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年代 习仲勋曾忧虑北京不保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6年04月15日讯】(新唐人记者公孙觉综合报导)近日,习近平发出“文物保护”讲话后,有关文物保护的话题,成为大陆媒体报导的一大热点。有报导将习近平父亲习仲勋对西安城墙保护的往事翻出,引起民众对毛泽东拆毁北京城墙的追讨。时值中共文化大革命50周年,中共对中华民族文化破坏造成的罪恶,再次凸显出来。

4月14日,中共《北京日报》旗下微信公众号“长安街知事”,结合习近平最近关于文物的讲话分析说,习近平“对文物保护的情怀,与父亲习仲勋一脉相承”。习近平此前要求:增强对文物的敬畏心,加大保护力度。

报导回顾习仲勋在任时,在1950年、1959年和1981年三次力保西安古城墙的往事。1950年,身为中共西北军政委员会代主席的习仲勋,以“仅仅为了修理水路,没有必要拆除城墙”和“一动就会乱”为理由,劝止了有人提出的拆除古城墙的计划。

1958年,中共“大跃进”运动席卷全国,许多城市掀起“拆墙运动”,北京、南京在内的古城墙和牌坊摧毁殆尽,西安故城墙也面临拆除的危险。时任中共陕西省委第二书记的赵伯平向习仲勋发出救援信,已担任中共国务院副总理的习仲勋接到电报后,要求立即停止拆除城墙。1959年,习仲勋督促中共文化部,要求“一定要把西安城墙保下来!”

习仲勋当时分析说:北京城墙恐怕是保不住了,一旦北京城墙拆了,怕全国其他城市群起效尤,那会是灾难性的。

1961年,中共国务院公布的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名单中,600多年历史的西安城墙名列其中,成为中国现存最完整的一座古代城垣建筑。

1981年,习仲勋又督促中共国家文物局,出炉“西安城墙保护工作”意见,使西安古城墙的保护得到改进。

1997年,习仲勋要求把西安城墙剩下的那些豁口都连起来,使其成为完整的城墙!

报导说,30多年里,习仲勋对西安古城墙的保护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用时下的流行词来说,这是一种难得的“情怀”,是对历史的敬畏和对后代的责任感。

毛泽东拆掉北京城墙 梁思成抱墙痛哭无济于事

上世纪50年代,毛泽东拒绝著名建筑史学家梁思成的规劝,对千年故都北京进行盲目改造,粗暴肢解。1950年2月,毛泽东批准了“苏联老大哥”提议改建、扩建北京旧城的方针,自此,古城北京浩劫开始,梁思成护京梦碎。

梁思成痛心疾首,却不甘心,利用自己的名声和关系四处奔走,试图让没文化的独裁专断者们下手轻点。不要拆毁几百年的古城墙、古建筑、王府、牌楼、四合院、街巷胡同等和北京历史文化有关的一切。

但最终,这位耶鲁大学教授、纽约联合国总部大厦设计咨询委员会的中华民国代表,平津战役中听信中共高层发誓保护北京古建文化,热情帮中共绘制北平古物保护地图免受炮击的爱国者,只有留下“梁思成哭古城墙”“梁思成哭牌楼”反被毛泽东责骂的辛酸故事。

1953年11月,中共北京市委决定,“要打破旧的格局给与我们的限制和束缚”,明确指出行政区域要设在旧城中心,并且要在北京首先发展工业。自此,北京古建筑开始被大规模地拆除。

当年梁思成认为,城门和牌楼、牌坊构成了北京城古老街道的独特景观,与西方都市街道中雕塑、凯旋门和方尖碑等有着同样的效果,是街市中美丽的点缀与标志物,可以用建设交通环岛等方式合理规划,加以保留。因此曾在中共国务院办公会议上,和北京副市长吴晗争得面红耳赤。最后吴晗竟站起来说:“您是老保守,将来北京城到处建起高楼大厦,您这些牌坊、宫门在高楼包围下岂不都成了鸡笼、鸟舍,有什么文物鉴赏价值可言!”气得梁当场痛哭失声。

可是在毛掀起的政治狂飙中,这世上罕有的古迹很轻易地被随意糟蹋掉了。几年间,中轴线的永定门城楼及瓮城、天桥、正阳桥牌楼(前门五牌楼)、正阳桥、中华门、北上门、地安门均被拆除。

2015年,中共北京市政府公布迁府通州的消息后,许多历史学家、建筑学家、城市学研究者也追忆起梁思成先生痛心疾首的预言:“在这些问题上,我是先进的,你是落后的”,“五十年后,历史将证明你是错误的,我是对的”。这是梁先生50年代初对北京市长彭真说的话。

2016年是中共文化大革命50周年,有评论指出,应该效仿学者们向中共算“经济账”一样,也要跟中共算“文物账”,公布中共的罪行,给中华民族一个交代。

责任编辑:赵云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