尉健行前秘书王友群:“四二五”这天是江泽民坠入深渊的开始

【新唐人2016年04月25日讯】(新唐人记者文峰采访报导)王友群博士曾经是时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尉健行的撰稿人。十年“文革”期间,被打成“反革命小集团”成员,长时间被批斗;1999年4月25日,参加了万名法轮功学员到中南海上访,并于1999年5月7日写了致江泽民的信《法轮大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开始迫害法轮功之后,成为全中国第一个被开除党籍的人;2008年7月11日,因控告江泽民将150多万平方公里的神圣国土无条件拱手送给俄罗斯等国而被抓捕,判刑5年;2015年1月22日,抵达美国纽约。“4•25”事件发生17周年前夕,新唐人电视台记者采访了王友群博士。

记者:今年是“4•25”事件17周年,您是“4•25”事件当天进中南海的法轮功学员之一,17年后的今天,请问您感触最深的是什么?

王博士:感触最深的是:1999年4月25日,是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源头,也是江泽民堕入万劫不复深渊的开始!

“4•25”事件是中华五千年文明史上第一次在最高权力中心举行的最和平的请愿活动:没有标语,没有口号,没有传单,没有演讲,没有大声喧哗,没有影响正常的交通,更没有任何激进的暴力行为。

从清晨起,上万名法轮功学员从四面八方汇聚到北京中共中央国务院所在地——中南海,要求释放被非法抓捕的40多名天津法轮功学员,允许公开出版法轮功的书籍,为法轮功学员提供一个合法的修炼环境。深夜,得知被抓捕的天津法轮功学员已被释放,中央没有禁止修炼法轮功之后,上万名法轮功学员悄无声息地撤离,地上没有留下一片纸屑,连警察扔的烟头都被法轮功学员拣走了。

那一天,汇聚到中南海的法轮功学员,人数之多、秩序之井然,令时任中共党魁江泽民万分震惊和恐慌。当天晚上,此前从未就法轮功问题进行全面、深入、细致调查研究的江泽民,在致中共政治局常委的信中,匆匆忙忙、慌慌张张地发出了“战胜法轮功”的总动员令。

1999年7月20日以来,江泽民动用全部国家机器,以古今中外最邪恶的流氓手段,疯狂迫害法轮功。结果怎么样?17过去了,江泽民不仅没能“战胜法轮功”,相反,却被全世界法轮功学员送上了历史的审判台。2015年5月11日至今,全世界已有超过20万法轮功学员向北京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实名控告江泽民,已有超过123万世界各国民众联名举报江泽民。这么多人控告、举报江泽民,这是自从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到如今从未有过的惊天地、泣鬼神的伟大壮举。

记者:“4•25”事件后的第10天,您写了致江泽民的信《法轮大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能不能请您谈谈这封信?

王博士:在这封信中,我写道:“可以预言,将来不论有多大的阻力和障碍,还会有更多的人加入法轮大法修炼者的行列之中。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历史大趋势。”

17年后的今天,我非常高兴的看到,时间和实践已充分证明了这个预言完全正确。17年来,凭著“真、善、忍”三个字的巨大威力,顶着江泽民掀起的狂风巨浪,法轮功锐不可挡,弘传到了五大洲四大洋的114个国家和地区。从深受儒家思想影响的韩国到日本列岛到菲律宾群岛,从释迦牟尼诞生的印度次大陆到东南亚各国,从耶稣诞生的以色列到西亚其他国家,从苏格拉底诞生的希腊到环地中海地区,从信神的科学家牛顿、诺贝尔、居里夫人诞生的西欧、北欧、东欧到梦见化学元素周期表的门捷列夫诞生的俄罗斯,从纳尔逊•曼德拉诞生的南非到金字塔林立的埃及,从北极附近的格棱兰岛到靠近南极的纽西兰南岛,从加拿大到美国到中南美洲,到处都有法轮功学员学法炼功的身影。

迄今为止,法轮功的经典著作《转法轮》,已被翻译成40种外文,在中国大陆以外的世界各地公开出版发行,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亲自创办的神韵艺术团,已在全世界120多个城市最顶尖的艺术殿堂,巡回演出1500多场。法轮功顽强蓬勃的生命力,让一切有良知的人由衷地赞叹和敬佩!

记者:听说您曾给中共驻纽约总领事馆总领事章启月寄过特快专递,并请章启月女士给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转过信,有这么回事吗?

王博士:有。2015年11月22日,我写了一封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信《抓捕江泽民神必助之》,11月25日,在纽约的邮局,以特快专递方式,寄给章启月女士,在写给章启月女士的信中,我请她收到后,立即转递习近平主席,邮件编号是:EL046968820US。经查询美国邮政服务网usps.com得知:这封信已于11月30日下午2︰50妥投。这就是说,章启月女士已经收到这封信。按照法定职责,章启月女士必须将此信上报中共驻美国大使崔天凯;崔天凯大使必须上报中共外交部长王毅;王毅部长必须上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但从华盛顿正在开审的法轮功学员诉李华红等人一案的有关情况来看,我写给习近平主席的信很可能被章启月女士扣押了。

记者:能请您谈谈您写给章启月女士的信吗?

王博士:可以。信中,我写道:“当年,在江泽民镇压法轮功之前,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曾经是中共驻纽约总领事馆的座上宾,中共驻纽约总领事馆曾邀请李洪志先生到领馆内作报告,领馆内从总领事到最基层的工作人员都曾跟李洪志先生合影留念。当李洪志先生进到中领馆时,连传达室的工作人员都恭恭敬敬地说:‘我们都在炼您的法轮功。’1999年7月20日,完全丧失理智的江泽民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之后,到今天为止,特别是当江泽民提拨重用的周永康、郭伯雄、徐才厚、薄熙来、苏荣等都被习近平逮捕法办之后,江泽民在不久的将来百分之百将被绳之以法的时候,中共驻外使领馆的一些人还跟在江泽民的屁股后面打压法轮功。”“这里,我奉劝你认真看一看我写给习近平主席的信,用理性而不是感性好好思考一下最基本的是非、善恶、正邪,为了你的儿子、丈夫、父母、亲友以及你本人的平安,及早从内心深处跟江泽民一伙实行最彻底的切割,做出人生正确的选择。”现在看来,有些人还在继续在走周永康、李东生、周本顺、张越等人曾经走过的路。为什么会这样?有多种原因,中“无神论”的毒害太深是最重要的原因之一。

记者:为什么说“无神论”对人是一种毒害?

王博士:中国老百姓有句话:“人在做,天在看”。“天”是什么?可以说成是“佛”,可以说成是“道”,也可以说成是“神”。一个人如果相信他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天”都看着呢,他会怎么样?决不敢胡思乱想,胡言乱语,更不敢胡作非为。中国还有句古话:“暗室亏心,神目如电”。人在黑暗的房间里做亏心事,神看得清清楚楚。有这种信念的人,他敢昧著良心做亏心事吗?绝对不敢!

从2015年11月15日至2016年1月17日,我给章启月女士写了8封信。2015年12月19日,我在致章启月的信中写道:“老子在《道德经》中讲:‘多易必多难’。意思是说,刚开始做一件事的时候,图简单,图省事,怕麻烦,草率、轻慢、马虎,将来很可能有大麻烦。江泽民‘4•25’事件当晚草率提出‘战胜法轮功’,结果把他自己变成了古今中外全世界最臭名昭著的最高领导人。”“我做事有始有终。对我做的每一件事,我今天要负责,明天要负责,将来也要负责。其实,每个人对自己今天做的事,明天和将来都要负责,只是负责的方式不同而已。周永康当年紧跟江泽民疯狂迫害法轮功,今天却被判无期徒刑,一家人几乎满门都遭恶报。周永康今天恶报临头,就是他当初‘多易’的必然后果:‘多难’!”

“你今天可以选择扣押我写给习近平主席的信,也可以选择按照法定职责,按照正常的请示报告制度,向崔天凯大使报告。我希望你能依法履行职责,及时向崔天凯大使报告我致习近平主席的信。你报告了,是正常履职;你隐瞒了,就是严重失职,将来肯定会追究你的责任。”

“最后,衷心地希望你依法正常履职,千万不要再跟在江泽民屁股后头干打压法轮功的蠢事了。忠言逆耳,但我是真心为你好!”

章启月女士是中共驻纽约的总领事,法轮功在纽约举办各种大型活动,章启月女士应该非常清楚。在纽约中领馆的对面,长年累月都有法轮功学员打横幅进行和平抗议。每年的“4•25”、“5•13”、“7•20”前后,在中领馆斜对面哈德逊河岸边,都有法轮功学员举行烛光晚悼活动。每年中国新年,华人社团在纽约法拉盛举办的新年游行活动中,法轮功学员的参加人数是最多的,也是最受欢迎的。在纽约各大景点,一年四季都有法轮功学员讲真相。这就是说,章启月女士比习近平主席有更方便的条件了解法轮功真相。作为总领事,章启月女士有责任将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及时向习近平主席报告。

但至今为止,章启月女士没有这样做。每当有中共领导人比如习近平来访时,中领馆都要组织一帮人,表面上是“欢迎”习近平,实际上是“阻挡”习近平看到法轮功真相。正被法轮功学员起诉的李华红等人就经常出现在“欢迎”习近平的人群中。

记者:请您谈谈您对于神的认识。

王博士:千百年来,中华民族的列祖列宗都是信神敬神的,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和地区的人民都是信神敬神的,近300年来全世界最顶尖的科学家绝大多数都是信神敬神的。

但是,中共建政67年来,利用一切可能的形式,向中国人灌输无神论思想,让人不相信神的存在,不相信人有前生、今生和来生,不相信有因果报应,不相信有天堂和地狱。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近38年来,急功近利的改革开放又把中国人引导到拜权主义和拜金主义的欲望之海中。其结果是:许多人天不怕,地不怕,脸皮厚,心肠黑,什么丧天害理的事都敢干。放眼当今中国的一切乱象,无一不是无神论等毒因结出的恶果。

我从小是受无神论教育长大的,直到1995年5月3日开始修炼法轮功之后,才第一次对到底有没有神的问题进行认真思考。通过一遍又一遍通读法轮功的经典著作《转法轮》,我终于明白,这其实是一个非常简单问题。所谓神,就是比人更高级的生命。常常有人自以为了不起。然而,不要说在太空,就是在高山之巅看山脚下的人,人都变成一点点。地球似乎很大,太阳的体积却是地球的130万倍!而太阳只是银河系1000亿颗恒星中一颗极普通的恒星。银河系之外,还有河外星系。放眼整个宇宙,辽阔苍穹之下,人是非常非常渺小的。除了人之外,宇宙中还有没有比人更高级的生命?从逻辑上推断,肯定有。

学过物理的人都知道:分子是由原子构成的,原子是由原子核和电子构成的;原子核是由质子和中子构成;质子和中子又是由更微小的粒子构成的,依此往下推论,无穷无尽。人的生命最表面的粒子是分子。那么,有没有最表面粒子是原子构成的生命?质子构成的生命?中子构成的生命?中微子构成的生命?如果有,我们都知道原子弹爆炸威力很大,那么,原子构成的生命,他的能量是不是比分子构成的生命大许多倍。如果这一切都成立,我们把比分子更微观的粒子构成的生命说成佛、道、神行不行?当然可以。地球每天24小时自转着,1年365天围着太阳公转着。自从有人类社会以来,地球就一直这么自转、公转着,迄今为止,我从没有听说地球的自转和公转是人设计和安排的。那么,有没有更高级的生命,或者说佛、道、神设计和安排了这一切?很可能有。因此,从人已具备的常识完全可能推论出:茫茫宇宙中,除了人之外,很可能有比人更高级的生命或者说佛、道、神存在。

通过实修法轮功21年,我不仅从逻辑上推论出很可能有神存在,而且实实在在感受到神每时每刻就在我的身边,注视着我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正因为此,我在心中充满了对神的敬畏,力求一思一念,一言一行,都符合宇宙的根本特性——真、善、忍,从内心深处“断灭”一切不道德的念头,从日常生活中“根除”一切不道德的行为,及时归正自己的言行。也正因为努力修心重德,我和千千万万法轮功真修者一样,都亲历过许许多多的神迹。

记者:您说有大科学家信神,科学家怎么可能信神呢?

王博士:在中国大陆,反对人们信神敬神的中共,有一句口号叫“崇尚科学,反对迷信”。在中共看来,信科学的人是不信神的;信神,就是迷信。这又是中共骗了中国人几十年的一个谬论。像牛顿、爱因斯坦这样伟大的科学家都是信神并对神充满敬畏之心的。

17世纪最著名的物理学家牛顿曾做了一个太阳系模型,中心是一个镀金的太阳,四周是各大行星在自己的位置上错落有致地排列著。一拉曲柄,各行星就立即沿着既定的轨道,围绕太阳和谐转动。一天,牛顿的朋友哈雷来访,立即被这个模型吸引。哈雷反复拉动那个曲柄,各行星就在自己的轨道上有序运转,妙不可言。哈雷问:“这个模型是谁做的?”牛顿故意说:“没有谁设计,也没有谁制造,只不过是各种材料凑巧碰到一起而形成的。”哈雷反驳说:“这么精巧的模型,必定出自一位能工巧匠之手。”这时,牛顿拍著哈雷的肩膀说:“这个模型虽然精巧,但与真正的太阳系的精妙比起来,实在算不了什么,你若相信一定有人制成,那么,比这个模型精妙亿万倍的太阳系,岂不更应该由一位全能的神,用高度智慧创造出来?”哈雷这才恍然大悟,从此,改变了以往固守的观念,相信了神的存在。牛顿临终前,面对仰慕他的智慧、称颂他的伟大的人说:“我的工作和神的伟大创造相比,我只是一个在海边拾贝壳的小孩子,真理浩如烟海,远非我们所能窥测。”

记者:怎样才能感悟神的存在?

王博士:通过修炼法轮功,我才知道,人类社会是个“迷”的空间。千百年来,许多人终身津津乐道的、孜孜以求的、想得到、怕失去的,无非个人的名、利、情、色四个字。对个人名、利、情、色的执著,迷住了古今中外多少人的心。人体空间场中有两种物质存在,一个叫“德”,一个叫“业”。德是一种白色物质,是人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做好事得到的;业是一种黑色物质,是人执著于个人的名、利、情、色做坏事得到的。做人的目的,就是“返本归真”。德越多,白色物质越多,悟性越高,就越能感知神的存在,体会神的慈悲与伟大,甚至看到神迹,返回去就越快。业越大,黑色物质越多,就逐渐把人包围起来,悟性就越不好,越感受不到神的存在,不信神,更谈不到敬神,永远看不到神迹,最后一掉到底,直至堕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重德的人,就会得到神的护佑。以我自身的体会为例。修炼21年来,一方面,我严格按真、善、忍的要求做好人;另一方面,努力淡薄个人的名、利、情、色去执著,自觉做到:不贪1分钱的财,不好半分的色,不迷恋任何权势、地位。虽然个人的名、利、情、色几乎全都失去了,但在“九九八十一难”的修炼路上,一直得到神的护佑。

来美国之前,我曾拜访了我攻读博士学位时的导师、当今中国大陆第一流的学者高放教授。当得知我想去美国时,已是86岁高龄的高放教授立即打断了我的话,非常肯定地说:“你绝对去不了美国,即便你办好了所有手续,登上了飞机,也会被当局从飞机上‘请’下来。”高放教授这么说是有一定道理的。

我曾经在中共最高层工作过,参与过涉及中共党、政、军最高核心机密的工作;是因为反对当代中国最邪恶的政治流氓江泽民而在江泽民那里挂了号的人,江泽民开始迫害法轮功之后全中国第一个被开除党籍的人;曾经是公安部重点监控对象;危害国家安全的犯罪嫌疑人;2008年7月11日坐牢之前,写了大量揭露江泽民、李岚清、丁关根、罗干等迫害法轮功元凶的重要信件;至2013年7月10日,坐牢的5年里,我又写了许多揭露江泽民、周永康、贺国强以及610办公室官员,公、检、法、司与我的案子相关的警官、检察官、法官、狱警的检举信和控告信,明确提出过判处江泽民死刑,逮捕周永康,向贺国强索赔壹仟万元人民币。

但是,2015年1月22日,我持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出入境管理局签发的护照,堂堂正正从北京国际机场出关,搭乘美国联合航空公司的飞机,飞抵纽约。我能顺利来美国,一得益于我修心重德21年;二得益于神的帮助。

记者:您说您曾亲历过许许多多的神迹,能不能请您再谈谈这方面的情况,相信很多人都会感兴趣。

王博士:这方面的例子实在是太多了。其实,我在上述致习近平主席的信《抓捕江泽民神必助之》中谈到的六个例子都可称得上“神必助之”的神迹。只要读者用心读一读这封信,相信大家会对“神时时刻刻就在我们身边”有所领悟。

责任编辑:明轩

相关链接: 【禁闻】世界各地纪念四二五和平上访17周年

相关文章
评论