是私事,譬如路上绕道买点东西或去看个战友,那就不行了,必须得回家开自己的车去。

时间长了,校长这位三星将军也觉得“政府车”不方便,经常下了班把棒球帽往头上一扣,干脆开自己的车走了。

另外,美国国防大学也没有营房部门。校长、院长住的官邸,都是随任职命令搬进,随卸任命令搬走,可谓“铁打的官邸流水的官”。其他军官住房也是自己的事情,可以住国防大学的军官宿舍,但要交钱,还不便宜。很多军官嫌贵,都在附近租住房屋。军人的住房津贴含在工资里,不需统一建房和统一分房,想拿房子搞腐败也搞不成。

中共军队腐败面面观

书中还披露了美军的军费预算管理与中共大不相同。当时美军的标准化供应,即固定划拨经费,已经占到全部军费的97%以上,机动经费只有2%多一点。“钱管得很死,几乎没有机动空间”。

而相比之下,中共军队同时期标准化供应的固定划拨军费不到60%,将近40%的经费是机动经费。据称,一个大军区2/3的经费来自固定划拨,剩下的1/3就取决于关系怎样、门路如何、渠道有无了,有评论指出,这不能不成为腐败产生的重要原因。

金一南的新书中还提到中共军队腐败导致的人才缺口问题。2015年夏季,中共军队南海舰队召回退伍海军士官参加演习的消息曾引发强烈关注。澳门的军事观察家黄东评论称,中共海军将拥有世界级的舰艇,但缺乏操作装备的专门人才。

2008年前后,国防大学曾做过一个调查,了解中共部队主官主要精力分布。结果显示,消耗精力最多的是“协调”——协调上下关系、左右关系、军地关系等等;其次是“安全”,部队不要出事;再次是“管理”,战士不要惹事;然后才是“训练”;最后是“作战”。

在被问到“到作战环节还剩多少精力”时,多数主官不愿回答,能答的则表示,“也就剩下不到10%了”。中共军队主官的主要精力用在协调人际关系上,被认为是军队内部长期存在的顽症。

在习近平反腐风暴中,中共军队有50多名军官被查,江泽民提拔的军委副主席徐才厚、郭伯雄,悉数落马。海外博闻社披露,习近平曾严厉批评中共军队“又聋又瞎”。

目前,中共军队正在裁军和深度改编,有港媒披露,习近平认为他全面掌控军队还需至少2年。

责任编辑:赵云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